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鄭循興奮地圍着新玩家們轉來轉去,每個都要貼貼蹭蹭。

開始吸人。

面對女孩子他矜持了,只是隔了兩步的距離,笑眯眯地望着她們。

九個人,七男二女。男士們的年齡跨度在20-35歲,兩個女生相差不大,都是二十歲上下的模樣。

一位身穿煙紫色職業裝,大概是白領。

另一位就是和他第一個打招呼的運動裝,看上去像大學生。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奇怪的舉動驚得不敢說話,有膽子大的上前問。

「你是這個副本的npc嗎?」

「我?我不是,」鄭循的脖子轉了轉,忽然,眼神定住,指向眾人身後,「它是。」

九人皆是一震,自動分成兩撥讓開,原本空無一人的背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紅衣小女孩。

熟悉的麻花辮和小皮鞋,還有挎在胳膊上的小竹籃。

以及聽到吐的開場白。

「陌生的哥哥和姐姐你們好,可以請你們幫個忙嗎?我是住在隔壁幸運小區的紅紅,媽媽要我去看望住在幸福小區的外婆。」

小紅帽頂着慘白一張臉,僵硬地擠出乖巧的笑容。

有個穿着連帽衛衣的男生走上前,好奇地問:「你就是npc?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白塔npc呢。」

就在衛衣男說話的同時,一隻黑色渡鴉自深空滑翔,降落在他們頭頂一棵乾枯的樹。

渡鴉的降臨吸引了鄭循的注意力。經過1000次副本經歷,他現在對於聲音、視線和氣味等格外敏感。

他發現渡鴉的眼睛不自然地轉了轉,有紅光閃過,還發出機器運轉才有的滋滋電流聲。

攝像機?

「是直播。」

運動裝女孩不知何時來到他身邊,似乎把他一併當成了什麼都不懂的新人,向他悄聲解釋。

「全球直播。」

見鄭循仍是困惑茫然的模樣,女孩低頭,把外套左袖擼起,露出黑色的智能手環。

「小天才電話?」鄭循下意識地說道。

「……」女孩沉默一瞬,才繼續說,「這是玩家手環,上面記錄了玩家相關信息,同時配備了直播相關功能。」

女孩邊說邊操作,很快,一塊半透明的虛擬顯示屏自手環上方浮現,呈現的畫面正是他們十人站在副本入口的樣子。

左上角是直播間人數,右上角是主播頭像,黑色,沒有其他圖案,下面的id是「第一千零八十九區」。

「1089?這麼大的數字,看來我們很牛。」鄭循啥也不懂,但語氣很篤定。

方才女孩的名字在操作中一閃而過,她叫許梨,19歲,在X大就讀。

許梨搖搖頭,否定了鄭循的胡亂推論。

「越是排在後面的區服實力越弱,超過1000的區,隨時都有被註銷的可能。」

「被註銷?」

「就是……整個區完全消失的意思。」

許梨惴惴不安地解釋。

鄭循點點頭,懂了,送命遊戲。

說到這裡,許梨忍不住眼圈紅了。

「這次的副本至關重要,要是不成功,我,還有我的家人……」

但鄭循完全沒聽女孩子煽情,他正專心致志看屏幕左下角飛快閃過的彈幕。

:不會吧不會吧?這新人連手環都不知道啊!

:哪裡來的卧龍鳳雛,1089區要完咯。

:這場不是區服生死戰么?就派出這麼十個菜雞呀?

:據說排名1000以外的區管理極其混亂,有能力的玩家早就升區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殘。

:1089區?是不是那個至今沒有參加過一次副本的區啊?

:是吧,沒想到第一個就是區服生死戰,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倒霉。

:誰來給這個新人一本《新人指南》啊,看了覺得真可憐。

《新人指南》是白塔發放的遊戲入門書,只有剛識字的娃娃才需要,類似於學前漢語拼音表。

彈幕在嘲笑鄭循,但鄭循不知道。

他很真誠地問許梨:「有《新人指南》嗎?」

許梨:「呃,等你出去之後,隨便找個書店都有賣。」

「好的,謝謝。」

他還挺有禮貌。

鄭循看彈幕也不是白看,他在捕捉信息。

「區服生死戰是什麼意思?」

說到這裡,彷彿觸碰了許梨脆弱的淚腺,讓她的眼睛又盈上眼淚。

「這個副本是生死副本,不但決定我們的性命,也關係到全區的人。一旦我們失敗了,那麼不僅是我們十人,連帶着外面的人,都將如同遊戲中的數據,被抹去存在的痕迹。」

許梨說區服生死戰對於排名靠前的大區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像他們這樣大多數是老年人的區,幾乎等於白白送命。

目前在這裡的十個人,已經是全區的「精英」了。

鄭循環顧一周,看了看另外九位「精英」灰敗黯淡的臉色。

估計他們也都是沒有什麼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只不過為了各自的家人或愛人,才挺身而出。

許梨已經在旁邊哭出聲,襯着烏雲漫天和凄切鴉鳴,更顯得十人命運悲慘,那個女白領也忍不住抹了抹眼角。

眾人哀傷不已,只有鄭循依然癱着張臉,盯着許梨被手臂蹭得俏紅的面容。

彈幕刷得飛快。

:不會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這心思。

:這副本怪嚇人的,有點感情線也不錯啊!

鄭循沒看彈幕,不清楚大家在討論什麼,直到他坦率的視線,把許梨看得都不自在了。

「先、先生?」

許梨想,他不會真的對自己——

「嗯,」鄭循的視線順着她放下手臂的動作下移,「你這小天才真不錯,哪裡買的?」

「……」

許梨哀愁的情緒被他的不解風情打斷,差點噎住。

「普通版本外面超市就有賣。」

「好的。」

鄭循禮貌地笑笑。

兩人說話的功夫,npc小紅帽已經介紹完故事背景和任務。

許梨沒有聽到全部,懊惱地捶了捶腦殼。

「壞了壞了,npc說什麼我都沒聽見,裏面應該有線索的。」

鄭循瞥她一眼。

「沒事,不聽也沒關係。」

他倒着都能背出來了。

許梨見他雖然同為「新人」,但神情淡定,不免有些好奇。

「先生你……」

「我叫鄭循。」

「好吧,鄭循,你難道不害怕嗎?生死副本,裏面的怪極為難殺,全軍覆沒是非常有可能的。」

鄭循責備似的看她。

「你一個小姑娘,別把打打殺殺掛在嘴邊。好不容易有這機會,吹吹風,欣賞一下路邊的景色,做個自由自在的遊客,多好。」

陰風陣陣,路邊的廣告牌倒地半截,許梨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鄭循沒理睬,自顧自地回到人群。

圍成一圈做什麼呢?

其他人此時已經來到了儲物櫃,也就是武器架旁邊。

和之前鄭循的一千次不同,這次多了一個生鏽的鐵皮搖號機,機身覆蓋了花花綠綠的燈條和一圈字母,字母的排列順序有些奇怪。

S在最首,隨後才是ABCD……直到Z,和最前的S緊挨着。

這是什麼東西?

鄭循以眼神詢問其他人,有個老實巴交的西裝男青年為他解釋。

「這是本次副本的遊戲難度,需要一位玩家搖動手柄。」

「噢,副本難度不是預先設定好的嗎?」鄭循奇怪地問。

「是設定好的,」西裝男乾巴巴地解釋,「這只是個儀式。」

鄭循有點明白了。

雖然副本的難度已經設定好,但誰也不想刮開這個獎面。萬一刮出來地獄難度,那刮獎的就要背大鍋。

怪不得大家萎縮不前。

「我來,我手氣好。」

鄭循挺身而出,走上前去。

搖號機內部搭載的語音嗶嗶叭叭響起來。

「歡迎歡迎!歡迎歡迎!又是一批新鮮的玩家到啦!嘻嘻嘻,嘻嘻嘻……白塔歡迎你們的到來!請將你們可愛的小手放在手柄上,輕輕搖動,等待好運降臨!嘻嘻……新鮮的玩家……嘻嘻,請各位玩家帶好你們的隨身物品,包括心臟、胃、手臂、骨骼嘻嘻——」

語音戛然而至。

是鄭循,他找到了連接播放器的電線,把它扯斷了。

在眾人驚駭的臉色中,鄭循嘟囔一句。

「什麼玩意,鬧兮兮的。」

隨後他按照指示,搖動手柄。

三個橙黃的小球接續從機器的開口中吐出來。

S、S、S……

竟然是3S級別的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