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就要殺光所有人,你管這叫精神良好?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我靠!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擁有從屬!

:蠻罕見的,白塔對於道具武器什麼的不算吝嗇,但可不會輕易放自家npc走。

:而且這個npc一看等級就不低啊!

:二錘這小子運氣太好了吧!

:3S級別的副本欸,能活下來都是萬幸了,給點好的獎勵又能怎樣。

:話說獎勵領完,他們就要出白塔了吧?

:鳴雀的人可在外面蹲點呢。

:鄭循真的要進鳴雀?之前那兩錘不說,他在boss關展現出來的實力可遠遠超過預期。

:是啊,三連殺的水平,足夠進個人排行榜前十五了吧。

:前面幾個豪強難道不來搶人?眼睜睜等着鳴雀撿便宜?

:是有顧慮吧。上次青嵐用銅簽撈了個假貨,現在打折都賣不出去,砸手裡了要。

:你說霍子鄢?他是心理壓力大吧,實力還是有的。

:不管什麼原因,現在都是廢了。

獎勵領取完畢,小紅帽的副本徹底結束。

斑斕的虛擬方塊散去,倖存幾人站在空蕩蕩的大廳。

這是白塔的一層,除了一扇閉合的大門,空無一物。

白塔就是這樣的存在,它的外表是一個純白的塔形,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

第四天災降臨後,在全球各地忽然湧現出許多這樣高矮不一的塔,塔將全人類列入玩家,玩家進入副本後,就能獲得大量的獎勵。

但相應的,如果玩家遊戲失敗,也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白塔的開發者是誰,它為何降臨在地球上,它的目的是什麼,一概不知。

它只是一夜之間出現,徹底改變了一切。

鄭循對這些事還一無所知,知道了或許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開局的一千次反覆折磨,的確改變了他的性格不少。

「那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

鄭循彷彿剛從商場搶購回來,左胳膊夾着小紅帽,右手扛着他的鎚子,和眾人道別。

孟闖已經因為失血昏迷過去,鍾毓架着他,一臉的不耐煩,顧遠恆在旁邊熟練地叫救護車。

聽見鄭循要走,鍾毓喊了一句:「欸,哥,你住哪裡呀?給個聯繫方式!」

鍾毓的話提醒鄭循了。

他還沒住的地方呢。

不過鄭循是個隨遇而安的性格,等出了副本再說。

於是他回:「有機會聯繫你。」

他的態度不遠不近,原本在一旁默默期待的許梨,也不免失落下來。

陳子橙把她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

「想要聯繫方式就勇敢點。」

她拍了拍女生的後背。

「我,還是不了……」許梨搖搖頭,「只要在一個區,總會再見面的。」

鄭循往大門方向走,走到半路,他忽然低下頭,和眼睛圓圓的小紅帽對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開了衰敗的環境,儘管npc的臉色依舊是死人一樣的白,看上去卻沒那麼可怕。

「我說……出了這扇門後,你怎麼辦?我現在可沒有手環。」

「我不知道呀。」小紅帽天真地說。

「……」

鄭循的問題很快得到解答。

當他推開門的那一霎那,外面的空氣湧入,小紅帽和充氣錘如同灰塵一般化成數據粉末,進入他的身體。

「等買了手環後,就會自動輸入嗎……」

鄭循喃喃自語。

沒有了兩個累贅,他輕鬆地活動兩下肩膀。

不等他多呼吸兩口新鮮空氣,就被外面的記者堵了個正着。

「鄭先生從3S副本倖存,有什麼感受?」

「鄭循你真的要加入鳴雀嗎?」

「鄭先生有為公會效力過的經歷嗎?」

沒見過如此陣仗的鄭循被嚇了一跳。

哪裡來得這麼多人?

他正無措着,有兩個高大的黑衣保鏢撥開人群,一左一右護住他。

「鄭先生,我們副會有請。」

「請跟隨我們。」

茫然的鄭循點了點頭。

雖然不清楚黑衣人的來歷,但總比被記者活活堵死在門口得好。

保鏢不愧是專業的,儘管費了一番波折,鄭循總算是從人堆裏面擠出來。

簡直比進副本還累。

他被請到一輛黑色的商務車上,車門一關,外面的記者就再也沒法跟拍。

印有鳴雀會徽的商務車揚長而去。

車內,鄭循和鳴雀的副會長肖俊面對面坐,兩側是助理蘇海蓉和程傑。

蘇海蓉對着鄭循單眨了下左眼,嫵媚嬌俏,程傑則是全程黑臉,似乎很看不上鄭循。

鄭循不清楚他們的身份,但很明顯中間坐着的肖俊是老大。他不說話,另外兩個也不開口。

「鄭先生,你好,」肖俊西裝革履,笑起來如春風拂過,「第一次見面,我是鳴雀公會的副會長肖俊。」

鄭循點點頭。

「你好。」

肖俊開門見山。

「鄭先生在副本中的表現,我們已經見識到了。你的綜合能力很強,是我公會急需的人才。鄭先生,我們敞開天窗說亮話,我希望你能夠加入鳴雀公會,合同已經準備好了。」

蘇海蓉把一個黑色的文件夾遞給鄭循,在收回手指時,輕輕地勾了一下鄭循的手背。

可惜鄭循是塊鐵板,軟硬不吃。

他專心致志地看着肖俊給的合同,雖然有很多專業名詞暫時不懂,但也能看出,這是一份待遇十分豐厚的合同,鳴雀誠意十足。

鄭循揉了揉太陽穴,雖然在白塔中,玩家不會感覺到睏倦,但出了白塔之後,積攢的疲憊和睡意瞬間爆發,讓鄭循有些支撐不住。

可惜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

「肖副會,很多事情我不懂,但也能看出,你開出來的條件似乎過於優厚了,這不是應該給一個新人的合同。你有什麼附加的要求,也直接說了吧。」

肖俊的眼中有一絲讚賞,看來這鄭循不是單純的木頭一塊,他很聰明,也很敏銳。

「鳴雀只有一個要求,希望你能儘快參與到『槐音第四中學』的副本。」

『槐音第四中學』,正是上一次差點害得鳴雀二隊全軍覆沒的副本。

副會肖俊帶領二隊全員,一個刷道具的A級副本,卻被開出潛藏的SSS級支線。

那場遊戲在鳴雀上下引起強烈震動,所有觀看直播的成員,以及倖存下來的人,都產生了深深的陰影。

「我們在組織新的隊伍進入槐音,鄭循,我希望由你帶隊。」

「為什麼這麼急切?」鄭循嗅到其中不尋常的意味,「你們的人都被打出心理陰影了,永遠遠離那個副本,才是應該做的事。」

肖俊收斂笑意,旁邊的蘇海蓉和程傑的臉上,也倍顯深沉。

「因為會長的妹妹被困在了支線中,生死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