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老婆是大反派怎麼辦在線等急在線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離宮回府。

路上,顧塵並沒有騎馬,而是跟姜禾妍一起坐在馬轎中,由侍衛領路。

至於為什麼?

躺着回去和坐着回去,你會選哪個?

騎馬費力不討好,要不是規矩所定,去永安宮的時候顧塵都想坐車過去。

現在回來了,還不能讓他放鬆放鬆。

馬轎內,姜禾妍柳眉一皺,有些疑惑的看向顧塵,問道:「你為何總是看我?」

這一路上,對方總會時不時回頭看向自己,而且明目張胆,似乎不刻意掩飾。

雖然作為對方妻子,看自己是理所當然。

但問題是,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坐實,只是明面上沒去戳破罷了。

顧塵笑了,忍不住說道:「沒記錯的話,你昨晚跟我說你性格天生冷漠,為何今日見我母后的時候會如此靦腆羞澀?」

「你想說什麼?」姜禾妍立馬不高興起來。

顧塵聳了聳肩,很隨意的說道:「沒什麼?就是對你的性格有點好奇。」

「你不也一樣,謊話連篇,沒一句實誠話。」姜禾妍說道。

顧塵再次笑了,詢問道:「你的意思是你跟我一樣,都是裝出來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這麼厲害,想必心裏早就有答案了。」姜禾妍譏諷說道。

「喂喂喂,我就是隨口一問而已,你是不是太激進了。你現在好歹也是我老….妻子,態度能不能對我好點。」

看到姜禾妍一臉生氣的樣子,顧塵開口勸告道。

「要你管,我性格一向如此。」

「嗯,又是性格一向如此了,不就是看我不爽嗎,找這麼多借口。得得得,我也不跟你爭執了,等會還要回你娘家呢?可別讓人看出端倪,落了笑話。」顧塵說道。

姜禾妍雙手抱胸,也不再繼續爭論。

可能是對這門婚事的不認可,所以在面對顧塵的時候,她總是會忍不住甩臉色。

她知道這樣不對,但就是忍不住。

而且從今天的相處下,她也看得出來,在外人面前他還是會儘力來維護自己的。

從這一點來看的話,對方至少不壞。

「對了,姜禾妍,沒記錯的話,你應該還有個庶出的姐姐吧?」顧塵問道。

姜禾妍先是一愣,然後皺眉道:「你提她幹嘛!」

如果要說她最討厭的人,必然是她這個庶出的姐姐。

「沒什麼,單純好奇,隨口問一句。」顧塵笑了笑,也不多問。

一個和自己類似的穿越者,能不讓人好奇嗎?

不過,他也清楚姜禾妍跟女主姜安然的關係,就懶得再聊。

在原劇情中,二人關係很不好,差不多是將對方視為生死之敵。

原因呢?

跟她們父親有關。

姜禾妍的父親,也就是禮部侍郎姜泉,早年間喜歡上了一個紅塵女子,而且還生了孩子。

當時姜泉就各種鬧,非她不娶的那種。

但結局註定是失敗的。

世家門閥最重名聲,娶一個民女都可能落人詬病,更何況還是娶一個紅塵女子。

於是,姜泉的母親也就是鎮國公的正妻,直接以死相逼,讓姜泉與對方徹底斷情關係,再去迎娶上大夫之女為妻。

在這個孝大於天的時代,被逼無奈的姜泉,最終只能遵從,將上大夫之女周江月迎娶進門,一年後生下了姜禾妍。

可在姜泉的心中,他對周氏並沒有感情,只是被逼無奈下的妥協。

在第三年的時候,姜泉不顧一切阻礙將女主帶了回來,取名安然。

而他的正妻周氏,也選擇默默接受這個事實,將姜安然帶在身邊養育。

到第八年的時候,姜泉又將姜安然的母親接了回來,收作妾氏。

直到這一刻大家才明白,姜泉從始至終都沒有跟那位紅塵女斷乾淨關係。

紅塵女雖為妾氏,但在吃喝用度方面與周氏同等待遇。

畢竟在姜泉的心中,對方為了她吃了很多苦,如今回來他必須好好對待。

所以,只要周氏有的,對方也都會有。甚至周氏沒有了,對方也有。

這種妻不如妾的場面,當時也是引來了不少人的嘲笑詬病。

這種精神上的折磨,讓周氏過的苦不堪言,身體也愈漸消沉。

上大夫更是與鎮國公府關係決裂,老死不相往來。

所以,這個庶出的姐姐,姜禾妍對她打心底的恨,恨不得她和她的娘親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之中。

儘管這一切跟姜安然無關….

不得不說,女頻文的書劇情雖然狗血了點,但看慣了男頻文的打打殺殺後,偶爾換換口味,還是挺有意思的。

當然,前提是你比較喜歡看言情,或者感情文。

「你….昨日為何不願與我同房?」

姜禾妍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顧塵的思緒,抬頭看去時,對方正一臉認真的望着自己。

這個問題,她其實想了很久,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問。

顧塵收回目光,說道:「這個得問你自己。」

「什麼意思?」姜禾妍皺眉道。

顧塵說道:「成婚意味着什麼?家,感情,歸屬感,亦或者其他。可你問問你自己,你把庄王府當家嗎?對我有所謂的感情和歸屬感嗎?如果沒有,我又何必跟你同房,給彼此找不痛快。」

姜禾妍沉默了。

顧塵說的沒錯,她對對方,對庄王府確實沒有任何的情感,因為她的心一直就不在這。

之所以願意配合,只是不想給自己的家族惹來閑話和麻煩。

見姜禾妍沉默,顧塵繼續道:「放心好了,多則一年,少則半年,我便會跟你和離,到時候你依舊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你要跟我和離!」

此話一出,姜禾妍震驚了,眼裡充滿不可思議。

「不然呢?難道以後每天都伴着臉過日子,你不覺得這樣很累嗎?」顧塵反問道。

姜禾妍再次沉默了,這是她從未料想到的結果。

按理來說,能夠跟對方和離,她應該高興才是。

但此刻,她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顧塵繼續說道:「至於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不會去過多的約束你,你依舊是自由的。唯一的條件就是盡量幫我把庄王妃這個角色裝的像一點,不要讓人看出端倪,我不太喜歡別人在我耳邊說我的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