◈ 第9章

第10章

  酸菜魚成功做出來。
  再去上班的時候,玲瓏就把做法分享給了牛姐。
  「既然童營長和鄭團長都說好吃,那保准好吃,可惜副食商店那天到的魚已經被大家搶光了,下次再有魚的話,我就按你的方法做。」
  牛姐想着過年時候副食商店總能買到魚吧,就把這道菜加入了自家年夜飯的菜單里。
  食堂每次做菜分量都很大,連鍋鏟都是特製的。
  玲瓏揮舞了這麼些天,覺得自己胳膊上都更有勁了,晚上睡覺摸一摸,都能摸到肌肉。
  當然也很累,可她覺得靠自己的手藝和辛苦能賺到錢養活自己,很有成就感。
  劉寶根再來食堂的時候,還會偷偷打量玲瓏,只是碰壁多了,也不敢來玲瓏跟前騷擾。
  調查的事他也在做,只是童大柱把他到過自己家的事給鄭天森說了。
  鄭天森也不想讓劉寶根知道玲瓏的真實身份,特意敲打叮囑了知情人士,也讓劉寶根無功而返。
  告訴了劉寶根他們未必能得到什麼好處,可從自己這把消息泄露出去,讓團長知道了豈不是得罪團長,傻子都知道該選哪邊。
  童大柱也不好因為這種私事去針對劉寶根,不過還是叫來劉寶根的連長說了幾句。
  劉寶根的連長很惱怒,以前還讓他覺得不錯的下屬,怎麼受了處分以後還不安分呢。
  童大柱作為玲瓏明面上的親戚,即使因此敲打,連長都不好說什麼,只能又叫來劉寶根訓斥了一番。
  「你的前途不要了?既然有對象了,幹嘛還去招惹童營長的妹妹,不想在部隊待了就趁早滾蛋,也別連累我。」
  劉寶根被訓得灰頭土臉的,只能把接近玲瓏的心思又按下去。
  打一次長途電話很費錢,劉母這次沒給兒子打電話,而是指揮女兒劉寶琴,寫了封信寄過來。
  信里,劉母就寫了玲瓏轉戶口到部隊的事。
  等信輾轉寄來,劉寶根看到信就更坐不住了。
  之前他還只是以為童養媳來過部隊里,結果呢,人都遷戶口到部隊了?
  只是她怎麼遷的戶口?因為自己?那絕不可能呀。
  部隊里正連家屬才能隨軍的規矩,不可能因為他更改的,別提他才受過處分。
  而且,他和自家的童養媳可沒領證,不是真正的夫妻。
  上次受處分以後,現在部隊里承認的也是他和許穎穎才是戀愛關係。
  那童養媳怎麼遷的戶口?
  他沒覺得是家裡欺騙自己或者搞錯了,因為劉母也去了幾個地方求證,確認了玲瓏真的把戶口遷走且遷到兒子的部隊。
  部隊這邊劉寶根之前不知情查的方向不對,僅有的知情者又被鄭天森封口沒人告訴他內情。
  但地方這塊,劉家作為玲瓏原來的落戶家庭,也是當事人,想知道自家的人遷去了哪裡,是不會被阻攔的。
  部隊這邊都是集體戶口,當然也有管理者。
  看到信後,劉寶根很快就找時間去了管理他們戶口的地方。
  管理戶口的工作人員,也被鄭天森囑咐過,不要輕易向外人透露玲瓏的內情,但是因為工作人員不知道玲瓏的糾葛,他也不好特意點出來劉寶根。
  劉寶根帶了東西過來,又是殷勤又是好話的,工作人員也不會對他拉着臉。
  等他說明想打聽一個故人情況時,工作人員也沒多想,直接問道:「叫什麼名字。」
  「劉紅豆。」劉寶根想都不想就說道。
  「劉紅豆。」念叨着工作人員幫他查起來。
  只是查遍了最近一年轉戶口到部隊的人員名單,都沒看到這個名字。
  「沒有這個人,你是不是搞錯了。」工作人員蹙眉。
  「不可能呀。」劉寶根也蹙眉了,明明信上說確認了紅豆遷戶口過來的。
  他們家的人,恐怕也就劉母,清楚記得玲瓏原來的名字,鍾玲瓏。
  當初玲瓏落戶劉家的時候,也只是隨着他們家改了姓氏,等到遷戶口的時候,玲瓏不想和劉家有任何關係,也把自己的姓氏換回來了。
  她是不記得七八歲之前的事,但自己的名字卻忘不掉,她清楚記得,自己姓鍾,名叫鍾玲瓏。
  這也是上輩子她知道自己不是劉家親生那會得知的真相。
  這個名字,也許就是她和自己親生父母的唯一牽絆了吧,她不願意放棄。
  無功而返,劉寶根也不知道哪裡出了錯。
  想聯繫家裡,可這幾天訓練又緊張了,他想詢問家裡也只能押後,打電話的話還得先通知家裡那邊,也不方便。
  思來想去的,他只能寫信回家,詢問童養媳遷戶口時所用的個人信息。
  部隊食堂。
  「玲瓏,今兒周圍村裡殺了幾頭豬,我弄回來一些豬下水,你能做嗎?」司務長問道。
  「能呀,司務長,放心交給我吧。」玲瓏很有信心道。
  「玲瓏,你真是越來越有大廚風範了。」牛姐起鬨道。
  「是呀玲瓏,你已經把我們這的炊事員都給比下去了。」有戰士笑。
  「玲瓏做啥都好吃,我也喜歡吃。」
  「你就知道吃,看你都胖了。」
  大家哈哈笑起來。
  自打玲瓏來了他們這幫忙,食堂的氛圍都更好了。
  袁姐又在那說酸話嫉妒了。
  豬下水做好了可一個比一個美味的。
  玲瓏看到心肝肺腸子那些都有,但每樣都不多,分開做的話也做不了多少。
  想了想,她便打算做一道有名的小吃,那就是鹵煮。
  除了下水,還能放不少菜進去。
  這道菜需要大量的蒜,她自己扒不過來,只能麻煩大家幫忙。
  期待着好吃的東西,大家扒蒜都扒的熱火朝天。
  因着豬下水還要處理,趕不上中午飯做,只能下午做出來。
  不過中午食堂開飯的時候,玲瓏記得之前的承諾,看到鄭天森和小江後,也不忘提醒他們下午有好菜,順便給童大柱說一聲。
  劉寶根看着自打玲瓏到了幹部窗口打飯,鄭天森每次都親自打飯不說,還總和她說話,內心就不自在。
  部隊里,到了排長級別,就算正式幹部,也能穿四個兜的衣服,其他單位基本也是如此。
  所以群眾民也把四個兜的衣服戲稱為幹部服。
  劉寶根被撤了排長的職務,但幹部的級別沒降低,還是穿四個兜的衣服,本來打飯可以在幹部窗口的,但他已經好多天沒在幹部窗口打過飯了。
  知道下午有好吃的,鄭天森小江都期盼起來,童大柱知道後也是時不時看下錶盼着吃飯。
  一到時間,童大柱就跑去叫上鄭天森一起去食堂。
  鹵煮都已經做好也放在窗口前,他們一進食堂就聞到香味了。
  童大柱第一個就衝到窗口前。「玲瓏,給我來兩份,我給我娘帶一份。」
  「好嘞。」玲瓏笑笑。
  部隊里的軍屬,拿了錢和票,也是能在部隊食堂吃飯的,只是一般吃的次數都不多罷了,但碰上食堂做啥好菜,還是有人願意過來買一份的。
  起碼牛姐他們就也起了心思給自己家帶一份。
  自己人當然有特殊待遇,玲瓏已經盛出來一小盆另外放着了。
  大部分是留給他們自己吃的,剩下的就是花了錢票帶走的。
  劉寶根也進食堂吃飯,聽到大家議論今兒的新菜真香,都在議論誇讚玲瓏。
  本來還很香的菜,他正因為不能接近玲瓏吃得食不知味呢,那頻繁被提起的名字忽然就激了他一下。
  玲瓏,玲瓏,等等,自家的童養媳,好似曾經的名字就叫這個?
  怪不得他查劉紅豆查不到,他怎麼就忘了,童養媳是有大名的。
  想到這他一下就看向了打飯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