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零七重啟:她致力於打造初代網紅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無盡的緬懷中。

張楊感覺自己重新活了過來,便十分平靜的接受了重生的事實。

然後。

張楊開始反思自己除了這一米八三,陽光帥氣的好皮囊,那一無是處的悲催人生。

孤兒。

出生在一個二線城市。

沒什麼文化。

張楊從小跟着奶奶長大,過着窮困潦倒的生活,初中畢業便輟學了,開過夜班出租,當過外賣小哥,進廠擰過螺絲,也干過傳銷。

給別人畫過大餅,也吃過別人畫的餅,也曾經在股市中輾轉騰挪,從幾萬塊本金滾到幾十萬,上百萬……

最後卻輸的遍體鱗傷。

曾經……

張楊在這物慾橫流的都市中起起伏伏,憑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敢打敢拼的精神。

在人世間奮力的掙扎着。

憑着勤勞的雙手買了房,有了車。

張楊本以為自己已經成功上岸了,可是平平淡淡的渡過一生,直到遇上了那一場可怕的口罩危機。

而後是全球戰亂,金融危機。

被鐮刀收割,被朋友坑。

然後。

張楊背上了幾輩子也還不清的爛債。

因為腦溢血而猝死在電腦桌前,而那腐爛的人生,也永遠定格在三十四歲的國慶節那天。

直到死的時候。

滿腦子還是那綠油油的一大片股票代碼。

奈何橋上都是鬼,人間未必全是人。

感悟了一番人生。

張楊很快抖擻了起來,在路邊攤吃了一碗三塊錢的餛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重新暖了起來,便急匆匆離開。

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久。

幽深寂靜的巷子里,傳來了破鑼一般沙啞的難聽歌聲:「我要……這皮囊有何用……我有這英俊又如何。」

腳步聲漸漸遠去。

片刻後。

大學城附近的老舊小區。

當夜幕落下。

華燈初上之時。

張楊走過了坑坑窪窪,骯髒泥濘的僻靜巷子,至少拒絕了三個站街小妹,兩個按摩大姐的勾搭,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拿出了鑰匙。

打開了那破破爛爛的防盜門,又打開了昏暗的節能燈,將錢包,鑰匙串,還有那條軟包的華子隨手扔在了茶几上。

張楊坐在破舊的沙發上,又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煙。

深深的吸了一口。

煙霧繚繞中。

張楊看着自己曾經的家。

五十幾平米的老房子里,塞滿了各種雜物,行李箱,缺了一角的八仙桌,漏水的水龍頭……

這房子空間還行,格局也不錯,毗鄰大學城的位置也很好,就是破了點也亂了點。

這是他已經過世的奶奶留下的遺產。

「汪汪!」

這時。

一條小狗子從卧室里歡快的跑了過來,跳上了破爛的沙發,瘋狂的搖動着尾巴向著張楊撒了歡。

彎下腰。

把可愛的小狗子抱了起來,輕撫着小狗子柔順的毛髮,張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乖。」

這條狗叫襪子。

也是奶奶去世後留給他唯一的念想了。

它是博美和泰迪的串兒,似乎還帶着一點貴賓狗的基因,它的血統很雜,也很廉價。

看着眼前的一切,張楊深深的吸了口氣,縈繞在鼻端的,是老房子里常有的下水道氣味。

這氣味如此真實。

輕撫着趴伏在腿上的小狗子,張楊緊繃的神情舒緩了下來,伸了個懶腰,感受着年輕的身體充滿的活力。

張楊忽然覺得無比輕鬆。

放下了一切的感覺。

活着真好。

拿出一點狗糧餵飽了狗子。

關好房門。

張楊便走進了卧室,躺在床上,然後開始規劃自己的人生。

「干點啥呢?「

張楊摸着下巴琢磨了半天,然後看着天花板開始發愁。

想要往娛樂圈發展吧,他五音不全,作詞作曲吧,又沒有門路,2007年的彩z票號碼,大概只有鬼才能記住。

投資房子等着升值,他壓根買不起。

等拆遷……

還得好幾年。

創業?

算了吧。

上輩子餅吃太多了,都吃吐了,哪怕是就着雞湯也實在是吃不下去了。

至於怒闖特區,加入企鵝什麼的未來巨無霸大頭領,就更是天方夜譚了,他倒是認識這些大佬年輕時候的樣子。

可這些大佬不認識他呀!

在這些資本大佬面前,他連個屁都算不上,也不讓被人當成瘋子扔進精神病院。

他只是個小人物。

弄鮑嘚。

所以張楊決定還是穩一點。

別作死。

一步一步慢慢來。

想了想。

張楊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便從桌子上拿起了手機,翻了翻電話號碼,嘗試了打通了周娜的電話。

「喂,娜娜姐嘛?」

電話里。

周娜的聲音有些慌張:「你好……有事么……我在開會。」

張楊卻平靜道:「娜姐,我有件事想要找你幫忙,我想在你們臨海證券公司開個股票賬戶行么?

2007年。

大牛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