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承乾李世民馬龍藏海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皇宮勤政殿。

李世民眯着眼睛聽完了小太監的彙報,周圍的人誰也看不出他心裏想的是什麼,即便是一句話不說,大家也感覺到壓力,伴君如伴虎,前幾日才杖斃了一個宮女。

朝堂上的考驗通過了,現在朝堂下的第一次考驗也通過了。

「他母親柳氏是個什麼品級?」

過了得有一盞茶的功夫,李世民才提起了李象的母親柳氏,雖然沒說誰,但王德知道說的是李象。

「回皇上的話,九品奉儀。」

王德剛才雖然挨了打,不過李世民還是離不開他,就比如這些人員的情況,他連查都不用查,立刻就能報出來,這也是他能當大總管的主要原因。

柳氏原本是東宮裡的宮女,因為生下了李象,這才被封為九品奉儀,不過也是東宮中品級最低的侍妾。

「傳旨,養育李象有功,加封五品良媛,賜錢五十貫,玉如意一對。」

李世民隨手就封出一個五品良媛,要知道這可是壞了規矩的,按照現行的規矩,這種事切必須得一級一級的往上封,李世民一下子就抬了四個等級,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兒。

要是以前的時候,太監總管王德肯定會出言提醒,但現在摸了摸自己臉上火熱的那半邊臉兒就把這個話給壓下了,千萬別找事兒,另一半邊臉可不想挨打。

「太子嫡子多大了?」

李世民說出這個話的時候才發覺已經很久沒有關注這個大兒子了,內心當中少有的有了點愧疚。

「回皇上的話,剛滿五歲。」

王德老老實實的說道。

「封廣陵郡王。」

李世民隨口又封出一個郡王。

「快去傳旨呀,你愣着幹什麼?」

王德還在這裡等着李世民說賞賜什麼呢,誰知道一點東西都沒有,這有些不合規矩吧?不過看到李世民的黑臉,嚇得這老狗趕緊去辦差了。

皇孫被初封郡王的時候,多少也得給點兒賞賜,但絕對到不了李象那個程度,如果按照李象那個程度來計算的話,一個親王都趕不上他。

可也不能什麼都沒有吧,同樣是太子殿下的兩個兒子,後面這個還是嫡子,這差距也太明顯了。

走出勤政殿的時候,王德忽然想明白了,內心當中對李象羨慕的要死,何曾見過皇上如此照顧一個人呢?魏王殿下也不曾有過這種待遇。

李象此刻已經是皇孫當中的第一人了,但現如今的封賞有點捧殺,所以皇上才另封了一個郡王,用以分散李象的火力,但又不給任何的賞賜,其他人也能夠從中分辨出兩人的重要性。

一個是在朝堂上當著百官封的,各種賞賜幾大車。

一個是退朝後隨口封的,除了一封聖旨什麼也沒有。

雖是嫡子,但東宮的人都猴精,以後該跟着誰不用多說了吧!

東宮。

「恭迎殿下。」

太子妃侯氏帶着一群鶯鶯燕燕已經在宮門口擺好架勢了。

「都起來吧,把宏元殿收拾出來,以後交給象兒使用。」

「啊?」

太子妃一時沒聽清李承乾的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

宏元殿是太子讀書的地方,除了東宮正殿之外,那裡就是整個東宮最重要的地方,即便是賞賜給兒子的話,那也應該給嫡子李厥,怎麼能給庶子李象呢?

「隨我到書房來。」

李承乾懶得管太子妃有沒有聽清,只要是東宮太監總管錢平聽清了那就行了。

對於女人的事情,李承乾向來管的不多,也知道太子妃經常欺負李象母子,不過那都是以前了,現在整個東宮都得靠着李象,再有類似的事情,絕不能輕饒,所以當著東宮所有人的面,李承乾得給太子妃一個下馬威。

父子兩個路過東宮的一處宮殿的時候,裏面正在做法事,李象皺了皺眉頭,李承乾的臉上也有些下不來台。

死的這個人和東宮沒有任何關係,只是李承乾的一個玩伴稱心,此人原為樂府童子,與李承乾同吃同住,李世民知道之後,將其賜死,這也是李世民和李承乾父子關係惡化的一個標誌。

對於李承乾這個人,李象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你都知道你爹為什麼煩你了,還要在這裡設置一個靈堂。

這可是被皇帝賜死的,不是普通的生老病死,你公然在東宮設靈堂,而且已經設了一兩年,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這裡……」

面對快要趕上自己高的兒子,李承乾不知道該如何說這個事兒,此刻他也知道丟人了。

「侯二。」

李象知道這裡不能留,但還得有個理由,張嘴就把東宮的大管家給叫來了,此人也是太子妃的陪嫁,侯君集府上的人。

「殿下?」

如果不說當著李承乾的面,李象這麼喊他的名字這大管家立馬就得給李象點苦頭,反正你們母子在東宮不受寵,咱想要找你點事實在太容易了,即便是當著李承乾侯二禮數也不全,誰讓人家是太子妃的陪嫁呢!

「東宮私設靈堂,父親與我不知此事,你身為東宮大管家,竟也不知此事?來人,送大理寺嚴查。」

東宮所有的人都沒想到,李象竟然是沒給侯二一點兒反應的時間,甚至他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糊裡糊塗的就被送到大理寺去了。

在這個年代大理寺監管所有大型案件,如果要是貴族把奴才送過去,那根本連審都不用審,貴族說什麼奴才就是什麼罪。

東宮私設靈堂,這個罪責他可承擔不起,別說他這條命,全家上下都可能沒活路。

「娘娘,娘娘,您救救老奴吧!這?」

侯二一聽這個話,在關鍵時刻又犯了個要命的錯,太子在這裡站着呢!你非得求你們家娘娘,到底這府里誰最大?

果然李承乾也皺了皺眉頭,外面傳聞李承乾失寵,之所以還有現在的位置,純粹是因為他老岳父侯君集,要不然早已被廢,雖然是謠言,但聽了也不舒服,眼下侯二的話,讓李承乾也是殺機頓現。

「殿下,這是怎麼回事?侯二為了全家忠心耿耿,更是我父親信任之人……」

太子妃急匆匆的走過來,侯二是她的心腹,知曉許多秘密,若是送到大理寺,後果不堪設想,為了增加保住侯二的**,太子妃又把父親侯君集搬出來,殊不知這才是送命毒藥。

「還愣着幹什麼?都不想當差了嗎?」

錢平看到李承乾犀利的眼光,瞬間明白該怎麼做了,前一刻還風光無限的東宮大總管,這一刻已被太監總管錢平摁在地上,原本他應該是東宮總管,但這個候二仗着太子妃的權勢處處壓自己一頭,今兒咱們爺要發落你,呵呵,誰也攔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