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李承乾李世民父子親情文 第2章_克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公元643年,長安大明宮 早朝

數百名大臣唯唯諾諾的站着,雄才大略的唐太宗李世民正在憤怒的訓斥着太子李承乾,對於這個兒子他實在是忍不了了,以前就豢養男寵,殺師殺弟,今天高麗軍隊犯邊,監國數年的李承乾竟然一個辦法也說不出來,要這太子有何用?

「你身為太子,既無法為父分憂,又不能為國出力,還把整個東宮搞得烏煙瘴氣,朕今天就廢了……」

說到最後,李世民發現很多罪責都說不出口,氣的自己渾身顫抖,都說老子英雄兒好漢,可這兒子比狗熊還不如,沒有一點像朕,恨不得立刻就把太子廢了,忽然一人從太子身後閃出,這小子是?

「等等,憑什麼廢了我爹?」

說話的人是年僅十三歲的皇長孫李象,一個從未走進大家眼中的孩子。

滿朝文武早就知道了今天要廢太子,所以大家並不驚訝,但皇長孫的這個話,讓所有人都呆住了,你哪來的資格說話?還是質問的口氣?

包括李世民在內,都吃驚的看着這個十三歲的孩子,如果要不是今天廢太子的話,他連上殿的資格都沒有,怎麼還敢大言不慚的說憑什麼…

李象此刻也是緊張到了極點,他當然知道這樣公然問責皇帝在封建社會是死罪,但他必須得這麼做,因為他別無選擇。

十五分鐘前的時候,他穿越到了這個人的身上,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後,整個人差點嚇尿,剛才應該是他最後的機會,如若抓不住這個機會,父親李承乾今天將被貶為庶人,而他也會和父親一起貶為庶人,流放黔州,變成一個任人宰割的平民,二叔李泰三叔李恪九叔李治這一堆的人會不幹點啥?當然是早日掐死他們父子。

有皇孫的身份,這才能享盡榮華富貴上街欺男霸女迎娶十個八個老婆,可要是太子都被廢了那哪來的皇孫?再加上八分鐘之前系統激活了,那個要命的任務…他必須得保住李承乾的太子位。

系統任務:阻止太子李承乾被廢,成功獎勵abc大雪龍騎,失敗死,灰飛煙滅。

李象怎麼也沒想到,別人的任務都是緩緩推進,自己的這個任務竟然是如此的虎狼,上來就是生死,所以他沒有選擇的空間,哪怕冒着殺頭大罪,他也得硬着頭皮上,賭的就是李世民對自己還有舔犢之情,好歹也是他第一個孫子不是?

在這具身體的記憶當中,他是太宗的長孫,當年出生的時候,李世民和長孫皇后在臨華殿大宴群臣,朝廷三品以上的文武官員具皆到場,那場面嘖嘖…

幼時的記憶也充滿了李世民對他的寵愛,可無奈這個太子老爹太能作,漸漸失去寵愛,連帶着自己這個皇長孫都不受寵了。

「大膽……」

太監總管王德扯着個嗓子說道,以前自然不敢如此呵斥龍子龍孫,但你爹馬上就不是太子了,你還能是皇孫?更何況皇上剛才皺眉頭了,借這個機會也能報復一下李承乾在午門用鞭子抽他,這事他可一輩子都不敢忘。

「給孤滾一邊去,你算個什麼東西,這大唐江山還姓李,輪得到你說話嗎?即便他日孤貶為庶人,也比你高貴的多,孤有天家血脈,孤祖上出身隴西李氏,孤曾祖晉陽起兵祖父征戰天下,父親十四歲臨朝聽政,你有個屁?」

雖只有十三歲,但李象說話的時候,一身霸氣由內而外散發出去,頗有指點天下的意思。

整個朝堂為之一震,王德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即便皇后也要善加籠絡,你這小子如此狂妄,不想混了么?

不過仔細一品李象說的也沒毛病,一個閹貨哪來的膽子呵斥皇孫?房玄齡幾人的目光集中在的身上,眼神閃爍。

李世民也是瞬間就變了臉,嘴角都翹起來了,朕的兒孫的確比旁人高貴許多,隴西李氏乃是傳承千年的世家大族,和李世民本沒有關係,是李世民自稱的,咱一個穿越者難道不知道該怎麼搔到皇上的癢處么?順帶提一下祖上的功勞,還那麼大義凜然,尤其李世民征戰天下,太子十幾歲臨朝聽政,除了讓李世民高興,也讓他能對李承乾有點美好的回憶。

像,太像了…

御座上的太宗皇帝此刻彷彿夢遊一般,眼前這小子跟當年的自己太像了,膽子大,啥都敢幹。

看李承乾的時候也不是那麼討厭了,朕的兒子本心都是好的,都是周圍的這些人給帶壞了,想到這裡,太監最是壞事…

啪…

太監總管王德被打了!

李世民身邊的帶刀護衛給了他一巴掌!

王德是皇上身邊最得用的人,沒有皇上的眼色帶刀護衛敢動手?這一下打的嘴角都流血了,全力!!

此刻這老傢伙也是出了一身冷汗,立馬就跪下了,皇長孫殿下說的對,這大唐江山是姓李的,若是皇上厭惡了自己剛才做的一切,那這腦袋……

幸虧李世民的注意力沒在他身上,要不然此刻估計人頭落地了,長孫無忌等一干人眉頭一皺,風向變了?

王德那老狗都挨了打..

太子李承乾被嚇得三魂七魄都快丟光了,自己這個兒子平時唯唯諾諾的,今天這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雖不是李承乾嫡出,但也是他的第一個兒子,內心當中自然是寵愛異常,現在嚇得全身都顫抖不止。

你老子我見到你祖父頭都不敢抬,你竟然敢問他為何廢我這個太子,兒子啊!你是上朝前喝了么?這是喝了多少啊?幾個菜啊?

「請父皇恕罪,象兒他年紀還小,不懂朝堂禮儀,兒臣教導無方,願承擔所有罪責…」

李承乾本來就要被廢了,多一條罪少一條罪都沒什麼,可兒子不能有事,他才十三歲。

這裡和歷史上有點不一樣,歷史上李承乾是造反過後被廢,這裡是剛要造反就被察覺了,所以父子兩個之間的嫌棄還沒有那麼大。

不過李世民沒有看他,在李世民看來這個兒子已經廢了,但這個孫子…

「你剛才說什麼?朕憑什麼廢了你父親?你說憑什麼呢?」

李世民並沒有對李象的無禮不悅,反而是內心當中打開了一道大門,本身就在繼承人的問題上頭疼,這小子像極了當年的自己,是個苗子,這得好好考校一番,若真有大才,長孫太孫也只有一字之差。

聽到李世民發問,李象一時間腦袋也懵懵的,剛穿越過來十幾分鐘,怎麼可能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呢?

「啟稟父皇,大哥最近忙着挑選貌美的女子,恩,和男子,東宮屬官已三日不見大哥,想必是沒有把高麗的戰況呈遞上去,大哥這才沒有回答,還望父皇恕罪。」

魏王李泰陰險的說道,雖然兩人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但此刻為了皇位已經撕破臉了,看似是在幫着李承乾求情,實際是在落井下石,做為李世民的嫡次子,一旦李承乾被廢,這大唐太子之位就是他的,絕不能讓李世民對李承乾有所改觀,剛才李世民沒說出來的罪過,咱得說出來,玩女人對於皇室子弟來說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你和男人…呵呵…

李象這才明白過來,李世民今年東征高麗失敗,最近高麗國軍隊又在邊境生事,李世民在朝堂之上詢問自己的兒子,其他幾個兒子雖然回答的也不盡人意,但總比李承乾一言不發只會發抖的好。

再加上最近查到李承乾謀反的證據,各種壞事疊加李世民一怒之下要廢太子,誰知出現了李象大膽頂撞的事兒。

「你二叔的回答就是朕的回答,你父親無德無能,不能幫朕分憂,有何資格久居東宮?」

任誰都看得出來,雖然李世民言語當中還帶着一絲犀利,但語氣卻溫和了不少,不過看着李泰的眼神恨不得要揍他,你大哥和男人的事老子都說不出口,你當著滿朝文武說出來,不要個臉嗎?以後再找你算賬。

魏王李泰看到老爹的眼神心裏也是咯噔一聲,本以為今天能搬倒大哥,莫非有變嗎?這小崽子?不能啊,父皇平時把我寵上天,太子一定是我的,我的….

聽了這個話,李象反而鬆了一口氣,如果要是別的事兒,可能咱還插不上嘴,但要說這個事兒,咱手到擒來。

「父王近日偶感風寒,再加上某些居心叵測之輩的冤枉,焦急之下一時忘記邊患之策實屬正常,其實我父早有平定高麗國之良策。」

看到李象臨危不懼,李世民的眼裡露出了讚賞,先不管這計策行不行,這個定力也不是一般人有的,當真不愧是我李世民的孫子。

「李象,朝堂之上切勿胡說,滿朝文武都沒有平定高麗之策,你若是嘩眾取寵,當心你皇爺爺治你個大不敬的罪過,想挽救你父親的心可以理解,但說謊就有罪了,如果沒有良策,你父子可是欺君大罪,這可是要斬首示眾的,還不快謝罪跪在一旁,不要讓朝臣看笑話。」

李泰瞬間就把父子推到了懸崖邊上,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你要說不出來,你父子都死罪,你說出來,滿朝文武都不如你,即便是有了良策也是得罪了群臣,挖了個好坑,說我是居心叵測之輩?整不死你個小子。

李象厭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叔,我爹被廢了也輪不到你,一點城府也沒有,傻缺,啥風向都看不懂。

李象抬頭看到李世民既帶殺氣又笑眯眯的樣子,李象也感覺此刻絕非開玩笑,數百平米的大殿上,滿朝文武上百人都等着呢!父子性命命懸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