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易歡晉淵免費 第11章_克冉小說
◈ 第10章

第11章

易歡在嫂嫂房裡坐了半個時辰。

嫂嫂曹雅琴是個天性柔順懦弱的女人,大伯二伯和四叔都強勢,父母兄長遠行打仗那會,易歡便是由嫂嫂帶着。

曹氏是個忍字當頭的女人,從不輕易與人起爭執。

且在強勢的長輩面前,伏小做低才能保全自己和銘哥兒。

耳濡目染之下,易歡便也有樣學樣,養成了溫順乖巧的性子,成了標準的大家閨秀。

曹雅琴睜開眼,她先前聽到易銘欠了賭坊三萬兩白銀被扣押的消息,活生生氣暈了過去。

這會見易歡坐在自己面前,她哆嗦着起身,去抓她的手,問:「歡妹妹,銘兒……銘兒怎麼樣了?」

易歡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嫂嫂放心,三萬兩我已經替銘兒還了,銘兒現下已經歸家了,莫要擔心。」

曹雅琴忍不住開始落淚,說:「你哪有那麼多銀錢,你是不是……是不是動了易將軍留給你的陪嫁。」

易歡不語。

曹雅琴哽咽道:「歡妹妹,是我對不住你,是我對不住你啊!」

「我拖累了你不說,還把銘兒給養壞了。」她握緊了易歡的手,道:「等到了九泉之下,我如何有臉面去見你兄長?」

「倘若……倘若當初是夫君帶着銘兒,讓銘兒從小跟在易晟身邊,銘兒未必會是如今這副模樣!子不教母之過啊!」

「嫂嫂。」易歡喚道,她輕拍着她的脊背,說道:「嫂嫂莫要自責,你生下銘兒後兄長一直在邊關隨父出征,聚少離多,一年到頭連面也見不着幾次,是兄長對不住你們母子。」

「嫂嫂已經做的很好了,至於銘兒,嫂嫂,我知你是狠不下心,沒關係,你管不了銘兒,我來管,我決計不會再讓他走上歪途。」易歡溫聲道。

她平靜的眼眸,有股安撫人心的力量。

曹雅琴逐漸平靜了下來,她道:「歡兒,你放心,我會想辦法……想辦法幫你把那些陪嫁贖回來的。」

易歡卻道:「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必強求,贖不回來便也罷了,只要嫂嫂和銘兒能夠安穩度日,花些銀錢又如何?」

曹雅琴抓着她的手,百感交集,這會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怎麼會不重要呢?那些可都是將軍留給易歡傍身用的,裡邊甚至有易歡母親的遺物。

「嫂嫂,你且安心,如今事情已經平息了,大伯他們也不會再來質問你,不要為了這些銀錢勞心費神。」

曹雅琴看起來太憔悴了。

易歡是心疼她的,易歡小時候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嫂嫂在帶她,易歡常常問她哥哥什麼時候回來,曹雅琴便安慰她說男人要在外面建功立業,做女人的管理好後宅,安心等待就好。

……

林青裴站在廊下等着。

易歡從嫂嫂屋裡出來,她猶豫了會。

曹雅琴如今狀況不好,她今夜想留下來開解她。

「郎君。」易歡喚道。

林青裴回過頭,問:「看完嫂夫人了?回府吧。」

易歡道:「嫂嫂病了,我想今夜留下來,就不回府了。」

林青裴聽到這話,眉頭立即一皺。

他登時開口:「不回府了?歡兒,你如今是我夫人,你留在易府像什麼話?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與我產生了嫌隙。」

易歡抿了抿唇。

林青裴繼續道:「嫂夫人病了,自有府醫和易家人看着,你留下來她病能好的快些嗎?你又不懂醫術。」

易歡問:「這麼說,郎君是不允了?」

林青裴嘆了口氣,道:「歡兒,你也知我如今仕途正順,不能叫外邊抓住把柄,倘若讓陛下誤以為我林府家宅不寧,恐會影響我升遷的路。」

上回宮宴,陛下那般警告,若非如此,他也是不捨得懲罰顧氏的。

易歡低下頭,眼瞼輕垂,陰影中的那雙眼失望極了。

她道:「我明白了,我再去與嫂嫂說兩句話,便與你回府。」

這回林青裴沒有再阻攔。

*

回程的路上,二人共乘一輛馬車。

易歡沒有再與林青裴說話,一陣尷尬的沉默。

林青裴道:「歡兒,日後莫要再那般了。」

易歡微微一怔,問:「哪般?」

林青裴道:「拿刀砍銘兒手,我知你是情急之下才如此,可你如今是我夫人,行事當穩重些,倘若這事傳出去了,到底不好聽,被人指摘你是潑婦可如何是好?」

「如此說來,郎君還是為了我好了。」

「你我夫妻一體,我自是為你考慮的,還有岳丈留下的那些遺物,你放心,我會想辦法。」

「不必了,變賣後我便沒想着能贖回來,多謝郎君一番好意了。」易歡語氣淡淡。

回了林府,林青裴又陪易歡用了晚膳。

二更天。

林青裴處理完公務,站在凝萱堂院門前。

林青裴還惦記着圓房一事,昨夜沒能圓房,今日他理應補償。

林青裴推開屋門,見易歡正對鏡梳頭。

她剛沐浴完,安靜的坐在銅鏡前。

「歡兒。」

易歡抬眸,淡淡望向他。

林青裴上前,拿過她手上的梳子,親自為她梳頭,他道:「昨夜因為陛下親賜的墨寶被盜,所以不得不臨時去處理。」

易歡問:「那墨寶可找到了?」

「找到了,天亮後,那幅字被人完好無損的放在了我的書案上。」

林青裴解釋完,他一雙眸子灼灼,手背輕輕拂過她白皙的臉頰,問:「歡兒,今夜我補償你,可好?」

易歡昨夜未睡,眼下有着淡淡的烏青,今日又大鬧了一場,不管是精神還是身體上,都疲憊不堪,無暇再去應付林青裴,更沒有精力與他做那種事。

她道:「郎君,我今天很累,想休息了。」

林青裴手一頓。

「歡兒,你是不願與我圓房嗎?」

易歡扯了扯唇角,她問:「郎君,嫁給你一年有餘了,這一年來,是我不願與你圓房嗎?」

林青裴一陣沉默。

「我今日真的很累。」易歡起身,自打去了易府後,她耳邊那股嗡鳴聲,就沒有停歇過。

易歡身子輕輕一晃,林青裴扶了她一把,見她確實臉色蒼白,滿臉疲態。

他道:「也罷,今晚你好生休息,為夫不打擾了。」

易歡溫聲應下。

*

易歡又做夢了。

夢中,那高大俊美的男人坐在床沿,他今日未束髮,額頭垂落幾捋髮絲,烏黑的長髮隨意披在肩頭,一副不羈的樣兒,卻並未有損他半分尊貴。

男人那雙眸裡帶着火一樣的欲z望,直勾勾的盯着易歡。

「歡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