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閃婚豪門:禁慾總裁寵入骨小說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郁嫵璃僵硬地回頭。

「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

還以為他去書房裡,怎麼都會和下午一樣,至少待幾個小時再出來。

她原本上一秒還想着,要不就先不收拾東西,快速洗完澡睡下,就不用愁要如何面對岑北壑,和他同床共枕了。

男人掀起眼皮,視線清淡地落在郁嫵璃的臉上。

他沒說破,甚至面對她的沉默,慢條斯理地開口:「關電腦,順便拿我們的協議。」

在樓梯間見她欲言又止,早就心裏有數。

「這是昨天給你看的那份,我加了點內容,你再確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或者說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添加的。」

郁嫵璃緩緩吐了口氣,接過他遞過來的協議,上面的日期儼然在昨天,最後一處的空白處,男人龍飛鳳舞的簽名已經存在。

雖然兩人已經是領證後的關係,但對於在簽署文件上面,郁嫵璃沒有絲毫的懈怠,認真嚼字地看了起來。

確實如岑北壑所說,除了最後幾條前面都和她昨天看到的內容無疑外,多的竟然是……

郁嫵璃吃驚地抬起頭,「岑總,你認真的嗎?」

協議的內容沒有特意說明時長,但卻標註了夫妻之間,在婚後該平等的享有所有的權利。

包括他會幫她擺平郁氏所有的爛攤子。

這條,顯眼且被做了標記。

也就是說,她提議的沒提議的,他都完全記錄在內。

「這份協議顯然是只對我有利啊!」

「當然。」岑北壑對於她突然變疏離的稱呼,不動痕迹地皺了下眉,而後說道:「我結婚,從來都不是為了離婚。」

離婚……郁嫵璃覺得自己此時無力反駁。

她剛才在腦海里,的確將這個想法一閃而過。

在她看來,畢竟她和岑北壑之間沒有絲毫的感情,日後若是他遇到了心儀的對象,要讓她成全什麼的,她都是可以理解體諒的。

協議結婚各取所需,郁嫵璃還是分得清的。

這世上哪裡有那麼多好事,好處都讓她佔盡了,得到了想要的,之後什麼的,做什麼都應該的。

而此時,岑北壑居然跟她說了這種話。

一個男人說「從來都不是為了離婚」,這是什麼概念……

岑北壑之前所擁有的財產不說,即使在他們結婚後才能分有一半的權利,可在郁嫵璃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她賺飛了。

「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郁嫵璃在做最後的掙扎,一旦兩人簽署完成後,協議生效成立,她日後可不管那麼多,享受啥都是她心安理得的!

和錢矯情,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畢竟已經到了這一步,那也容不得她反悔,初衷在那。

當然,為了這客觀的「利益」,說什麼她都會和岑北壑在「外人」面前,深情的扮演好岑太太這個角色。

搞定岑家人那些人,對她來說根本不是事。

岑北壑說:「不用,我不需要考慮。」

郁嫵璃還想再說什麼,男人骨節分明的指尖,輕輕扣住在她的後頸處。

她烏黑亮麗的長髮,在他的掌心處似乎還散發出絲絲香氣。

「岑太太,明天去完老宅就將我們已婚的證明發佈出去?」

「嗯好。」在岑北壑深切的注視下,郁嫵璃不自覺輕聲回應。

眼前的男人,眉似遠山,離她這樣近,眼底濃深的墨,彷彿隨時要將她給湮沒。

偏偏,她又覺得他們之間這種微妙的氣氛,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岑北壑已經將筆,握在她手裡,他語氣依舊懶散斯文。

「岑太太,也別不好意思,我給你這些保障,目的想必你也能猜到,只想讓你好好配合我,必要的時候可以擋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說到這裡,岑北壑停頓了一下,「可能你還不知道,我半個月前剛接手的岑氏,準備趁岑家人不備大換血,而已婚的身份在媒體面前更有說服力,還能推去不少我比較厭惡的交際會。」

郁嫵璃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這麼看來,岑北壑對她這個「協議妻子」,還是很坦蕩友好的。

終是在岑北壑從容不迫的注視下,提起筆簽字。

既然作為和岑家那些人「戰鬥」的他都不怕,那她也沒什麼好懼怕的,只需要按照他的指示行事就可以了。

岑北壑給了她一份保管,而後在她面前將他那份,放進了床頭櫃里。

「……」郁嫵璃。

這是一點都不打算防着她。

腦海里不由得回想起,男人不久前才落下的話……

因為不打算離婚,所以就算她想反悔,撕了協議賴着他也可以是嗎?

郁嫵璃突然為自己的這個認知,打了個寒顫。

她怎麼會有這種奇奇怪怪的想法。

當下,應該為解決郁家的困難發愁才是。

「阿壑。」

女人刻意放柔聲音時,語氣里流淌的溫柔,宛如流淌水波漾開的紋路。

緩緩的,一圈圈地深入人心。

岑北壑漫不經心地將目光落在她身上,靜靜的等待她說。

郁嫵璃猶豫幾秒開口,「你開始說的明天要將我們的結婚的消息放出去,是為了郁氏嗎?」

她不清楚岑北壑知不知道關於郁氏內部的情況。

自從她回來,父親住院後,那些以前只會巴結着她們的親戚一個個都變得面目可憎,貪得無厭。

一個個都想在郁氏撈掉最後的好處。

岑北壑不假掩飾:「當然。」

「今天那些不虛的謠言,已經深刻影響了你,之所以沒有着急今天去處理,就是在等郁氏那些人等不及,明天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可以省很多精力。」

「至少給你爭回來一部分的主導權。」

郁嫵璃眸子睜大,滿眼的不可思議。

難相信,岑北壑早就將這些,都打算了進去。

她該佩服他的。

也該感激他,在她最難得時候,願意找她合作,甚至拉她一把。

郁嫵璃咬了咬唇,即將說出口的感謝停留在嘴邊,就被男人打斷。

「夫妻之間,理應如此,那些虛的就不用說了,岑太太要是真想謝,倒不如來一點實際的。」

實際……點的。

郁嫵璃獃滯住,對岑北壑的這個要求,覺得無可厚非,應該不是難事。

「你可以說說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她道。

「不如岑太太先欠着吧,暫時還沒想到。」

郁嫵璃鬆了口氣,剛剛有那麼一瞬間提起來的心,頓時鬆懈了許多。

她還真擔心,要是岑北壑說,要履行夫妻義務該怎麼辦……

還好還好,她還有緩衝的時間。

岑北壑唇線勾勒出少許的弧度還未放下,被他掩飾在身後。

遙控打開,裏面一大片空間,燈光滿室,橘黃色的燈光投射在櫃身上,也落在他稜角分明的臉上。

只見他提起她的箱子,說:「這裡都是你的地盤,歡迎公主入住——」

**

郁嫵璃聽着浴室嘩啦啦的水流聲。

不由得浮想聯翩。

她雙手托起臉,輕輕拍了拍。

臉頰還是滾燙的很。

這男人絕對不能太過接近,短短一句話,就能讓她心猿意馬。

那種……被捧在手心裏的感覺,突然就感受到了。

面對滿壁的空柜子,郁嫵璃才感嘆起來。

如果不是,這裡除了還有個位置是屬於岑北壑之外,她真的會懷疑,岑北壑在她進來之前,這裡沒有任何人居住過!

郁嫵璃快速地將自己「搶過來」的行李收拾一番。

門外傳來敲門聲,她走過去開門,李姨端了份燕窩送進來,身後還跟着一群烏泱泱的人影。

「太太,這些都是給您準備的睡衣。」

送完人就走了,留下一室的衣服。

岑北壑恰好此時走過來,他身上套着一件黑色的浴袍,水珠流淌。

隨着他擦拭頭髮的動作,抬手間,領口大片的肌膚隱隱若現。

郁嫵璃輕抬頭,在她這個距離,能清晰地看到他精壯結實胸膛,以及他那……遒勁的腰部力量。

這又是一幅令人浮想聯翩的畫面。

郁嫵璃耳根一麻,吞咽了下口水。

她別開臉,又被男人散發的氣場所吸引。

「你幹嘛讓人給我送這麼多衣服。」

才剛收拾好呢,突然多了這些,顯得她衣服跟白帶過來似的。

「給自己妻子準備不是應該的嗎?」

岑北壑的語氣回得理所當然。

她想回去拿自己的,是她的意願,不代表他什麼都不能做。

郁嫵璃啞口無言,這麼說來確實是。

都已經送到她面前來了,再怎麼拒絕都顯得多餘。

「那輪到……我去洗了。」

她隨便在展示架前,抽了一件就躲進了浴室。

關上門前,還能準確聽到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