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將軍令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隨着貢院內的鼾聲大作。

正在奮筆疾書的學子們,終於發現了酩酊大睡的李逍。

頃刻間,無數道震驚的目光聚集在李逍身上,所有學子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嘶……這貨到底是何人?竟敢在詩會論試中睡覺?」

「這廝鼾聲如雷,睡得如此安逸,恐怕出身不凡,或許是哪家的勛貴子弟吧!」

「這貨爛泥扶上牆,公然在貢院內埋頭大睡,簡直有辱詩會論試!」

「不錯,依在下看,就該把他扔出貢院!」

「這等不思進取的廢物,怎麼配和我們一起參加詩會論試,真是有辱斯文。」

「誰說不是呢?真是豈有此理,太過分了,應該終身禁止考試。」

一眾學子停下手中筆看向李逍,立馬議論紛紛起來。

儘管他們對眼前的一幕感到震驚,但大多人都在暗自竊喜。

畢竟少了一個競爭對手,就意味着他們多了一分榜上有名的機會。

聽到學子們的議論之聲。

監考官抬眼看去,果然見到了一個學子在埋頭大睡,不由皺起了眉頭。

「肅靜,此人不思進取,公然在論試中睡覺,可見他是個胸無點墨,才疏智淺之輩,故而無法做題。」

「爾等不必理會他,繼續做題,爭取考個好名次!」

「是!」

聽完監考官的訓誡,眾學子收起了吃瓜之心,開始凝神靜氣認真做題。

這次的詩會論試與往年一樣,考卷上的題目都是以寫詩作詞為主,讓學子們依題臨場寫詩作詞,極其考驗才思。

然而隨着時間的推進,所有學子都被卡在其中一道難題之上。

那是一道絕對,只有簡單的五個字——燈銘水墨樓!

對出下聯不僅要平仄對應,還要意境相符。

更難如登天的是,五字必須對應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

貢院內,眾學子看着考卷上絕對,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下聯。

可論試的時間卻要接近尾聲,這讓許多學子都生起了放棄之心。

對於他們來說,這道題實在太難了,我們不會啊!

而恰在此時,埋頭大睡的李逍幽幽醒來,頓覺神清氣爽。

他拿起幾張考卷掃視一番,目光落在了最後一道絕對,這才提筆蘸墨,寫了五字下聯:煙鎖池塘柳!

寫完之後,李逍將筆一扔,便起身揚長而去。

監考官見狀,急忙走到李逍試席旁,拿起考卷看了看,發現竟是白卷,不由搖頭:「朽木不可雕也!」

……

論試結束,貢院後堂。

翰林院院長傅太清帶領着五名大學士,正在批閱學子們的考卷。

「這屆學子的詩詞並不出彩,遠不如去年的學子啊!」

「不錯,老夫批閱了三十份考卷,沒有一份讓老夫滿意的!」

「看來我大乾的文脈,要後繼無人啊,這樣下去可不行!」

「閻公此言差矣!」

傅太清擺了擺手,面帶崇仰之色道:「前幾日風靡京師的半闕詞,大氣豪邁,意境悠遠,老夫愛不釋手,可見其作者身懷驚世之才,倘若尋出此人,定能繼承大乾文脈!」

閻孟德輕撫長須,若有所思道:「傅院長,那位才子明明身懷驚世之才,為何沒來參加詩會論試?」

「或許此人已經到了淡薄名利的境界……」

傅太清的話還沒說完。

正在批閱考卷的劉毅大學士,忽然驚叫一聲:「天啊,這道百年絕對竟然被人對出了下聯!」

這話一出,傅太清和閻孟德幾人急忙圍攏過去。

劉毅顫抖着手,指向考卷上的下聯:「傅院長,你看……」

「嘶……煙鎖池塘柳!」

傅太清定睛看去,不由瞪圓了眼珠。

「燈銘水墨樓,煙鎖池塘柳!」

閻孟德頓時面露震驚之色:「此下聯平仄對應,意境相符,五行契合,堪稱完美啊!」

傅太清滿是激動道:「老夫何其有幸,竟能在有生之年,見到百年絕對有了完美的下聯!」

這道絕對乃是百年前的一位詩仙所出。

百餘年來,一直無人能對。

甚至將此絕對應用到科舉之中,也是年年留白,無人能解。

如今百年絕對終於有人對出了完美下聯,這讓傅太清等人感到欣喜若狂。

於是,他們幾人對着『煙鎖池塘柳』五個字反覆雕琢,得到的卻是重複震驚。

平復激動的心情過後,劉毅看向傅太清。

「傅院長,這五字下聯雖然完美無瑕,但那位才子卻交了白卷!」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位才子既然可以對出如此完美的下聯,又豈會交白卷?!」

傅太清不信,拿起那份考卷仔細查閱起來。

果然如劉毅所言,那位才子除了答出百年絕對一題,其它題目都沒有解答。

按照論試規制,僅答出一題,這份考卷只能評為末等,可偏偏這道題又是百年絕對。

在傅太清等人心中,百年絕對已經變成了一種執念。

所以如何評定這份考卷,他們幾人都陷入了難以抉擇之中。

「傅院長,此子雖然交了白卷,但他終究對出了百年絕對的完美下聯!」

閻孟德諫議道:「依下官看,可評為此次詩會論試的魁首!」

「嗯,閻公言之有理!」

傅太清點點頭,繼而話鋒一轉:「不過此卷太過驚人,老夫覺得還是由陛下來評定吧!」

劉毅道:「傅院長果然心細,由陛下來評定這份考卷合情合理!」

傅太清環視另外幾名大學士一圈:「你們的意見呢?」

幾名大學士齊聲應道:「下官沒有異議!」

「既然你們都沒有異議,那老夫可就要揭開糊名紙了。」

傅太清將考卷放至桌案上,緩緩揭開了姓名一欄中的糊名紙。

閻孟德幾人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盯着糊名紙,生怕錯過一絲細節。

在他們心中,早已對那位神秘才子的身份充滿了好奇。

此人究竟是誰家的麒麟兒?

是中書令之子裴潛?還是尚書僕射之子秦奮?

帶着滿心疑問,閻孟德幾人終於得到了答案。

揭開糊名紙,李逍二字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