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將軍令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皇宮,御書房。

傅太清捧着一份考捲來到御前,躬身行禮道:「啟稟陛下,此次詩會試論,那道百年絕對終於有人對出了完美下聯!」

「太好了!」乾帝趙雍驚喜交加:「快呈上來給朕看看!」

傅太清隨之將考卷呈了上去。

「燈銘水墨樓,煙鎖池塘柳……百年絕對終於在我朝有了完美下聯,朕心甚慰!」

看着考卷上的完美下聯,趙雍眸中儘是一片驚喜之色。

可是當他把目光轉向姓名欄,頓時瞳孔一縮。

「這道完美下聯,竟是李逍對出來的?」

「回陛下,正是學子李逍所對,此子的文采堪稱當世第一人!」

傅太清低眉順眼道:「但不知為何,他最後交了白卷,故而老臣不敢評價這份考卷,特來請示陛下!」

「依朕看,李逍這廝就是恃才傲物,故意交白卷!」

「傅院長,你速去蘇家傳朕口諭,讓李逍進宮解釋清楚交白卷的緣由……」

趙雍表面上展露憤慨,可心裏卻樂開了花。

沒想到李逍那小子竟然是個人才。

煙鎖池塘柳,這道下聯簡直對的太完美了。

「老臣遵旨!」

領完旨意,傅太清應聲而去。

……

蘇府,正堂內。

「小姐,現在京師都傳瘋了,今日貢院論試之際,有一學子竟然在試席上睡覺,直到論試結束時才醒來。」

「那個學子定是胸無點墨,學識不深,才會這麼自暴自棄的。」

「可……可是坊間傳聞,那個學子乃是姑爺李逍啊!」

「什麼?」

蘇念雪豁然起身,俏臉上登時騰起一抹慍怒:「在試席上睡覺的竟然是李逍那個廢物?」

侍女點頭道:「是啊,奴婢聽說此事是中書令之子裴潛傳出來的,當時裴公子也在貢院中考試,正好見到了姑爺睡覺的一幕。」

「李逍那個廢物自暴自棄到這種地步,真是不可救藥了。」

蘇念雪露出一抹苦笑,心灰意冷道:「既如此,那我今日便休夫吧!」

「鶯兒,你去把文房四寶拿過來!」

「是!」

鶯兒邁開步子走進偏房,很快就把筆墨紙張拿了出來。

帶着滿腔的怒意。

蘇念雪奮筆寫休書,連數李逍十條罪狀,堪稱人渣廢物,不配為夫。

寫完休書之後,她仔細又審視了一番,然後吩咐道:「鶯兒,你去把李逍叫過來!」

「奴婢遵命!」

鶯兒欣然領命,隨即快步走出正堂。

不多時,李逍來到了蘇念雪面前。

「李逍,你在詩會論試之時,全程都在睡覺,你的考卷恐怕要被翰林院評定為末等了。」

蘇念雪神情漠然的看着李逍,語氣極為冰冷。

李逍雙手一攤:「嗯,所以呢?」

蘇念雪俏臉含霜道:「所以今日我要休了你,要是你沒有其它意見,就把這份休書籤了吧!」

「好!」

李逍沒有任何猶豫,提起擺放在桌案上的毛筆,便休書上籤下自己的名字,又在空白處寫下八個字: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寫完之後,他轉身走出了正堂。

這番洒脫不羈,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操作,直接把蘇念雪愣住了。

她本以為李逍貪圖享樂,會藉機要求自己給予些錢財,才願意簽下休書。

可萬萬沒想到,李逍竟然沒有提起任何要求,就極為痛快的簽了休書。

這着實出乎她的意料。

不過婚姻的枷鎖既已掙脫,也讓她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輕鬆。

畢竟這一年來李逍的所作所為,與她心目中理想的夫君完全相悖。

現在好了,她終於恢復了自由之身……倘若銀面將軍還活着,那該有好啊!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蘇念雪拿起休書,看着李逍留下的八個字,喃喃自語道:「世間再無銀面將軍,我又如何能歡喜得起來?」

這時,鶯兒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神情間滿是慌張之色。

「小姐,姑爺在離開蘇府之際,被翰林院院長攔下了,您快去看看吧!」

「翰林院院長為何要攔下李逍?」

蘇念雪收起休書,不由面露疑惑。

鶯兒回道:「奴婢不知,眼下傅院長正在跟姑爺交涉,似乎還有聖旨!」

「聖旨?」

蘇念雪心頭一震,當即起身走出正堂。

當她來到蘇府門口,果然見到幾名身穿官袍的老者簇擁着李逍;他們神情恭謹,姿態謙卑,小心翼翼的模樣彷彿生怕得罪了李逍。

更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其後的隨從還在敲鑼打鼓,聲勢浩大,彷彿在慶祝一件天大的喜事。

此刻,鑼鼓喧天聲吸引了無數百姓前來圍觀,幾把將蘇府大門圍得水泄不通。

而身為翰林院院長的傅太清則是和顏悅色,看向李逍的眼神,就像在欣賞一塊璞玉。

在萬眾矚目之下,他緩緩開口道:「陛下口諭,請李逍即刻入宮面聖!」

蘇念雪大為震驚,俏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急忙上前詢問道:「傅院長,陛下為何會請李逍進宮面聖?」

「蘇侄女,老夫暫時沒空解釋其中的緣故!」

「眼下老夫既要安排李公子入宮面聖,然後還要安排他進翰林院,時間太過緊促了。」

傅太清回應蘇念雪過後,隨即看向李逍:「李公子,咱們速速進宮吧,陛下還在等着你呢!」

「嗯!」

李逍同樣是一頭霧水,直到現在都沒搞清狀況。

不過聖旨已下,聖命不可違,他只能隨傅太清進宮面聖。

「回宮!」

傅太清大手一揮,隨行眾人簇擁着李逍,浩浩蕩蕩的往皇宮而去。

望着漸漸遠去的隊伍,蘇念雪在風中徹底凌亂了。

李逍那個廢物到底做了什麼?

居然可以勞煩翰林院院長親自來迎接。

難道是他在詩會試論中拔得了頭魁,引起了陛下的愛才之心?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在貢院里,李逍全程都在睡覺,怎麼可能奪得了論試魁首?!

可是他為何能獲得如此待遇?

蘇念雪越想越疑惑,隨即吩咐道:「鶯兒,你速去打聽李逍進宮面聖的原因,我要在天黑之前知曉具體事宜。」

「奴婢這就去查!」

鶯兒領命,應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