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聽到這話,蘇敏明顯是一愣。

驕傲且滿臉不屑的她,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外人不易察覺的擔憂。

這眼神很快,快到在場的眾人和直播間abc多名觀眾,誰都沒有注意到蘇敏眼神的變化。

可【洞察之眼】在身的宋鳴,卻將其看了個一清二楚!

畢竟這技能除了賦予了宋鳴現階段能看到對方近期的一些表象之外,還讓他擁有了對任何事物都細緻入微的觀察力。

她的這點小動作,必不可能逃脫宋鳴的法眼。

而蘇敏這一瞬間的反應之後,宋鳴便更加堅信自己這次準是沒有看錯!

……

「這位大夫,你什麼意思啊?」蘇敏將雙手啪地一聲拍在桌子上,頗有點潑婦找茬的意思,「什麼丟人不丟人,你把話給我說清楚咯!」

一旁的舔狗林凡也是一臉尬笑地打着圓場,一邊道歉一邊詢問把脈的時候診斷出了什麼問題。

宋鳴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將三個女兒叫了過來準備仔細觀察一下。

不過在孩子們入鏡之前,宋鳴刻意轉頭看了一眼手機說:「觀眾朋友們,對孩子的問診畫面我就不會直播了,畢竟咱們得保護孩子的**!」

此話一出,直播間快四千網友立刻表示了支持和理解。

【哇,這主播可以啊!】

【不光有醫德,還有道德!】

【知道保護孩子的**,他真的,我哭死!】

【愛了愛了,這就關注!】

……

直播了十幾分鐘一個粉絲沒漲,這一句話過後的半分鐘就漲粉五百多人。

看着彈幕上對自己的支持,宋鳴心裏一陣壞笑道:「這真是一場酣暢淋漓的裝逼啊!果然,玩互聯網就是得立人設!」

不等宋鳴心裏裝逼結束,蘇敏就冷哼了一聲說:「裝什麼老好人啊,老娘是讓你隨便開個方子調調就得了,誰讓你看我的女兒了?」

林凡微微皺眉,隨後臉上強行堆出笑容說:「哎呀,老婆啊,這可是神醫,讓他看看又不會……」

「不會什麼?誰知道這傢伙打的什麼算盤?!天天就信那些有的沒的,明明是你自己老林家沒生兒子的命!」蘇敏打斷了林凡的話,繼續當著她的潑婦。

而此刻的直播間里,經常吃瓜的網友們卻似乎發現了一些問題。

【叫的最響的狗,那肯定是被石頭砸到了!這娘們似乎不是好人啊!】

【望聞問切不很正常么,她怎麼從進屋就這麼有敵意呢?】

【她要是沒點問題,我就把我的手機吃咯!】

【我就奇了怪了,這年頭有錢的老闆都是妻管嚴么?】

【你們懂個屁,只有怕老婆的男人才能成為成功的男人!】

【哎喲卧槽?拳師是吧?打拳是吧?】

【待會兒就讓宋神醫給你太陽穴上來一針,看你還發不發癲!】

【別打拳了,我敢跟你打賭,我賭這女的肯定有問題!】

【哼,賭就賭,誰怕誰啊!賭什麼?】

【賭的多了你也沒有,就賭五百塊錢吧,誰輸了不給錢誰孫子!】

【好!姑奶奶還能怕了你?!】

……

伴隨着彈幕的刷屏,宋鳴來到了三個女兒的面前。

他彎下腰蹲了下去,盡量用和善的面容觀察着三個女兒。

簡單的觀察之後,宋鳴又起身來到了林凡和蘇敏的身邊。

林凡那自然是一萬個配合,宋鳴讓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

而蘇敏則是無比傲嬌,不管宋鳴讓她做什麼她都當做沒聽見。

甚至到了後面,林凡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就把驕傲的小公主蘇敏給按到了凳子上。

蘇敏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一邊掙扎一邊罵街,簡直比過年殺的年豬還難對付。

不過幸好宋鳴只是需要看兩眼就可以。

在蘇敏徹底暴走準備砸東西之前,宋鳴對着林凡點頭示意已經可以了。

「姓宋的,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說出個一二三四齣來,你看我……你看我……」

蘇敏氣的話都說不完整了,原地跺腳轉悠了好幾圈之後,指着門外的門頭說,「我非得找人把你的店給你砸了!

我告訴你,老娘我這三十多年就沒收到過這種侮辱!

怎麼著?菜市場挑大白菜啊?讓你調理你就調理就行了,怎麼就那麼多破事兒呢?!

姓林的,離婚,我生你媽的生,愛找誰生兒子找誰去,老娘我不伺候了!

大媽,您評評理,還有這位大哥,有他們這麼欺負人的么!」

蘇敏一邊撒潑,一邊把頭轉向了李梓涵一家三口以及孫老太太和她兒子趙安國,似乎想尋求場外幫助。

但很可惜,宋鳴對這些人而言都是他們的恩人。

這群人自然是不可能為了這個陌生女子得罪宋鳴這個神醫。

所有人此刻,都一臉默契地不停點頭假笑,但沒有任何人站出來為她說半句話。

宋鳴聳了聳肩,滿臉淡定地說:「我只是平A了一下,你就大招接DF二連了?」

這話孫老太太自然是聽不懂的,她也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看死人不嫌殯大的模樣,就轉頭問趙安國,「兒啊,宋神醫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安國這個奔五十的人,自然也是聽不懂,無奈笑了笑壓低了嗓音說:「媽,看熱鬧就行了咱別問那麼多!」

李梓涵站出來解釋說:「就是破防的意思。

叔叔,我拿您打個比方啊!您別介意。

比如我認為您髮型丑,我就說了『你這髮型不好看』這七個字,您頓時破防,直接開始語言攻擊我的祖宗十八輩!

奶奶,差不多就是這麼個情況。」

孫老太太點頭,然後看了看趙安國那標準的背梳大油頭,抬手就是個「力度剛剛好懵逼不傷腦」的大逼兜。

「你看,人家閨女都說你頭型不好看了!剪個小平頭多利索,非得弄那麼長!」孫老太太埋怨着。

趙安國聽了是一臉懵逼,什麼玩意兒就扯到自己髮型上了?

「不是,奶奶,我只是打個比方!」李梓涵尬笑着解釋。

孫老太太則是一副我懂的表情,盯着趙安國的頭髮,「待會兒就給你推平咯!」

……

這邊的眾人和諧的聊着着,蘇敏卻越來越暴躁了。

林凡這會兒也是一陣無語,於是趕忙追問宋鳴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不等宋鳴開口,孫老太太卻開口說:「傻小子,非得讓宋神醫說那麼明白啊?

得罪人的話還是讓老太太我來說吧!

你這小子啊……你的仨女兒,都不是親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