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哦?」
東廠與錦衣衛雖合作,卻仍然算不上是同盟。
楚墨寒想要的東西與裴願相關,這倒是讓皇帝來了興緻。
「說說看。」
裴願亦是側目看向楚墨寒,只見他眼神沉靜如海,幽暗而陰冷。
「錦衣衛此次在捉拿姜國間隙之事,雖功不可沒,可亦有紕漏。」
「錦衣衛管理皇宮治安,卻讓如此多的姦細找上門來,臣以為,是錦衣衛管理不當。」
「為了皇宮安全,臣認為應當讓東廠與錦衣衛一同管理皇宮出入與治安。」
三句話,便要直直削減錦衣衛的權能。
皇帝眉間一跳,本以為此案過後錦衣衛與東廠會有緩和,卻依舊水火不容。
這對於兩股勢力來說並非好事,可對他而言,卻是制衡。
他不不置可否,看向裴願:「裴卿以為如何?」
裴願心中冷笑,面上卻依舊冷着臉:「東廠管制宮內各司,七司中都有姦細,卻毫無察覺,臣以為東廠也應當讓出七司總指揮之位,讓錦衣衛一同管理。」
楚墨寒眼神一愣,裴願亦是不肯退高冷女總裁步,兩人的目光在殿內交繪,頓時便如同火光交匯,殺意四起。
兩人互不相讓。
皇帝道:「兩位愛卿所言皆有禮,朕亦不能偏袒。」
他頓了頓,說道:「皇城飛賊盜竊一案大理寺束手無策,若是誰先破了,朕便如他所願,如何?」
裴願收回目光,冷聲道:「臣謹遵聖意。」
楚墨寒道:「臣亦沒有異議。」
「既如此。」皇帝道,「七日為限,若辦不到,此事就不要再提了。」
大理寺此案查了三個月,七日實在是為難。
在場之人,心中都明亮如鏡一般,皇帝便是要讓他們知難而退。
可楚墨寒與裴願偏偏誰也不肯想讓,一口便應了下來。
叛國一案告終,便又是不死不休的關係。
出了武英殿,裴願立即遣了探子去大理寺問清情況。
剛囑咐完,一轉頭便看見了葉朝。
他依舊俊美絕倫:「可以談談嗎?」
裴願淡漠道:「葉將軍,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可以談的嗎?」
葉朝眼中閃過一絲痛意,他看着面前帶着夜叉面具之下熟悉的雙眼,只覺胸口疼痛的幾乎窒息。
從前,這雙眼睛也是這般平靜,他卻總能在那古淡無波之下,看見滿滿的愛意。
可現在一眼過去,便是冰川,一絲感情也沒有了。
他不能怨任何人,裏面的感情全是被他一點點磨滅,如今這局面亦是他一手鑄就。
「抱歉……」葉朝低喃道。
在牢房之中,亦是如此道歉,裴願已經聽倦了。
「無需道歉,以後相忘兩安,葉將軍保重。」
葉朝搖搖頭:「過去的事,你能忘,我也忘不了。」
他沉默了片刻,突然問道:「你那次回來,只是為了查案嗎?」
裴願誠然:「是。」
葉朝追問:「沒有任何其他的?」
「你想聽什麼?」裴願已然沒了耐心,「為了你?葉將軍還請自重。」
葉朝一愣,還未說話,裴願卻又說道:「過去我曾以為你能帶我出深淵,亦想為了你放棄現在的一切,這份感情是我的所有,可惜你不想要。」
她看着葉朝,語氣冰冷的毫無感情。
「所以現在葉將軍的感情,也請收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