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異世界魔法真落後 異世界魔法真落後第4章 稱號在線免費閱讀_克冉小說
◈ 異世界魔法真落後第3章 找尋在線免費閱讀

異世界魔法真落後第4章 稱號在線免費閱讀

張緒清在儀式廳堂把該做的事粗略完成後決定返回自己的房間。他靜悄悄地退出房間……不至於說是鬼鬼祟祟,而是靜悄悄。

張緒清打算沿原路回去,他腦海邊浮現來這裡時經過的路線,同時喃喃自語。

「……話說回來,到現在都沒有被任何人發現,這點實際上應該不太妙吧……」

沒錯,正如他剛才所言,前來這間儀式廳堂的路上,張緒清在沒被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順利抵達。雖然也跟他因為厭惡他人視線,而使用遁甲魔術有關係,儘管如此卻沒有被任何人識破,甚至連不協調感都無法察覺,張緒清心想這點在警備方面恐怕是個問題。就連他去儀式廳堂途中稍微吸引擦身而過的宮廷魔導師注意力,對方也完全沒反應,從旁人角度來看這畫面無疑非常滑稽。

「嗯……」

張緒清雙手抱胸低吟,可能是當作警戒用途,王宮內隨處都有設置感應用魔術品,但這種做法在自己眼裡看來簡直隨便至極,或許這座王宮裡並沒有太多擁有相當程度力量的魔術師。

總而言之,自己替這種事情擔心也不是辦法。

張緒清如此思忖,他迅速結束這樣的感想,開始邁出步伐。

不過他卻在這裡遇到意外的難題。

「喔唷?」

他嘴裏發出僅能稱為傻瓜般的聲音。

張緒清因為邊想事情邊走路的關係,來到不認識的走廊。從這裡究竟該如何回到自己房間呢,這種疑問佔據張緒清腦海。畢竟他雖然記得有召喚陣房間的位置,但王宮裡的走道順序細節卻記得不是很清楚。

——唔~哇~我真是個笨蛋。

張緒清以手扶額仰望天花板,因為發獃才犯下這種低級失誤,令他不由得如此自我評價。

但是,錯誤既成也沒辦法。

「……不管了,先走出去,再找人問路吧。」

張緒清在此暫且解除遁甲魔術後開始找人,他預估只要說自己迷路應該就會有人幫忙指路。

當張緒清稍微在通道上走一陣子後,時機湊巧地立刻找到人。

然後,他接近那名身披白色長袍的背影向對方搭話。

「請問,不好意思。」

於是那號人物緩緩停下腳步,接着優雅轉過身。

「有什麼事……居然是,張緒清閣下。」

「嗯?對了,你的確是那位……」

「我是艾莉西亞•多爾。」

她擁有張緒清耳熟的聲音和眼熟的身姿,那位再次向張緒清恭敬報上名號的,是主動負責召喚張緒清他們到這個世界的那位少女,擁有一頭銀髮的宮廷魔導師艾莉西亞•多爾。

張緒清聽她報完名字後想起她的身份,小聲地發出「對喔」表示接受。

接着艾莉西亞對着他皺起眉頭問道。

「張緒清閣下為什麼在這裡?」

會這麼問也是理所當然,畢竟自從發生謁見大廳那件事後,張緒清就一直關在自己的房間里。然而他沒有跟着李舒文他們卻獨自到處亂晃,她會感到訝異也是天經地義。

「嗯,想轉換心情所以出來散個步。」

「原來如此,儘管我覺得轉換心情是件好事,但是您還不習慣在城裡走動,外出時找人跟着您會比較好。」

「你的忠告讓我不勝惶恐。」

這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大概是基於宮廷魔導師的立場,她的用字遣詞有些刻板冷酷,張緒清也配合她用類似語調回話,這件事就姑且不論。

「那麼,不好意思,雖然您才給我忠告,不過可以請您介紹一位知道我房間在哪裡的人嗎?」

「……您忘記怎麼回去了嗎?」

「說來慚愧。」

「……我知道了,我也曉得您房間的位置,但因為我剛好有事,所以只能帶您走到半途,如果您不介意就請跟我來。」

「有勞你了。」

張緒清如此頷首,便邁步跟在艾莉西亞身後。她會在這段時間出現在這裡,應該是教完李舒文他們魔法,或許她接下來要去向國王稟報。

就在張緒清如此思忖時,她卻冷不防停下腳步,然後不知為何轉過身來,平靜詢問。

「張緒清閣下,可以請教一下嗎?」

「什麼事?」

張緒清聽到她的問題後如此反問。她這麼慎重其事究竟是要問什麼,難道她打算問到這裡的那天在儀式廳堂待命的魔術嗎,既然有被她發現的跡象,就不能說沒這種可能性。

當張緒清針對這停下腳步的舉動做出危險臆測時,艾莉西亞用稍微兇悍的口氣問道。

「張緒清閣下,為什麼您拒絕去討伐魔王呢?」

「就算你問我為什麼也很難解釋。」

「勇者閣下是您的朋友,那為什麼您不願意協助他呢?我認為以您的立場來說應該這麼做才對。」

……明明是對方為解決自身疑難雜症擅自召喚他們,竟敢大言不慚說什麼義務,這實在是相當自作主張的說辭。或許是因為對異世界人抱持理想才導致她有這種想法,不過對被召喚的人而言只有火大而已。但這種問題二跟對方辯駁只會沒完沒了,因此張緒清冷漠回復。

「……關於這件事,正如同我在謁見大廳對國王陛下所言,我對危險的事可是敬謝不敏,所以才決定不跟去。」

張緒清如此漠然說道,艾莉西亞的臉色變得更加嚴肅。

「蕭筱殿下身為女性,卻說要一起跟去。」

「我不會受那種場合的氛圍影響。」

「……那麼,您的意思是蕭筱殿下被那種場合的氛圍影響嗎?」

「不是嗎?那種情況也只能這麼說。」

張緒清也很清楚這種說法很辛辣,但實際上確實如此。當時蕭筱和李舒文一樣都是從原本世界過來的人且根本沒打算確切掌握現狀,她卻在三人促膝詳談前就給予答覆。既然如此,稱她為有欠思慮也是情非得已。

張緒清絲毫不認為自己的說法不妥,這讓一直恭敬應對的艾莉西亞態度急遽轉變。

她拋出冷酷的聲音。

「——哼,真是名該受人輕視的男人。」

「啥?」

張緒清嘴裏對此發出類似挑釁的聲音,艾莉西亞突如其來對他露出的輕蔑眼神,令他不禁被挑起敏感神經。

另一方面,艾莉西亞完全不理會張緒清的心情,繼續吐出污衊他的言詞。

「我說你是個該被人輕視的男人,死膽小鬼。你是打算評價那位鼓起勇氣的朋友自作聰明而自以為機靈嗎?像你這樣的男人根本沒資格自稱勇者的朋友。」

「……有沒有資格是一回事,我認為會拒絕是理所當然吧。突然被叫到陌生地方還被要求去戰鬥,一般來說,大部分人都會是這種反應吧?」

沒錯,這世上有多少被要求去戰鬥,就會老實點頭同意的人呢。肯定有大半人都會搖頭拒絕,這點就算在這個世界應該也一樣吧。

但是艾莉西亞卻不打算針對這點多加考慮。

「你勉強也算是被英傑召喚找來的人吧。」

「所以呢?我可不是為了幫你們才積極想來這裡,不過是你們擅自召喚我罷了。我是被捲入你們引發的意外,也就是說成為受害者吧。我是不曉得你對那個英傑召喚那玩意兒抱持什麼理想,不過對我而言,我對你們沒有任何應盡的義務或情義。」

張緒清態度強硬地闡述一番道理後,艾莉西亞也覺得還算有理而勉強同意他的說法。

「……我懂你的意思。」

「那不就好了嗎?」

「但是張緒清,你這麼做對勇者閣下和蕭筱閣下豈非太缺乏情義?」

「唔……」

張緒清不打算反駁艾莉西亞這一席話,畢竟受害者不只有自己,由於他對進行召喚的那些人沒有義務展現誠意,因此對這個世界的人他擺什麼態度都行,不過確實如她所言,自己的選擇對他們兩人或許足以稱為缺乏情義。儘管他能預測兩人往後會陷入危機四伏的情況,然而他卻仍舊隱瞞身份並以自己選擇的目標為優先。

既然如此,自己並不打算為這點找借口。

「……也對,的確就如你所說,我因為個人情況而沒打算配合他們的腳步,這點完全算我缺德。」

「你這傢伙明知道卻不打算跟他們去嗎?我實在深切感受到你真是個無可救藥的男人。」

艾莉西亞因為張緒清承認後就更加怒不可遏,這位少女看來關於情義方面似乎有強烈潔癖。

但是——

(姆……這傢伙。)

然而對張緒清來說,艾莉西亞的憤怒超乎他意料。說他是無可救藥確實讓張緒清很惱火,但這完全是艾莉西亞為李舒文和蕭筱着想才會這麼說。或許她是看到李舒文他們至今為止的努力和熱誠,才無法壓抑湧上心頭的憤怒。

張緒清一想到這裡,不禁認為她的思想雖然有點八股,卻是個好人。

——但是儘管如此,張緒清仍舊不打算將內心的一切全向她開誠布公,畢竟那道命題等同於自己的存在意義,他用表示對方多管閑事和看似輕浮的語氣聳肩回答。

「好啦好啦,不好意思哦。」

「你這傢伙!」

艾莉西亞或許非常不滿張緒清那種瞧不起人的態度,她惱怒地瞪視着他,同時開始讓體內的魔力高漲。

「……喂喂,你打算在這裡做什麼?」

鋪石通道上突然出現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張緒清邊愕然地將手置於頭上,同時看向盛怒的艾莉西亞。然而面對張緒清絲毫不敢大意的發問,艾莉西亞卻僅僅行雲流水地編纂起術式。

「閉嘴,你這傢伙愚昧的性情,就讓我白炎艾莉西亞來矯正!」

「不對,怎麼會變成這樣……」

「這種事情就給我捫心自問吧!」

「就算你這麼說……」

面對極度盛怒下的艾莉西亞,張緒清只能為難地**。對方自顧自充滿幹勁也讓他傷透腦筋,畢竟自己絲毫沒打算跟她開打。

張緒清就這樣一直斜靠着牆壁且完全不打算理會艾莉西亞,她因焦躁而發出尖銳嗓音。

「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聽人家說話!」

「不用那麼大聲我也聽得見,你老是這樣怒吼,周圍的人也會很頭痛吧。」

「那、那還真是抱歉……不對!你這傢伙認真聽人家說話……」

「真受不了,你冷靜點好嗎……嗯?」

張緒清面對情緒高昂的艾莉西亞以混雜愕然態度撓頭,就在他心想這樣下去可能無法避免衝突而觀察她的動作時,他無意間察覺到某件事。

張緒清眯細雙眼看向艾莉西亞腳邊,曾幾何時她的長袍下擺夾到了鞋底和地面間,換句話說就是踩到了。

「喂慢着,你再這樣繼續下去……」

就會摔倒,一定會摔倒。她會因為被長袍絆到腳而摔個狗吃屎,張緒清已經能清楚看見這未來。

「怎麼!你說我又怎樣了!」

「不是,我說你這樣下去很危險,你腳邊……」

「你這傢伙以為靠這種拙劣的伎倆我就會上當嗎!少愚弄我!」

「說什麼愚弄,我是說真的你冷靜點,啊……」

結果甚是哀戚,艾莉西亞被憤怒吞沒,她無視於張緒清的忠告沒有注意自己腳邊,就這麼落入張緒清預期的下場。

「嗯?呀啊!」

由於她踩住長袍下擺卻打算邁開步伐,導致艾莉西亞重重往前摔倒。而且她不僅摔一大跤,倒下時她的白色長袍整個掀到腋下位置,簡直變成朝身後的人翹起屁股露出內褲般的姿勢。

「什麼!你這傢伙做了什麼?長、長袍它,長袍它……」

艾莉西亞被掀起來的長袍遮住,導致她-時間看不見四周。

「沒做什麼,我只是站在這裡什麼都沒做。」

「你說什麼……咦?咦?」

因為艾莉西亞胡亂掙扎導致長袍纏得更緊,竟然能自己搞成這樣,某種層面上來說她或許算是位靈巧少女。張緒清原本預估她會自己站起身,沒想到反而聽到她啜泣的聲音。

「解不開,解不開啦……」

「真是拿你沒辦法……」

張緒清臉頰染起紅暈,他無奈地以手扶額。

艾莉西亞的內褲徹底走光,豐滿的臀部也徹底暴露在外,張緒清看向不斷掙扎的她不由得心生憐憫之情。

再怎麼說總不能放任女孩子這副德行,張緒清心想她確實也不是壞人就幫她一把,同時他移開視線讓自己儘可能別看到她的恥態和內褲,然後把被長袍纏住不斷扭動的艾莉西亞身上的長袍拉好,接着溫柔抱起少女。

「呼呀啊?你你你、你想做什麼!」

「好啦,你就乖一點吧……嘿咻。」

張緒清不理會艾莉西亞的抗議將她扶起,再幫她整理凌亂的長袍。

「呃……」

「好了,你沒事吧?」

張緒清如此詢問,但艾莉西亞還愣在當場。

而且她臉上或許是在摔倒時沾到灰塵,骯髒的臉蛋確實有失體面。儘管她曾對自己展現敵意,但這幅模樣實在有點可憐,張緒清從口袋中拿出手帕擦拭艾莉西亞臉上的臟污。

(凈是給人添麻煩……)

然而這位當事人——

「啊……嗚……?」

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艾莉西亞的視線好像在打量什麼似的,她最後總算……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尖叫出聲。

「哇啊,這次又怎麼了……」

張緒清被艾莉西亞突然放聲大叫嚇一跳而連忙後退,接着只見她滿臉通紅緊盯張緒清。

「你、你、你這傢伙在幹麼!」

「還問什麼幹麼,不用特別問也曉得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這個、那個……為什麼要幫我……」

「當然是因為我不幫你不行吧。」

「我、我可沒叫你幫我!是說我原本打算加害你耶!但是你連臉都幫我擦……」

「這跟那是兩回事,你剛那副德行把可愛的臉蛋都糟蹋了,至少也得把灰塵擦乾淨吧。」

「——!」

當張緒清若無其事如此說道,艾莉西亞背脊彷彿突然插了根棍子般挺得筆直,接着她渾身僵硬。

「嗯?怎麼了?」

「可、可愛……」

「……?」

「居然稱讚我非常可愛……」

「喂,你是怎麼啦?」

張緒清在曾幾何時靈魂不知出竅去哪的艾莉西亞面前不斷揮手,接着她似乎終於回過神。

「咦?啊、啊啊啊啊啊!已已已經夠了!我還有其他事情所以先告辭!」

艾莉西亞的臉龐更增添五成猶如蘋果或番茄般的色澤,她維持這種臉色語畢後急忙跑掉。

但是,就在她飛也似的離開途中,不知為何卻突然停下腳步,以驚人氣勢回過頭說道。

「剛、剛才的話,我我我收回!」

「啥?」

「就是指我剛才說你愚昧!還、還、還、還有!你的房間就在沿着這條通道直走到盡頭轉彎……接着該怎麼走你再隨便抓個人問!我說張緒清,你給我記住!這份屈辱總有一天我會百萬倍奉還!別忘了!絕對別忘——呼呀?」

儘管艾莉西亞僅保持站立,但雙手卻伴隨話語手舞足蹈,她受自己激動的語氣影響,身體不禁往前傾——然後她再次跌倒,看來摔倒是她的拿手絕活。

「這到底是怎樣……」

張緒清眺望艾莉西亞連忙爬起後拔腿狂奔的背影嘀咕道。

另一方面,艾莉西亞則正朝着遠方高呼「嗚嗚嗚嗚嗚啊!」的悲鳴,逃也似的奔馳。剛才還威風凜凜地洋溢情義之心,這位名為艾莉西亞•多爾的少女如今形象蕩然無存,總覺得反而讓人在腦海角落的分類欄替她追加了迷糊女孩的角色設定。

「……算了,我也該走了。」

張緒清如是說,邁開步伐尋找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