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羽沈冰嵐穿越小說書名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是夜。

金陵城。

皇宮。

秦文耀帶着秦羽,向魏皇寢宮而去。

魏皇早就等着秦文耀主動認錯,所以皇宮進的很順利。

秦羽雖是二世祖,但身為秦王府二公子,也入宮參加過幾次晚宴。

此時雖是晚上,但皇宮內依舊燈火通明。

皇宮極大,金碧輝煌,到處都是紅牆金頂的樓閣宮殿,黃色琉璃瓦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十分氣派。

不多時。

秦文耀就帶着秦羽來到了魏皇的寢宮之外。

……

寢宮。

前廳。

魏皇蕭正寒,陳皇后,太子蕭南與長公主蕭柔四人,正在廳中用膳。

今日難得家宴。

魏皇心情不錯,多貪幾杯,臉頰泛紅。

一家人正其樂融融享受着家宴。

有太監入廳稟報,「啟稟陛下,秦尚書求見。」

「秦文耀?」

魏皇皺了皺眉,方才還揚着的笑臉,瞬間沉了下來,「不見!大晚上的過來催命!?嫌朕活的長!?」

陳皇后急忙勸解道:「陛下,秦王府三代忠良,秦尚書對您更是忠心耿耿,常言道「忠言逆耳利於行」,想來秦尚書是有急事,您就見見吧。」

陳皇后也是江南世家人,跟秦張氏同鄉,兩人還是幼時玩伴,關係極好。

聽着陳皇后的話。

魏皇面色低沉,擺了擺手,垂眸道:「讓他進來吧。」

陳皇后十分賢惠,母儀天下,平日里打理後宮之事,從不讓魏皇操心。

所以她的話在魏皇這,非常受用。

太子蕭南自顧自吃着飯,彷彿沒有聽到魏皇和陳皇后的談話。

他身高八尺,膀大腰圓,酷愛習武,思想單純,討厭讀書,不善思考,還時而反應遲鈍,喜歡武力解決問題,極怕魏皇,在古今太子中算個異類。

一旁明眸皓齒,氣若幽蘭,貌若天仙的長公主蕭柔眼中,卻泛着亮光。

他們兩人都是嫡出,陳皇后的親兒子與親閨女。

片刻。

秦文耀被太監帶進了屋,上前揖禮道:「微臣參見陛下。」

魏皇看着他就頭疼,嘆息道:「這麼晚入宮,找朕何事?」

秦文耀雙手將墨梅圖奉上,「陛下,墨梅圖上的詩,題完了。」

「你在畫上題詩了!?」

魏皇目光錯愕,面噙焦急,沉聲道:「你怎麼……唉……你若是毀了朕的畫,朕跟你沒完!」

秦文耀一愣,心道:不是你讓我題的嗎?聽這意思真是有意刁難我啊!

魏皇起身,一把將墨梅圖抓過來攤開,向空白處題的詩看去。

只看了一眼,魏皇的手,竟是不自覺的抖了起來,不禁念出了聲,「我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呼…….」魏皇深吸一口,激動的心,久久不能平復。

如此佳作,令他始料未及。

陳皇后和長公主蕭柔聽着,也是一驚。

秦文耀是出了名的不會吟詩作對,偶爾作出來的平平無奇已是極好,所以他早已封筆不賦。

但今日一首,實在太過驚艷。

關鍵是,這首詩跟秦文耀的性格非常貼切,完全就是為他自己寫的一首詩!

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這分明就是秦文耀的自述。

陳皇后和長公主蕭柔,也相信他是這樣的人,清高正直,從不貪功,有境界,有氣魄。

對於秦文耀,這一家人沒有不豎大拇指的。

魏皇心中五味陳雜,秦家三代忠良,秦文耀更是他的左膀右臂,一路扶持他過來的。

但秦文耀這性格,太過執拗,太過頑固,一根筋,認死理。

他若是較起真來,真是不給魏皇一點面子。

所以魏皇對他是又愛又恨!

與此同時。

太子蕭南放下飯碗,才反應過來,看向秦文耀稱讚道:「秦尚書,這……這是一首好詩啊!」

秦文耀心中苦笑,忙道:「謝殿下誇獎。」

頓了頓。

魏皇反應過來,看向秦文耀,疑惑道:「這首詩,是你作的嗎?」

秦文耀揖禮道:「回陛下,這首詩乃犬子秦羽所賦。」

秦羽?

魏皇幾人又是一驚。

秦羽他們知道,在京城中這些官二代中算老實的,平日里也不欺行霸市,狐假虎威,就是教坊司去的勤了點。

但他也是個名副其實的二世祖,紈絝子弟!

魏皇沒想到,秦羽竟還有這樣的才氣。

陳皇后忙誇讚道:「真是虎父無犬子,沒想到秦羽都已經這麼有才氣了,這首詩作的極好!」

秦文耀急忙揖禮,「謝皇后娘娘稱讚。」

魏皇卻是冷哼一聲,垂眸道:「行啊你秦文耀!朕讓你題詩,你卻讓兒子代勞,朕也懶得跟你計較!」

「詩的事暫且不提,戶部的款你到底批,還是不批!?」

看着秦羽作的那首詩。

魏皇一股腦想起了秦文耀不少的好,氣已經消了大半!

雖然秦文耀有時候確實搞得他很狼狽。

但這樣不畏死,敢於諫言的忠臣不說少,恐怕滿朝廷就只有秦文耀一人了。

只有秦文耀敢在魏皇勃然大怒時,依舊堅定自己的立場,直諫不退,無懼生死!

大魏有這樣的忠良,乃是皇室之福,百姓之福,國家之福。

但募兵安邊之事,魏皇是鐵了心的。

這次無論如何,他也要讓秦文耀服從。

秦文耀若是再不服從,他就要降下聖旨了!

秦文耀沒有回答魏皇的話,而是將摺子拿了出來,遞上前去,「陛下,微臣這有一卷邊疆策論,若是陛下看後,還認為擴軍攻打草原之事重於救災,微臣無話可說!」

反正秦文耀也鐵了心。

他就是死,這款他也不批,大不了被貶!

「邊疆策論?」魏皇一愣,將摺子接過來,緩緩翻開。

只看了幾眼。

魏皇竟是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如獲至寶!

雖然是老生常談的邊疆互市之策。

但這次的邊疆策論,角度完全不樣,想法完全不同,可操作性非常強!

魏皇的反應。

將陳皇后,太子和長公主三人都嚇了一跳,心想今日陛下怎麼這麼沉不住氣?

片刻。

邊疆策論看完。

魏皇震驚的看着秦文耀,讚歎道:「文耀!你看待問題,還是這麼一針見血!」

「你比朝廷那些只知道溜須拍馬的文官,強太多太多了!你是真正了解天下人疾苦的良臣!」

秦文耀眉頭緊蹙,揖禮道:「陛下,微臣慚愧,這邊疆策論乃犬子秦羽所書。」

此話落地。

魏皇,陳皇后幾人,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竟又是秦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