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老婆是大反派怎麼辦,在線等,急筆趣閣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與此同時。

顧塵已經帶姜禾妍來到了蕭氏所在的永安宮。

下車的時候,姜禾妍的眼睛明顯在顧塵的臉上多停留了幾秒,眼裡藏着一分連她自己都細說不出的感覺。

「走吧!」

顧塵在前帶路,然後提醒道:「我母妃對你的感觀不錯,見面的時候你不必太多緊張,順其自然即可。」

「好。」

姜禾妍微微點頭,也不多問。

當初原主執意要娶姜禾妍,除了看上對方顏值外,也有蕭氏的示意。

鎮國公是朝廷老臣,一品重臣,在朝堂德高望重,就連陛下都要給他幾分薄面。

姜禾妍的父親姜泉,乃是禮部侍郎,正三品官員。

和對方聯婚,對顧塵自身也有很大的幫助。

簡單點說,蕭氏這是在為他提前鋪路,為將來爭奪皇位奠定基礎。

剛進永安宮,一位宮女說道:「殿下,庄王妃,娘娘已經在正殿等候。」

「嗯。」

顧塵點頭,隨後帶着姜禾妍向著正殿方向走去。

很快,二人便來到了永安宮的正殿。

「來了。」

一道悠揚婉轉的聲音響起。

只見貴妃蕭氏正端坐在上座高椅上,燕居服由里到外,外敞深青色鞠衣,鞠衣胸背綉雲龍紋,腰束紅線羅大帶,外圍金玉裝飾。霞帔下掛龍紋金玉墜,頭戴金翟祥龍冠,雙耳戴金壤珊瑚珠環一對。

樣貌雍容華貴,舉手投足之間都給人一種端莊大氣之感。

蕭氏年紀其實並不大,顧塵年十九,蕭氏十六歲懷上他的,如今也才三十五歲。

這放在現在,也算是當代青年女性。

「兒臣帶禾妍過來給母妃請安。」

隨即,顧塵躬下身軀,雙膝着地。姜禾妍緊隨其後,畢恭畢敬的跪在蕭氏跟前。

她也是世家千金,身出名家,在京都也見過不少王公貴族。

但蕭氏無論是氣質,談吐,亦或者一些不起眼的動作,都能無形之中給姜禾妍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

她其實也知道對方並沒有不喜歡自己的意思,但只要站到對方身邊,她就會不由的緊張起來。

就彷彿血脈壓制一般。

——這也許是許多新媳婦見公婆時,最能感同身受的感觸了。

蕭氏先是看了顧塵一眼,又將目光移向了旁邊的姜禾妍,然後朝宮女吩咐道:「請茶。」

在大周禮儀中,新人頭婚的第二天,男方需帶女方向公婆敬茶。

一方面是讓女方改口,另一方面則是公婆審視女方合不合格。

顧塵身為皇室,對這一方面的規矩自然更為看重。

只不過他的父親乃是當今陛下,所以敬茶方面只能蕭氏一個人代勞。

當然,皇帝之所以沒來還有一點原因。

皇后為正,視為國母。哪怕顧塵是蕭氏所生,也應當對皇后敬為主母。

所以,按規矩來說,向公婆敬茶,顧塵應該先帶姜禾妍去中宮給皇后敬茶,再回永安宮才符合禮儀。

皇帝無法偏向任何一方,索性就不來了。

很快,婢女將茶水遞來,放在旁邊的紅木桌上。

在大周敬茶,材料除茶葉外,還需放入紅棗,蓮子。意味着鴻運當頭,開枝散葉。

而且敬茶時還有很多的規矩,如「茶滿欺人,七茶八滿」之說,再者敬茶時晚輩需雙手呈茶,以示尊重。

顧塵率先起身,將左邊那杯茶遞到蕭氏面前,躬身說道:「母妃,請用茶。」

「嗯。」

蕭氏接過茶杯,左手掀開茶蓋一角,輕輕的喝了一口,然後又將茶杯放回桌台。

見此情景,顧塵連忙又將另一杯茶拿起,遞給身後的姜禾妍。

姜禾妍小心翼翼的接過,心中略微忐忑的走到蕭氏身邊,彎身說道:「母….母妃請用茶!」

她的聲音很輕盈,還夾雜着一絲的慌亂。

「哈哈,不錯。」

聽到這話的蕭氏臉上頓時綻放出意思和睦的微笑,很是滿意的看了姜禾妍一眼,然後將她手裡的茶接過。

還沒喝茶,便先改口,這讓她對這位鎮國公府的小千金多了一分喜歡和親切。

再結合她如今的各項細微舉動,矜持而又靦腆,日後必是賢妻良母,塵兒應該也降服得住對方。

接着,她便輕輕喝了一口姜禾妍遞來的茶,比顧塵的那一杯多喝了一些。

身旁的姜禾妍卻是小臉一紅,明顯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喊錯了話。

喝完茶,蕭氏又將目光看向顧塵,「塵兒,昨日是你二人大婚,可還相處融洽。」

顧塵禮貌說道:「勞煩母妃挂念,我與妍兒感情很好。」

「嗯,如此甚好。」

說完,她就看向身邊的姜禾妍,笑着說道:「禾妍,剛才你既已改口,母妃就當是你認可了自己庄王妃的身份。」

然後她就將頭上戴着的一隻金簪取下,拿給了姜禾妍,「這隻金簪叫鳳蝶鎏,是我當初成婚時祖母送給我的,現在我將她送給你,你要好生收好。」

姜禾妍猶豫了一下,眼睛卻下意識的看向了顧塵。

顧塵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眼神,隨即說道:「母妃給的東西你收下便是。」

「多謝母妃。」

姜禾妍這才接過金簪,禮貌的感謝道。

而剛才的那一幕,蕭氏自然也注意到了,對這個鎮國公府的小千金也更加喜愛。

畢竟連接禮這種事都要詢問塵兒的意見,自然是從心底里認可了對方。

但實際呢?

姜禾妍只是覺得這禮物太過貴重,因為這是蕭氏祖母傳下來的,而她現在雖有庄王妃之名,卻無庄王妃之實,自然不敢收此大禮。

「禾妍,你與塵兒既已成婚,也算是我半個女兒。往後顧塵若是不好生待你,你只管來永安宮找母妃,母妃為你做主。」

然後她又看向顧塵提醒道:「塵兒,禾妍是你八抬大轎娶過門的妻子,今後該如何跟禾妍相處,可不要母妃提醒?!」

「兒臣明白,日後對妍兒自當相敬如賓,矢志不渝。」顧塵保證道。

母妃明顯是在這裡唱黑白臉,目的便是希望姜禾妍今後能夠全心全意的當好這個庄王妃。

但顧塵清楚,這女人心裏壓根就沒自己。

所以剛才那些保證也純碎就是放屁,用來哄母妃寬心的。

旁邊的姜禾妍忍不住看了顧塵那張極為認真的臉頰。

若不是有昨晚的經歷,她現在可能真的就信了。

不過她也不得不佩服對方,說起謊來絲毫不帶臉紅的。

「好了,該問的也問了,該說的也說了。你們等會應該還要回鎮國公府,母妃這裡就不留你們做客了。」

話到一半,蕭氏又看向姜禾妍,笑着說道:「禾妍,日後有空的話來母妃這裡坐坐,陪母妃說說話,賞賞花。」

「嗯,兒媳日後一定常來。」姜禾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