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蘇彧燕回的小說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蘇彧來到李老太君堂屋中的時候,堂屋燈火如白晝,除了圓媽媽在一旁候着,就只有老太君穩坐在主位上。

似刻意等着李蘇彧前來一般。

李蘇彧的步伐肉眼可見的虛,只是他的雙眼依舊銳利,撩袍後在老太君的左手邊坐了下來,然後重重嘆息了一聲。

李老太君見大孫子這般,微微斂神。

「傷勢如何了?」李老太君沉着聲問道。

「簡單處理了一番。」李蘇彧靠坐在梨花木圈椅上,輕閉眼,聲音低低啞啞的:「不礙事。」

「那三個突厥人抓了一人,另外二人定會想盡辦法前來相救,此番我們就等着那兩人找上門。」李老太君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清晰可見的戾氣,渾身都縈繞着一股掌權者才有的凜然之氣。

「讓祖母擔憂了,是孫兒此番魯莽。」李蘇彧睜眸,劍眉微蹙,他總想着那三人好不容易出現,就該一網打盡,省的提心弔膽怕出什麼事情。

李老太君輕哼一聲:「聽聞你去了主屋包紮的傷勢?」

李蘇彧輕嗯一聲後便沒了下文。

「你說說你是幾個意思?讓那汴京來的女人知道今日為何沒有去迎親?就算拜堂成親也是趕着的?你這是在向那個女人解釋?」李老太君實在是不滿意李蘇彧的態度,她有多不相信多厭惡官家就有多噁心那個燕回。

她也絕不想看到自己最優秀的孫子會對官家的棋子有情有義。

李蘇彧眉峰微挑,看向老太君:「我院外的人是祖母安排的?」

「是老奴安排的。」圓媽媽開口:「公子,這內宅之事,不似公子想的那麼簡單,既然燕氏是你的妻,自然是要讓她明白她的身份,本就名不正言不順,若非官家亂點鴛鴦,公子與燕氏一輩子都不會打照面,今,已成為李家媳,就得讓她清楚的明白她在李家的身份,況且,北境與官家就差明面上撕破臉。」

「是啊,若非怕李家背負上謀反的罪名,此番姓趙的所做之事,老婆子我早就率軍南上殺到汴京問問姓趙的幾個意思。」李老太君的話語中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成分:「若現在的李家不全是老弱婦孺,謀反又如何?怕是姓趙的也知道北境的百姓信奉的是李家。」

李蘇彧似乎是見慣了這樣的老太君,神情漠然。

「所以祖母就想着你趕緊開枝散葉,李家肯定不能分什麼嫡庶,趕緊給你抬一個平妻。」老太君說著神情肅然了不少:「我話先放在這裡,燕氏絕對不能有李家的子嗣。」

李蘇彧的眸明顯的一深:「二叔的病,還有的醫,祖母可以把心思多放在二叔身上。」

啪!

老太君猛地把手邊的茶盞摔至李蘇彧的腳邊,茶水濺在李蘇彧的黑靴上瞬間暈染開去。

「以往想着你與王家的親事,就沒跟你安排什麼通房妾室,我也想着你能隨着娶了王家的女兒返回汴京,遠離這北境之地,可李家手中的雄兵到底是不能與汴京的貴胄聯姻,如今姓趙的聯手王家送來一個冒牌貨,我還在乎嫡重孫應該是從你嫡妻肚子中出來?既然姓趙的與王家不仁,我們李家不義又何妨?」

「你這混蛋小子,我告訴你,你冷着那姓燕的,或許我這老婆子還覺得她不過一枚棋子,好好善待她,若是你對那姓燕的上了心,就不要怪我不客氣!」李老太君眼中殺氣那麼濃烈:「你知道祖母向來說到做到。」

李蘇彧眉峰驟凜,垂下眸瞳,低聲道:「祖母,在得知王家女兒被換成燕回的時候,我就與你說過,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祖母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但祖母也莫要為難一個弱女子。」

李老太君剛要反駁,李蘇彧又道:「就連二叔都知道那燕回不過是個無父無母被人拿親弟前程要挾才不得不嫁到這北境的可憐人,就算我們李家不善待她也不必做一些陰損的事情來。」

李蘇彧的話堵回了李老太君想要說的話,她不甘的瞪着此刻在她眼中大逆不道的孫子。

「我能理解祖母的心情。」李蘇彧站起身來,看向李老太君:「祖母心裏的那口惡氣,不用對着燕回出,孫兒替祖母出。」

話落轉身離開堂屋。

圓媽媽連忙上前安撫着胸口起伏的厲害的老太君:「老夫人,公子歷來就不是讓你操心的人,你放心吧,這件事公子一定也不會讓你操心的。」

李老太君指着李蘇彧離開的方向,咬牙字眼明了的說道:「那混小子是要做什麼?替我出惡氣?是要……?」

謀反二字李老太君心驚肉跳。

——

走出老太君的院落後,趙遲就跟了上來。

「二哥,你沒事吧,剛剛真是嚇死我了,回來後見你去了你院子,我就沒好意思跟上去,嫂嫂把你傷口處理好了吧。」

李蘇彧凝神片刻掃了一眼趙遲,冷聲:「讓江霄去關外守着。」

趙遲微微咂舌,他想到這幾日江霄有意無意從他這裡打探嫂嫂的事情,又聯想到江霄的姐姐,差不多明白是什麼讓二哥動怒了。

他用着試探的語氣問道:「二哥,江霄怎麼,惹你了?」

李蘇彧並沒有回答,他心知肚明江霄剛剛出現的原因,他倒是沒有覺得江霄提醒他錯了,他不爽的是,江霄竟為了江蘊莽撞的出現在他房中,目的不言而喻。

「二哥不說也沒有關係,不過今日是你的大好日子,受傷了總歸不好,要不要我去跟嫂嫂說一聲,等你傷勢好了再賠她一個洞房?」趙遲本在軍中慣了,一些體面的話不會說,葷話倒是一大堆。

「不用,今日你也受驚了,休息吧。」

——

一個看似風平浪靜的夜晚就這般過去。

天邊剛剛泛起一絲亮度,歲秋就來到房中,見到一襲青衣的燕回坐在梳妝台前,驚了一下。

「姑娘,你怎這麼早就起身了?還是一夜都未睡?」歲秋走上前,輕聲問道。

燕回眸底深沉:「以後我們的路全是荊棘,一定要萬分小心才好。」

燕回想了一夜,到底還是小看了李家,她想要在這北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得到李蘇彧的支持才行,但若想要得到李蘇彧的支持,這怕不是簡單的事情。

「姑娘,要不就歇了那個心思,畢竟像李家這樣的氏族是看不上商人的。」歲秋打心裏還是想自家姑娘能與新姑爺有個好結局,起碼能在這北境有個自己的家。

「錢可是個好東西,以後阿時需要花錢打點的地方那般多,我怎能看着他永遠都被掌控在王家手中?」燕回又怎會不知王家的打算?燕時在汴京城中的少年公子哥中算得上天賦異稟,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但想要一個人聽話,那就必須有威脅之處。

王家對付他們兩姐弟的辦法就是,他們姐弟都是對方心中的軟肋。

「王家以後怎敢掌控小公子?」歲秋皺着眉:「舅老爺不看別的,也要看看小公子的姐夫可是北境之主,手握重兵,就連官家都要忌憚兩分。」

燕回微微凝神,隨即嘲諷:「那是李家的,況且,王家難道不知李家手握雄兵?但雄兵和權勢相比,到底北境不敢造次,更何況,王家篤定我前來李家後不會得到李家的青睞,可能在王家人眼中,我能好好的活在北境也都是王家的庇護。」

「那姑娘就去得到姑爺的心,只要姑爺喜歡姑娘,看重姑娘,以後誰還敢欺負姑娘?」歲秋不服氣的說道:「只要姑娘與姑爺與老爺和夫人那般,只要姑娘你有姑爺護着,誰敢不把姑娘放在眼中?」

窗外的風聲漸大,猶如燕回心中那波濤洶湧的情緒。

她怎會不知得到那個男人的心才是最捷進的路,只要得到李蘇彧的心,很多事情對她來說就簡單很多。

只是,她最知道不能求的就是,人心。

所以她從來就沒有想過得到李蘇彧的心,更何況,李蘇彧並非她想像的人。

「姑娘,你現在已與姑爺拜過天地是正兒八經的夫妻,你不對姑爺上心對誰上心?這一輩子就是姑爺陪伴在你的身邊,姑娘你的能力那是錦上添花,但若有姑爺疼愛,那就是圓滿。」歲秋喋喋不休的說著,她現在擔心的就是姑娘與新姑爺沒有任何的情義。

「儘管這李家府邸中都在說姑娘你名不正言不順,但姑娘你就是官家正兒八經指的婚事,與姑爺可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姑娘依靠姑爺是應該的。」

燕回輕笑了一聲:「歲歲啊,就算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也是不能依靠的,人心啊,太複雜了,我不想去揣測,也不想去琢磨,我也不會去圍着一個男人轉,與其想辦法得到一個男人的心,倒不如,手中握實李蘇彧想要利用的東西,我只喜歡跟人談合作,而不是談、心。」

「姑娘,奴婢看啊,你就是因為老爺夫人的事,你把自己圈在一個殼子裏面,誰都不能靠近你。」歲秋說著重重嘆了一口氣,替燕回梳妝起來。

今日開始,她就開始以婦人的髮式示人。

卯時三刻。

老太君的人前來院子。

圓媽媽正好遇到從書房出來的李蘇彧,眸瞳微動,視線不由的往主屋看了一眼。

此時,主屋的房門被推開。

這院落本就沒什麼像樣的綠植,只有一棵落了葉禿枯的參天梧桐,陰沉的天氣平白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然,那一襲淡紫錦衣的女子亮眼的很,一出現就引的周遭做着事的下人紛紛往這邊掃來。

圓媽媽的瞳眸中也閃過震撼,她是知曉燕回的美貌,但今日又與在酒樓中的不同,到底哪裡不同?

原來那日在酒樓之中的燕回簡單隨和,那樣的美讓人覺得燕回真的只是個花瓶美人。

然,今日的燕回,那種驚艷的美中帶着几絲凌冽。

圓媽媽視線再落在李蘇彧的身上,又是蹙眉,很少見到公子穿着一襲白衣啊,許是受傷的緣故,今日的公子眉目軒然,臨風而立,往日那肅冷的氣息蕩然無存,渾身只餘一襲和煦之氣。

公子溫文爾雅?

燕回與李蘇彧默契的都走向圓媽媽。

「公子,少夫人。」圓媽媽微微福身:「老太君早早就起了身,就等着少夫人這個孫媳婦呢。」

燕回側眸看了一眼歲秋。

歲秋會意,立即從身上扒拉一個錦袋塞到圓媽媽的手中。

燕回沒有等圓媽媽拒絕,便說道:「我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不懂規矩的地方,還望圓媽媽莫要客氣,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需圓媽媽多多提點。」

圓媽媽下意識的看向李蘇彧,只見李蘇彧斂着眉,渾身那肅然凜冽之氣又有了。

「給你就拿着吧,以後多多照顧她。」李蘇彧說完就提前一步走過垂花門。

圓媽媽收起了那個錦袋,用手指捏了捏,發現裏面是一粒一粒的東西,隨即凝了凝神。

燕回與圓媽媽微微頷首後也朝着垂花門走去。

圓媽媽看了一眼身邊的人,身邊人會意直接朝着主屋走去。

而走過垂花門的燕回卻見到李蘇彧好似在游廊中等着她。

待她走至李蘇彧身邊時,李蘇彧也開始挪動步伐。

「將軍傷勢可好些了?」猶如第一回相見那般,燕回落落大方,似老友一般關懷,只是言語中的疏離誰都能聽得出。

「不疼了。」李蘇彧平聲道。

燕回想着若以另一種方式識得李蘇彧,應該會成為她很欣賞的一個男人,只是她的立場變了,成為了他的妻子,很多事情就不能以商場上那般手段來與這個男人周旋。

她也在考慮歲秋的話,得到這個男人的心。

可,談何容易?

「等下見了老太君,妾身替將軍換藥吧。」

李蘇彧眉目不動,直視前方,餘光不知覺的瞥着女人纖細的身段,隨即凝神,這主動的示好,還真是讓他覺得不適。

「將軍不方便?」燕回直言。

「已無大礙,讓夫人掛心了。」李蘇彧可沒覺得這女人是真的想伺候他。

燕回不再說話,神情間也沒有別的情緒,期間李蘇彧掃了一眼燕回,二人似乎達成了一種默契,那就是只要不僭越對方的底線,都能好好相處。

但到底已成為夫妻,很多事情已經捆綁在一起。

直到走至老太君的院落。

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從另一邊趕來的江蘊與江霄。

「二哥,少夫人。」江霄笑着喊道,雖在笑但那眼中卻格外的冰冷。

「蘇彧,少夫人。」江蘊福身一禮後,抬眸看着李蘇彧身邊站着的女子,衣袖下的手下意識的緊握成拳,果真是好樣貌。

燕回察覺到了一絲僵硬的氣氛,她的目光掃了掃昨夜闖進房中的少年,又掃了掃少年身邊站着的女子,似乎,這三人間有……故事?

「喊嫂子。」李蘇彧淡淡的看着江霄,似乎是在對江霄的稱呼很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