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在大慶王朝,剛穿就鎮守邊疆暢讀版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慶皇在動容着,嘴唇都在顫抖。

他無法想像朱烈究竟經歷過多麼慘烈的戰鬥,會被傷成這個樣子。

只是朱烈沒有回答,醜陋的臉上露出憨笑。

秦風將身體靠在椅子上。

「兩位老哥就不好奇,我堂堂藩王,治下十萬百姓,更是當今聖上的親兒子,身邊為什麼跟着這麼個楞了吧唧的憨貨。」

「誰會幹出在藩王大殿上宰羊的蠢事兒?」

「朱烈就是這樣,腦子裡缺根弦,時不時就會犯蠢。」

朱烈立馬不樂意了。

「王爺我一點都不蠢,我知道全天下間只有王爺對我最好。」

「閉嘴。」

秦風死死盯着朱烈身上的傷。

「這些燒壞的肌膚,是當年他頂着大火抱着本王衝出遼王府留下的。」

「這道刀傷,是五年前他替本王擋的。」

「那時候本王被困在一間屋子裡,胡人的箭跟不要錢似的往屋子裡鑽,這憨貨就死死的擋在本王面前。」

「等逃出去的時候,從他背後足足取出五斤箭頭。」

「還有這道貫穿,是胡人刺殺本王,他擋在了本王的面前。」

秦風狠狠的灌了一口酒,雙目變得通紅。

「這道、這道還有這道,全都是替本王挨的!」

「本王這些年遭遇大仗小仗無數,身上卻沒有留下任何一道傷。」

「本王的傷……」

「都在他身上啊。」

慶皇與許達全都沉默了。

秦風指着朱烈慘笑道:「他不蠢嗎?」

朱烈嘿嘿一笑:「不蠢。」

「王爺對我最好。」

慶皇的嘴唇在顫抖,最終端起面前的酒碗,狠狠地灌了下去。

許達仰着頭,不想讓眼淚掉下來。

可能真的老了,眼皮子都淺了。

許達暗暗想着。

秦風將一壺酒扔給了朱烈。

「穿上衣服先出去吧。」

「謝王爺。」

「兩位老哥想知道他的傷這麼多,為啥還能活下來嗎?」

秦風取過一罈子燒刀子,砸在了桌子上。

「就靠這個。」

「受了刀傷箭傷後,用這烈酒進行消毒,再進行醫治包紮,可以避免傷口感染死亡。」

許達抱着酒罈,將信將疑。

「再進來幾個人。」

秦風喊完,便相繼有五名衛兵列隊進來,站的筆直。

「脫上衣。」

「是。」

五人不再多說什麼,很快便露出身上的一道道傷疤。

許達鄭重的將酒放在桌子上。

「邊軍士兵若是有他們這麼多的傷,肯定活不下來。」

「咱知道。」

慶皇深吸一口氣,最終向秦風道:「是咱錯怪你了。」

「都是咱大慶的好男兒。」

秦風揮了揮手,五名衛兵離去。

經此一遭,秦風也不想再喝酒了。

「廣寧城的糧食不夠,釀造出的燒刀子也十分有限,城中的將士們也只能節省着用着。」

「但只要關內大災挺過去,能產出更多的糧食,這燒刀子便能大量生產了。」

「所以這通商的事兒,無論如何都要落實。」

秦風再度強調。

許達乾笑了一聲:「此事遼王不需擔心,到時候這燒刀子生產多了,還望遼王給長城守軍也分點。」

慶皇也認同點頭。

「此物於國有功,就該大量生產,但這些都是後話。」

接下來的氣氛,逐漸變得輕鬆了許多。

慶皇毫不吝嗇對秦風的讚賞。

許達這個老油條更是時常講些軍中笑話,三人的氣氛變得更加融洽。

直到米飯上桌,許達頓時瞪大了眼睛,鼻子狂嗅。

「這米好香。」

「東胡大米,是東胡人培育出的品種,產量不高,但就是特別的好吃。」

秦風向兩人介紹到。

慶皇不免想起在商場內的廣告。

東胡大米,皇帝吃了都說好!

他往嘴裏扒了口,瞬間覺得香滑甜彈,濃烈的米香在口腔內爆開,讓人回味無窮。

「這米是好。」

許達更是對着碗中大米狂炫。

「吃這東胡米都不用就菜,現在覺得以前吃的米簡直跟糠一樣。」

「再來一碗。」

慶皇吃了幾口,突然問道:

「東胡人不是漁獵民族嗎,能種出大米?還這麼好吃?」

「跟漢人學的。」

「嗯?」

「前朝末年天下大亂,許多關內漢人逃到了東胡人的地盤上,慢慢的跟東胡人徹底融合到一起,漁獵的東胡人也就學會種地。」

秦風對東胡的情況簡直不要太了解。

畢竟附近大部分東胡人,都在幫他挖礦。

「咱還是第一次知道這事兒。」

「老哥要喜歡吃,回去時我給你多帶點。」

「行。」

慶皇沒有拒絕。

就當做是老六對他的孝心吧。

老六這些年在廣寧城受了不少罪。

是自己這個當父親的沒做好。

還好有那位忠烈的勇士在,等他回京後打算好好冊封朱烈,不能讓這種猛士寒了心。

三言兩語間,一些珍惜的野味便被做好端了上來。

蘭花熊掌、蒸鹿尾、飛龍燉蘑菇……

全都是廣寧城特有的名菜!

每一道放到秦風上輩子的世界,那都得十年起步。

許達拿起筷子要夾熊掌,卻猛地打了個長嗝。

「剛剛不該光吃那麼多飯的。」

他對此無比懊惱。

慶皇倒沒有那麼多顧忌,每個菜相繼吃了幾口,便放下碗筷不再多吃了。

這些飯菜是很好。

可總會讓他想到那些凍死餓死的百姓,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胃口了。

好在看着老六吃飯的感覺,倒還不錯。

特別那毫無王爺形象的扒飯,更是讓他想起了過去。

這小子……

連扒飯的姿勢都跟當年的咱那麼像。

餓死鬼投胎似的。

直到秦風踏踏實實的吃完了,慶皇才提起準備要做的正事兒。

「咱想去那個大煙筒下面見見。」

「沒問題。」

秦風順了口茶便下桌。

「那是供暖廠,燒煤加熱開水,開水沿着管道流到百姓家的暖氣片中。」

「老哥應該對暖氣片深有體會了吧。」

慶皇鄭重點頭。

暖氣這種東西,實在是過於舒適了。

但這種東西顯然不適用於關內。

「關內嚴重缺鐵,還有什麼辦法既能燒煤,又能避免中毒?」

「呃……」

秦風突然一笑。

「其實本王也沒想到能搞出暖氣片的。」

「當初本王搞了一大堆能燒煤、卻不會中毒的鐵爐子,想在廣寧城普及鐵爐子取暖。」

「但架不住麾下的工匠爭氣啊!」

「生生就將暖氣片給搞出來了,還能鋪遍全城,本王知道的時候都驚了。」

「現在那些鐵爐子佔了好幾個倉庫,都快生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