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世民李承乾父子親情治癒向小說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大唐初期的社會和明清不一樣,在明清兩朝,王爺的地位非常的高,不管你是丞相還是內閣大學士,見到王爺的時候都得下跪。

但是在唐朝這個社會,郡王和國公都是正一品,這幾個功臣都有國公的爵位,見面只需要拱手就好,再說這些人都是李世民的老兄弟,別說是李象這樣的皇孫了,即便是李泰李治兄弟,見了他們一樣要行禮。

李世民的孩子和這些功臣之後,平時大家也都是一塊玩兒,根本不分禮數。

唯獨當了太子的李承乾有所不一樣,不過人前人後的也不敢受這些國公的大禮。

「相國大人。」

李象也是趕緊的回禮,要是讓別人看到李象站着不動,那可能就是不尊長輩,早晚會被李世民拉去罵一頓。

「殿下開府建衙,在我大唐皇孫當中還是第一例,他日王府建好那一天,還要請在下過去喝杯水酒。」

房玄齡平時的時候話不多,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他不可能在大殿上和李象多說其他的,說過這句話之後就走了。

他和杜如晦在貞觀年間,被稱之為房謀杜斷,算是李世民的左膀右臂,重臣當中的重臣,他都來給李象示好,這也是貞觀年間頭一份兒了。

其他各級官吏也都紛紛的過來,剛才也的確是被李象救了一命,如果要是沒有一個策略的話,還不知道此刻有多少人會被貶為庶人,他們的感謝也是發自內心的。

李承乾此刻就算是再害怕,也得把自己的身子給挺直了,不能夠當著大臣的面兒發抖。

終於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了,李承乾有些害怕的看着遠處一個人,那就是他的親舅舅長孫無忌。

都說娘親舅大,長孫皇后去世之後,長孫無忌也記得妹妹的囑託,一心一意的輔佐自己的外甥,比李世民對他還嚴格,誰知道李承乾親小人遠賢臣,舅甥兩個也形同陌路,不得已之下,長孫無忌開始在魏王李泰和晉王李治之間選擇新太子支持。

如果要是李象不出現的話,晉王李治就被選為大唐新的太子了,可現在李象的出現讓新的太子人選出現了變化。

「舅舅。」

「舅公。」

面對長孫皇后的親哥哥,父子兩個老老實實的站好,在這朝廷之上,除了李世民之外,或許長孫無忌就最有權利說他倆了。

「好好閉門思過,不要再生事端,今日的機會來之不易,你可知曉?」

長孫無忌的聲音不大,不過卻十分嚴厲,看着自己的大外甥,那也是恨鐵不成鋼。

「謹遵舅舅吩咐。」

李承乾即便胡鬧,今天也算是在生死關頭走了一圈,李世民並沒有追究他謀反的事情,那也是看在李象的面子上,如果要是繼續胡鬧的話,估計也就是死路一條,而且在今天過後,他的東宮肯定會被嚴厲控制起來。

他也體會到變化了,以前這個舅舅都不和他說一句話了,可以說是失望至極,人就是犯賤,以前舅舅嚴厲的教訓自己,李承乾感覺到的就是反感,但是今天竟然是有些感動,巴不得舅舅多教育一下自己。

「明日正午,到我府上來吃飯。」

這句話自然不是給李承乾說的,而是給李象說的,誰都知道李承乾已經被皇上下了禁足令了,以後能不能出東宮還兩說呢!

「父王,咱們回去吧。」

即便李承乾不成器,但也是這具身體的父親,而且剛才危機關頭,李承乾也想着給李象抵擋一二,只可惜他在這朝堂上已經沒有了話語權,只有一個太子的空名號。

李承乾身患殘疾,一隻腿瘸了,走路頗為不便,此刻只能是扶住李象幼小的身體,父子兩個一點一點的往外走去。

「你不可隨我回東宮。」

走出大殿的時候,李承乾看了看周圍沒人,忽然間說了這麼一句話。

「那我?」

不回東宮回哪,李象在這裡又沒有任何的住處。

「城內還有一座別苑,你去那邊。」

李承乾眼珠子一轉,立刻就給兒子找好了去處,東宮現如今是不祥之地,兒子剛剛在朝堂上有了起色,如果要是隨自己回東宮的話,恐怕會有不祥之兆,以後誰還會追隨他?最主要的還是怕自己的那些破事影響兒子,以前的時候沒關注過這個,現在兒子成才了,那些醜事自然也得遮掩一二。

「父王,若我此時不回東宮,那才是大禍臨頭。」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的確應該和東宮撇開,但李世民精明的很,他還在高處看着呢,今天重賞了李象,如果要是李象回頭就和自己的父親劃清界限,那也是無情無義之輩,這樣的人能堪大用嗎?李世民要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繼承人,這樣才能避免玄武門的悲劇。

如果要是新王府建好了李象過去沒有什麼說法,那也是正常的事兒,畢竟是皇上下令了,可現在新王府還沒開始籌建,李象也還沒有成年,只能是住在東宮當中。

這個年代講究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即便你的父母做的再過,你也不能夠嫌棄你的父母,如果要是因為害怕受到牽連就另居別處,那麼李象的前途也就到頭了。

「可你繼續居住在東宮,朝廷眾人都會躲着你,你如何與你二叔斗?還有你九叔那也不是個簡單的人,你三叔吳王李格雖有前朝血脈,但深受父皇喜愛,也有成為太子的可能,這些人一個個的人面獸心,這些年沒少給我下絆子,要不是他們,我能這樣嗎?」

李承乾委屈的說道,他也想着在兒子面前重新樹立自己的地位,把錯誤一股腦的推幾個兄弟身上,不過看到李象一副不信的樣子,李承乾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兒子,唉,自己這些年真是太荒唐了,但願以後可以改善父子關係。

李象此刻端詳着李承乾,都說這個太子無用,但其實能耐也不小,晉王李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說白了現在就是個小屁孩兒,但是李承乾早已看清楚了那個小屁孩的不簡單,李承乾也是有能耐之人,就是沒用到正地方,以後也得想着給老父親一點正事,把他和那些垃圾剝離開。

李象當然知道晉王李治那不是個省油的燈,如果要真的如外表一般忠厚,如何能夠當上皇上呢?

生在這皇家之中,又有誰是省油的燈呢?不過現在你是什麼燈都不重要,以後這天下是咱的,大唐也要變的更加強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敢不從!孤要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君王。

李象最終還是和太子一起回了東宮。

與此同時,兩名小太監悄悄的去了皇上的寢宮,彙報着剛才自己看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