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將軍令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李逍穿過人群,走出武廟,徑直向自家馬車走去。

此刻,馬車旁有一名侍女,正在向著武廟跪拜叩首。

她年約十五左右,身穿藍色襦裙,嬰兒肥的小臉看起來煞是可愛。

「姑爺,祭奠大典還未結束,您為何就出來了?」

「青桐,武廟裡悶得慌,我出來透透氣。」

李逍揉了揉青桐的小腦袋,臉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

對於這場祭奠大典,他本就沒興趣參加。

因為這讓他有種自己參加自己葬禮的感覺。

不過為了應付蘇念雪,只能前來走一個過場罷了。

「姑爺,您如此不敬重銀面將軍,小姐只怕會不高興。」

青桐站起身來,一臉擔憂道:「如今整個蘇家都在等着小姐休夫,您可千萬別惹小姐生氣啊!」

李逍淡然笑道:「她已經生氣了。」

「這可如何是好?若是小姐真要休夫,您恐怕就要成為京師的笑柄了,以後該如何在京師里立足啊?」

青桐快急哭了:「姑爺,要不您進去跟小姐道個歉,並且保證願意去從軍殺敵,想必她定會原諒你的!」

「從軍殺敵?」

李逍面露苦笑,不禁思緒翻湧。

他就在戰場上與死神共舞,曾經殺了數不盡的敵人。

這種刀口舔血、朝不保夕的日子,他早就厭倦了!

今生穿越到這方世界,成為一個廢物贅婿,他本以為可以過上安定的日子。

不成想沒過多久,就傳來了匈奴遭遇雪災的消息。

憑藉著前世的歷史知識,他深知游牧民族一旦遇到災荒之年,必然會大規模南下入侵。

於是,他秘密組建了一支血軍,並勸諫蘇家舉族南遷。

但蘇家哪裡肯聽一個廢物贅婿的話,直到匈奴南下才意識到已經晚了。

為了拯救蘇家,李逍只好戴上面具重上戰場,率領血軍一勞永逸的擊潰匈奴大軍。

如今匈奴受到重創元氣大雙,生存的威脅已經化解,他自然不願重操舊業。

否則,又何必要隱藏身份?

前世他打了一輩子仗,今生就不能享受享受嗎?就不能躺平當一條混吃等死的鹹魚?

「姑爺,您聽奴婢一句勸好不好。」

青桐滿臉急切的勸道:「眼下您只有去從軍,才能讓小姐回心轉意,到時她一定會您刮目相看的。」

她雖是李逍的貼身侍女,但李逍卻把她當成妹妹來看待,所以兩人的感情極好。

李逍喃喃問道:「青桐,你覺得那位銀面將軍算不算蓋世英雄?」

「銀面將軍以一己之力,救萬民於水火;血戰千里,趕走了匈奴虎狼,當然算蓋世英雄。」

青桐小臉上騰起一抹崇拜。

要知道乾朝自開國以來,就一直重文輕武。

對外作戰勝少敗多,歷來被周邊蠻夷諸國輕視。

而現在有了銀面將軍驅敵千里,擊潰匈奴的勝績。

不僅讓滿朝文武感到歡欣鼓舞,就連民間的男子都感到揚眉吐氣,使得舉國上下掀起一股從軍報國的狂熱。

「是啊,在戰場上當蓋世英雄可真是讓人嚮往啊!」

李逍目視遠方,悠悠念道:「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青桐猛地瞪圓大眼睛。

作為蘇家的侍女,她自幼陪在蘇念雪身邊讀書,耳濡目染之下,早已會識文斷字。

所以聽完李逍念出的詞,立馬感受到了詞中的熱血和豪邁,彷彿看到了銀面將軍在沙場上點兵的雄姿。

「姑爺,您……您會作詞?」

「有感而發!」

「姑爺,這好像只有半闕詞,另外半闕呢?」

「沒想好,我們回府吧!」

「可是小姐還沒出來呢。」

「不等她了。」

李逍跨上馬車,走進了車廂之內。

青桐無奈,只好去喚來馭手,駕着馬車駛離武廟。

就在馬車離開沒多久,不遠處的雙馬車輦上,忽然露出一張精緻絕美的面孔。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那少年是誰?竟然能作出此等大氣磅礴的詩詞?」

「回公主,聽那少年口音,似乎是雲州人士!」

「雲州人士?難道是蘇家那個贅婿?」

「奴婢聽說蘇家贅婿是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廢物,哪能作出這等驚世詩詞?況且這次銀面將軍的祭奠大典,來了不少雲州學子!」

「晴兒,你速速將那少年的半闕詞抄下來,待祭奠大典結束,本宮要將此詞獻給父皇。」

……

皇宮,御書房。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趙雍凝視着紙上的半闕詞,瞳孔不由一縮:「臨安,這半闕詞你是哪裡得來的?」

清河公主臨安趙一臉乖巧道:「兒臣是在武廟外聽到少年低吟此詞,故而將其抄錄下來,獻給父皇!」

「原來如此!」趙雍點點頭,隨後看向蘇護問道:「慶國公,你對此詞怎麼看?」

蘇護上前端詳一番,頓時目露震撼之色。

「此詞豪邁狂放,大氣磅礴,堪稱詞中聖品,雖然只有半闕詞,卻依舊能讓人感受到一股英雄氣撲面而來,若非親眼所見,老臣都不敢相信此詞出自一個少年之手。」

作為大乾朝的慶國公,他出自行伍,憑藉著赫赫戰功,才有如今的地位,所以對這半闕詞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朕深有同感!」趙雍神情肅穆,滿是感慨道:「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朕見此詞,彷彿聽到了銀面將軍的英魂在呼喚,渴望重上戰場殺敵!」

「武神雖為國而死,如今又出如此奇才少年,真可謂是我大乾之幸,陛下之福!」

說到此處,蘇護面帶惋惜道:「可惜此詞只有半闕,若是能有全詞,正好可以歌頌銀面將軍的功勛!」

趙雍隨即朗聲下旨。

「傳朕諭旨:將此詞公示天下,能找出作詞少年者,朕賞萬金,賜田千傾!」

「老臣領旨!」

蘇護剛接完旨。

殿外便傳來御前內侍的聲音:「啟稟聖上,慶國公之女蘇念雪請求面聖!」

「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