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 第1章_克冉小說
◈ 第10章

第1章

眾人心裏一緊,楚辭說的沒錯,他們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卻意志消沉,畏首畏尾起來。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下之大,哪還有他們的容身之所?

如果殿下所言非虛,我楊雲志,願為殿下效犬馬之勞。」

人群中,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步伐沉穩的走出人群,來到楚辭面前,躬身行了一禮。

他現在已經別無所求,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恩惠,至於跟着楚辭做什麼,那重要嗎?

「本皇子從不虧待自己人。」

楚辭點了點頭,任何糖衣炮彈,都抵不住一句能活着!

「只要有酒,有肉,俺鐵塔也跟了你。」

胖子看見有人站出來,也擠開人群,瓮聲瓮氣的來到楚辭面前。

「跟了本皇子,酒肉管飽!」

看着胖子那魁梧的身材,還有那提着的兩個大鐵球,楚辭心裏不由得一喜,主要是這傢伙回頭率高啊,要是出門帶着這傢伙,那肯定長臉。

「我,左清風也願意為殿下效力。」

「古月願為殿下馬首是瞻。」

裝逼男和白衣男子也陸續表明態度。

楚辭欣喜若狂,這兩個人可是他看重的,就憑感覺,他都能知道兩人的強大。

剩下的十幾號人也各自看了看,一起朝楚辭行禮,「我等願為殿下效死命!」

「嗯,很好,從今以後,本皇子絕不負爾等!」

楚辭大喜,他也感覺出來,這群人並非常人,不能以常人待之,能實實在在的收服他們,這是天大的幸事。

「來吧!啥也別說,吃肉喝酒,干就完事兒!」

眾人一愣,良久才反應過來,然後紛紛抬起酒碗,大快朵頤起來。

徐福在一旁看到這個結果,眼神里充滿了不可思議,他可是見多識廣的人,能這麼輕鬆就降服這群妖魔鬼怪,殿下的本事似乎不是表面上這麼簡單。

徐福也坐了下來,很快和眾人打成一片,他跟了楚辭幾日,楚辭的不拘一格,讓他很是意外。

如果說什麼才能快速的拉近雙方的關係,那一定是酒桌上拼酒。

楚辭和眾人一起狂吃海飲,毫無違和感,讓眾人都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你們知道嗎?本宮是帝國皇子,高高在上的五皇子殿下……」

正在狂吃海飲的眾人一聽楚辭的話語,紛紛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空氣中充滿了別樣氛圍,時而殺氣凌人,時而冰冷至極,時而失望透頂,時而……

「但是那又怎樣?榮華富貴,功名權利就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老實告訴你們,本宮只想好好的生活,做一個普通人,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部分人聽不懂楚辭的說辭,但是也能感受到楚辭那種無奈的意境。

「去他媽的皇子,去他媽的權利,老子不稀罕,老子要……」

福伯趕緊上前,打斷了楚辭的話。

「殿下,您喝醉了,我扶您去房間休息。」

「本宮沒醉,本宮要與你們一醉方休……」

楚辭確實喝醉了,莫名其妙穿越到這個世界,沒有系統,沒有金手指,一切都要靠自己,雖然貴為皇子,但是等待他的卻不是什麼康平大道,而是毫無方向的荊棘之路。

他從穿越到現在,每日都如履薄冰,每一步都在冒險,也許,自己的生死就在別人的一念之間。

遠赴北冥,他不知道自己會遭遇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如何。

所以,楚辭才決定,在前往北冥的途中,利用帝都那位可能靈光一閃的縱容,瘋狂的搜刮財富,壯大自己的實力。

哪怕永世不得入關,只要有自保的資本,他也不在乎。

第二日,楚辭醒來已是日上三竿,現在是春末,房間里不冷不熱,溫度適宜。

「殿下,您醒了!」

徐福看見楚辭醒來,在桌上倒了一杯溫水,抬到了楚辭床邊。

「謝謝!」

楚辭接過水杯,喝了一小口,對着徐福道:「福伯,昨晚……」

「殿下,您太折煞小人了!」徐福聽見楚辭道謝,急忙躬身。

「至於昨晚,大家都非常盡興,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您就放心吧!」

「嗯!」

徐福做事,楚辭是非常放心的,由於身份轉變太快,一些禮節上的小事老是忽視,搞得福伯每次都特別緊張。

「有你打理,我很放心。」

楚辭起身下床,走到窗邊,打量着遠方的風景。

「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又是一年春耕的時候,真希望到了秋日,人們能收穫豐富的希望。」

聽見楚辭的自語,徐福心裏有些觸動,「如此心繫於民的皇子,帝國卻沒有他的容身之地,哎!真是……」

一晃過去了十來日,這段時間,楚辭對左清風等十八人也有了充分的了解。

左清風,百里洲江北人,從小跟隨師傅進山學藝,一把快劍獨步天下,十步以內殺人於無形。

後因行俠仗義而得罪權貴,全家被殺,從而怒殺權貴一家上百人,後逃至江陰,被追捕而來的同門師兄以師傅性命相要挾,自願被捕。

古月,超級殺手,據說他所殺之人,都是一方強者,身份來歷不明。

鐵塔,徐州繞城人,賤民出身,從小天生神力,有一個體弱多病的妹妹,兩人從小相依為命。

有一次鐵塔進山狩獵,獨自留下妹妹在家中,被路過的城主二公子凌z辱至死。

知道妹妹的悲慘遭遇後,悲憤欲絕的鐵塔跑到城主府大開殺戒,一直殺到力竭,才被趕的城衛軍所擒。

楊雲志,大川漠北人,從小隨父投身軍旅,殺敵無數,功勛卓越,後被封為奮威將軍,官居四品。

在回家探親的時候,正好遇見小吏調戲妻子,怒而殺之,然卻不知小吏家族背景雄厚,不但自己被判秋後問斬,還連累家人流放關外。

所以他也是最不抗拒楚辭的人,如果能不死,他願意苟活,只因自己的妻兒老小還在關外受苦。

其他人也和楚辭猜想的差不多,都是被這個腐朽不堪的帝國殘害而憤起反抗,最後不但連累家人,自己也落得個秋後問斬。

楚辭也很感嘆!一個偌大的帝國,權力都掌握在那些世家大族手裡,何來公平可言!

但是他也無能為力,不要說自己只是一個被邊緣化的皇子,就算自己是楚帝,想要改變帝國的現狀,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殿下,府主求見。」

楚辭正在研究北上第二站的時候,福伯從門外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