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大慶王朝,剛穿就鎮守邊疆暢讀版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狼煙起,戰事生。

廣寧城內升起的粗壯煙柱,看的慶皇與許達無比揪心。

遼王的地盤離着胡人太近了!

胡人輕而易舉的就能打到廣寧城。

當年慶皇之所以將皇子分封在這些關鍵要塞處,就是為了安穩軍心,告訴他們城若破了,朕的兒子跟着你們一塊死!

塞王,就是他給將士們留下的人質。

只要有這人質在,戍邊的將士們就不怕當皇帝的拋棄他們!不會去想着投敵或者造反。

「停車!」

許達拉開車門狂吼,隊伍的速度逐漸降下來,緩緩停止。

「陛……畢大人,廣寧城有戰事,山海關絕對不能坐視不管,應當速速派人回關內調兵!」

慶皇眺望着城內的煙柱,眉頭緊皺。

「這狼煙的形狀咱未曾見過,不知傳遞什麼訊息。」

「該是戰事來的太急,將士們放的匆忙!廣寧城肯定出了大事兒!」

許達以自己多年的作戰經驗分析道。

誰好好的沒事兒會搞出這麼大的煙柱!

慶皇的目光越來越冷。

「決不能放棄廣寧城,一定要保住。」

周圍的遼騎兵聽到兩人的話後,面色全都變得古怪起來,最終不知是誰沒忍住「噗」的一聲笑出聲。

「笑什麼!」

許達勃然大怒。

「大戰在即,生死攸關,你笑什麼!」

為首遼騎急忙出列解釋道:「大人您誤會了,那不是什麼狼煙,是王爺今年剛弄的集中供暖。」

許達的大腦瞬間宕機。

「雞中供暖?那是什麼?」

就連慶皇也充滿疑惑,回憶半天發現這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彙。

怪!

太怪了!

出了關之後一切都奇奇怪怪的。

「就是冬天太冷,大家集中在一起取暖。」遼騎兵解釋道。

許達恍然大悟。

「抱團取暖唄,那也沒必要搞出這麼大的煙柱,怪嚇人的。」

慶皇見這些遼地騎兵臉上的表情不似有假,最終道。

「過去看看就一切清楚了。」

「這位畢大人說的是,天快黑了,還是快點回廣寧城最好。」

「繼續趕路。」

慶皇回到暖和的車廂內。

許達依舊有些緊張,不免謹慎小聲道。

「陛下,我已讓探子先行出發去探明情況,若真出事兒還是先回山海關最為安全。」

「咱打了一輩子仗,什麼場面沒見過?」

「我再讓人回去派兵出來接應?」

慶皇瞬間陷入沉思,聲音沙啞低沉。

「六年前廣寧城北胡人攻破,三萬遼地士兵盡皆戰死,二十萬百姓北擄走淪為奴隸。」

「咱不想再見到這樣的事兒了。」

言談間,疾馳的隊伍終於接近了廣寧城,車內兩人已經能夠看到那灰濛濛的高大城牆。

直到確定周圍雪地並沒有騎兵痕迹後,許達方才幹笑一聲。

「還真的沒有敵人,是我多疑了。」

慶皇也不免鬆了口氣。

「廣寧城沒事就好。」

滑車快速靠近城池,兩人很快就被城牆上坑洞火燒等戰鬥痕迹吸引了,這代表着這座城曾爆發過無比慘烈的攻城戰。

「比長城上留下的痕迹還多。」

許達聲音低沉,慶皇更是情緒低落,眼含淚花。

「是這座城牽制住了胡人的力量,讓長城外的胡人不敢扣關,關內才有空暇時間應對天災!」

城牆跟下,慶皇從車廂內走出,凝視了那些痕迹很久,最終鄭重的看向身邊的遼地騎兵。

「你們都是大慶的功臣。」

遼騎們紛紛向慶皇拱手。

暗想着這位南邊來的使者人還怪好的。

為首騎兵道:「也就以前幾年跟胡人打的凶,這兩年基本不咋打了。」

許達點頭:「應當是胡人見識到了這座城池堅固,不願意再繼續啃這硬骨頭了。」

那騎兵張了張嘴想要爭論,但最後想了想啥也沒說。

不是胡人不敢打!

是周圍胡人都被王爺給清了啊!

但這事兒,不能跟南邊來的使者說!

否則以王爺現有實力,肯定會遭到朝堂忌憚。

況且遼王還總教導他們,做事兒一定要低調、低調再低調!

平時有啥好處都得捂着,不能胡亂出去嚷嚷,財不外漏,這樣大家的生活才能變得更好。

「大人先請入城吧!」

在驗過憑證後,一行人穿過長長的城門洞,終於進入到了廣寧城內。

迎面而來的,便是一排排整齊的三層磚砌筒子樓!

慶皇等人全都看懵了。

「咱走南闖北,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建築,用來做啥的?」

許達倒是無比興奮,小跑到牆根處敲了敲。

「陛……畢大人,這牆結實的很,必然是一種塢堡,敵人入城後方便聚此而守!」

「那些小窗方便向外射箭!並且能覆蓋到街道上的任何死角!」

「這樣敵人就讓攻進城中,也要一點點攻佔這些樓堡才行,這才是真正的堅城!遼王大才啊!」

慶皇恍然大悟。

「等關內沒災了,或許可效仿製造這種奇怪的防禦建築。」

遼騎兵們聽到許達的話,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原來這筒子樓還有這作用?

當初王爺說費勁蓋這些樓只是為了百姓不被凍死……

誰能想到原來王爺深謀遠慮,這些樓還能達到防禦工事的作用!

王爺太厲害了!

可惜這些年這些樓也一直沒排上用場。

畢竟遼王說過,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

「我們能進去看看嗎?」

許達好奇心旺盛,想要全面了解這種新型防禦工事。

「天要黑了,諸位大人還是先隨我前往賓館歇息,我也好去跟王爺交差。」

慶皇點了點頭。

「也好,車裡熱得慌,就騎馬跟着後面吹吹風,順便見見這座城。」

他抬頭望着那四道巨大煙柱方向,能瞧見那裡分別聳立着又粗又大的煙筒,那冒出的煙讓他們遠遠的誤以為是烽火狼煙。

「諸位大人請。」

遼騎兵一馬當先,沿着這條早已被清掃過積雪的主路前行。

這可以說是廣寧城最為整潔的道路。

慶皇看着安靜的街道,只有偶爾能見到道兩旁出現兩三百姓,心不由逐漸變得越來越冷!

「路兩側竟然連叫賣的小商販都沒有。」

許達更是長嘆:「這裡也沒見到路邊有凍死的人,應該是遼王提前給屍體清出去了。」

按照他在關內時的經驗,這樣的城一定是死的沒剩下多少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