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安安玩着陳父給他買的玩具木槍,一臉天真。
一旁織毛衣的彭馨然無奈搖頭,雖說當兵光榮,但她可真捨不得安安受那個罪。
李升榮倒很開心,把孩子抱在腿上:「對,等安安再長大點,就跟爸爸去打靶場打靶去。」
話音剛落,一個嬌小的身影風似的沖了進來,二話不說就踢翻了門旁的花盆。
兩人聞聲回過頭,是陳雪琳,但此刻的她只能用狼狽形容。
她像是一路摔過來的,身上白色棉襖滿是泥雪,頭髮凌亂,紅腫的左臉有個比上回還清晰的巴掌印,左眼下還有團烏青。
李升榮立刻讓王姨把安安帶上樓,怒視着瘋婆子般的陳雪琳:「你又鬧什麼?」
陳雪琳睜着滿是血絲的眼,死死瞪着彭馨然。
突然,她抓起地上花盆的瓷碎片,直接朝彭馨然衝去:「彭馨然,我殺了你!」
第38章彭馨然嚇了一跳,本能地後退了步。
但面前的李升榮輕而易舉地抓住陳雪琳的手腕,借力一擰,瓷碎片從她手中脫落。
他也徹底被激怒:「陳雪琳,你瘋了嗎!?」
從小到大,他都沒苛待過這個妹妹,知道她有小性子,但從沒見她有這麼瘋狂的一面。
陳雪琳啞聲吼道:「對,我是瘋了,被彭馨然逼瘋的!」
彭馨然只覺飛來橫禍,這些日子,除了前天在醫院和她偶遇,兩人根本沒有交集,自己又怎麼逼她?
李升榮擰眉:「到底怎麼回事?」
陳雪琳伸手死死捏住彭馨然的手臂,嘶啞斥問:「你為什麼要把我沒有生育能力的事告訴文瀚的姐姐?
她告訴了我婆婆,現在全唐家都知道我生不出孩子,他們都在罵我,連文瀚都不要我了!
彭馨然,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我?
為什麼!」
彭馨然吃痛掙扎:「你胡說什麼?
我連他姐姐是誰都不知道!」
李升榮直接推開陳雪琳,把她護在身後:「你冷靜點,事情還沒搞清楚,你就把錯怪到馨然身上?」
「沒搞清楚?
彭馨然,你敢對天發誓,昨天你沒跟文瀚和他姐姐打過照面嗎?」
面對陳雪琳的深惡痛絕,彭馨然頓覺頭疼:「我是遇到了唐文瀚,但沒見他姐姐,更沒提你沒有生育能力的事。」
「你還狡辯!」
陳雪琳根本不信,雙眼的恨意恨不能把她大卸八塊:「彭馨然,我就知道你回來的目的不簡單,你不就是想報復我,整垮我嗎?
利用我哥和我爸,你賴在陳家,還帶着一個在外面不知道和哪個野男人生的野種——!」
『啪!
』清脆的巴掌讓她的謾罵戛然而止。
彭馨然驚訝看着面前的李升榮,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陳雪琳捂着火辣辣的臉,不可置信看着從小到大都沒打過自己的哥哥:「你……你打我?」
說著,眼淚決堤似的流了下來,她崩潰尖叫:「你為了這個賤女人,你打我!」
「陳雪琳!」
李升榮的怒火似乎也已經達到了頂點:「就因為我跟爸從沒打過你,才讓你變得這樣無法無天!」
陳雪琳血紅般的雙眼瞪着彭馨然,而後一邊哭一邊跑上了樓。
李升榮拉起彭馨然的手臂,眉頭緊擰:「沒事吧?」
彭馨然搖搖頭:「我看陳雪琳這輩子都會記恨我了。」
她看向李升榮,發現他有些出神,好像在思考什麼,不由問:「你在想什麼?」
李升榮抿抿唇:「這件事,八成就是李文瀚乾的。」
聽了這話,彭馨然愣了:「李文瀚?
她可是陳雪琳丈夫。」
李升榮輕柔着她被陳雪琳抓住的地方,解釋道:「一年前我就看見過他跟好幾個女人舉止親密,也跟雪琳說過,但雪琳一心撲在他身上,根本聽不進去。」
「我看是李文瀚知道雪琳沒有生育能力,有離婚的念頭了,碰巧昨天遇見你,你又在醫院跟他們碰過面,所以才想讓你背鍋。」
面對李升榮這些話,彭馨然只覺大腦開始嗡嗡作響。
這個唐文瀚,花花腸子夠多的,明擺着要讓她擋槍。
「那怎麼辦?
我看陳雪琳好像真是被趕出來了。」
她一臉難色。
李升榮想了想:「一會兒我去唐家一趟。」
第39章彭馨然立刻接過話:「那我帶安安先去行舟那兒住。」
聞言,李升榮立刻變了臉:「又去那兒幹什麼?」
彭馨然看了眼樓上:「你看陳雪琳現在這樣,恨不得把我撕了,她連安安是野種這話都說得出口,安安上回已經被她嚇得夠多了,我可不想孩子因為她有心理陰影。」
李升榮想想,也是這個理,只是陳父那兒還不知道怎麼解釋,要是知道陳雪琳在婆家鬧成這樣,估計又得被氣出病來。
彭馨然上樓簡單收拾了下東西,牽着安安下了樓。
李升榮把他們送到陳行舟家,下車時,他握住彭馨然的手:「就先在這兒暫住兩天,晚上我過來陪你。」
彭馨然撇撇嘴:「別,你先忙家裡的事吧。」
免得過來又對她動手動腳。
李升榮摸了摸她的頭,而後抱起安安:「安安要聽媽媽的話,不許惹媽媽生氣,知不知道?」
「嗯!」
安安鄭重其事地點點頭,又忍不住問,「爸爸,為什麼安安和媽媽又要住在這裡?
爺爺那裡不是安安的家嗎?」
這話讓李升榮心微微一緊,彭馨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李升榮輕輕嘆了口氣,揉著兒子軟嫩的臉蛋:「等爸爸忙完就來接安安跟媽媽,以後就再也不走了。」
彭馨然還是有些擔心:「那伯父那兒,怎麼解釋?」
李升榮放下孩子:「等爸回來,我會跟他說的,他知道雪琳的性子,不會怪你的。」
目送李升榮離開,彭馨然有些疲憊地牽着孩子進了屋。
沒想到當天下午,陳行舟回來了,身邊還帶着沈初。
「小初,這是我堂嫂彭馨然,那是我小侄子陳家安,小名安安。」
陳行舟一邊邊地介紹:「嫂子,這是小初。」
彭馨然打量着眼前約莫比自己小兩歲的沈初,模樣比照片上更漂亮,特別是眼睛,出奇的澄澈。
她笑了笑:「你好。」
沈初靦腆地點點頭,回以笑容:「你好……」說著,求助似的看向陳行舟:「我,我也叫嫂子嗎?」
陳行舟大大方方回答:「那當然,你們以後可是妯娌,不叫嫂子叫什麼。」
這話說得沈初紅了臉,但還是很有禮貌地朝彭馨然叫了聲:「嫂子。」
彭馨然有些哭笑不得,他們一對還沒復婚,一對還沒結婚,就開始嫂子妯娌起來了。
沒一會兒,沈初跟安安玩了起來。
彭馨然和陳行舟坐在一旁,說著各自的事兒。
「你走也不打聲招呼,大伯母過來的時候,我魂都快嚇飛了。」
陳行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對不起啊嫂子,那天我去接安安,沒想到又遇見小初了。」
說著,他看向跟安安打得火熱的沈初,眼神溫柔:「聽王姨說小初一直都沒嫁人,當時我就覺得這是上天在提醒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辜負她了,然後我就一直跟着她,終於把她說動了。」
「我媽那兒我也說明了,這輩子除了小初,我絕對不會再娶別人,否則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