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將軍令小說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天縱奇才,天縱奇才啊!」

趙雍一臉震撼,滿是感慨道:「如此沉博絕麗的詩詞,當真是讓朕蕩氣迴腸,愛罷不休啊!」

傅太清面帶激動道:「是啊,老臣能見到這麼多傳世之作,此生已經無憾了,李逍的詩才堪稱當世第一人!」

「傅院長的意思是……當世無人能作出這等讓人蕩氣迴腸的詩詞?」

趙雍忽然想起了那半闕《破陣子》。

其意境和文辭與眼前的詩詞倒有幾分相似之處。

只是那個作詞少年至今仍未尋到,不知他與李逍相比,誰的文采更勝一籌?

「依老臣之見,李逍一口氣能出這麼多傳世之作,當屬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就算稱李逍的詩才是史上第一人也不為過!」

傅太清的這份評價高得有點過分,一下子就把李逍抬上了文壇的神祇。

作為當事人。

李逍聽完這番評價,表面上雖然不動聲色,可心裏卻有幾分汗顏。

他畢竟是借用了前世歷史上那些大神的光環,在趙雍和傅太清面前狠狠地裝了一波逼。

所以,他並不是很滿意!

雖然李逍不滿意,可趙雍卻滿意極了,激動問道:

「我大乾朝百年來可有他人對出絕對?」

傅太清答曰:無。

「李逍此卷答得如何?」

傅太清答:極好極好。

「此人文采如何?」

傅太清答:大乾朝無人能出其右,老臣羞愧,自愧不如!

聽完傅太清的話,趙雍當場說道:「李逍接旨!」

李逍愣了愣,但還是跪下接旨。

「李逍,你當殿連作十一首傳世詩詞,為大乾文脈立了潑天大功,朕決定免去你會試和殿試的過程,直接欽點你為新科狀元,特賜你翰林修撰一職!」

「臣領旨謝恩!」

李逍拱手一拜。

「傅院長,你即刻帶李逍前往翰林院赴任修撰一職!」

「老臣遵旨!」

領完旨意。

傅太清帶着李逍離開了御書房。

趙雍急忙拿起考卷,便如饑似渴地拜讀起來。

但沒過多久,他品鑒詩詞的雅興,就被人給攪擾了。

清河公主趙臨安走進御房,面帶疑惑道:「父皇,兒臣聽說您直接欽點了新科狀元,那人到底是誰?」

趙雍見狀,神秘一笑道:「那人是大乾第一才子!」

「大乾第一才子?難道他比作出半闕《破陣子》的少年還有文采?」

趙臨安撲到趙雍身側,一臉幽怨道:「父皇,那個少年才子還未尋到,您怎麼能不經過會試和殿試,就隨便欽點了新科狀元呢?!」

自從那日得到了那半闕《破陣子》,趙臨安一直愛不釋手,每天拜讀。

久而久之,她便對那個作詞少年充滿了仰慕,同時又對作詞少年神秘的身份感到好奇。

這些天只要一有閑暇的時間,她就會向宮女內侍打聽作詞少年的消息,儘管得到的答案都是杳無音訊!

在她的幻想中,作詞少年會一定出現在會試中,以絕對的優勢脫穎而出,進入殿試成為萬眾矚目的新科狀元!

所以今日收到父皇破例欽點新科狀元的消息,她立馬趕過來詢問情況,繼而設法讓父皇收回成命。

「朕可沒有隨便欽點新科狀元!」

趙雍將手中考卷遞給趙臨安,微笑道:「這是新科狀元今日在御書房連作的十一首詩詞,你且看看他的文采如何?!」

「我才不信他能比作詞少年還要厲害!」

趙臨安小嘴一嘟,接過考卷便仔細端詳起來。

可是下一瞬,她絕美的臉龐頓時騰起一抹驚駭之色。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天啊!這……這些詩詞太震撼人心了,我從未見過如此令人陶醉的詩詞!」

趙臨安陷入了巨大的震撼之中,凝望着考卷上詩詞,只覺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更重要的是,當她看到那首《青玉案·元夕》之時,竟然敏銳的察覺到與半闕《破陣子》的風格有些相似。

難道這些詩詞都是那個神秘少年所作?

定是他了,當世恐怕沒有第二個人能作出如此震撼人心的詩詞!

想到這裡,趙臨安急忙問道:「父皇,新科狀元到底是誰,您快把他名字告訴我!」

趙雍輕撫長須道:「他就是蘇家贅婿李逍!」

「竟……竟然是他!」

趙臨安猛地睜大美眸,不由思緒翻湧起來。

那日在武廟外,作詞少年是雲州口音,而李逍正是雲州人。

一切都對上了!

那個作詞少年就是李逍!

……

另一邊,翰林院。

李逍矗立在玉堂殿內,宛若大熊貓般被眾人圍觀。

自從百年絕對出了完美下聯,這個消息便在翰林院中傳開了。

於是,一眾學士和文吏們對那位寫出完美下聯的學子,充滿了敬仰和好奇。

如今正主總算親臨翰林院了,他們哪裡捨得錯過這個圍觀的機會。

「他就是寫出完美下聯的學子李逍,果然長得一表人才啊!」

「李學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驚世之才,未來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老夫聽說李學子跟蘇家小姐已經和離了,諸位若是有尚未婚配的閨女,可要抓住機會了!」

「李學子,老夫家中尚有一女待字閨中,芳齡十四,你可有意入贅閻家乎?!」

以大學士閻孟德和劉毅為首的眾人,宛若審視珍寶一般,笑吟吟地打量着李逍。

這一刻,李逍受到了眾星捧月般的待遇。

但他卻寵辱不驚,臉上沒有絲毫局促不安之感。

「閻孟德,你竟如此大言不慚!」

傅太清盯着閻孟德怒斥道:「李逍乃是陛下欽點的新科狀元,御賜的翰林院編撰,你竟敢讓他入贅閻家,就不怕大風閃了你的舌頭嗎?!」

「什麼?李學子竟是陛下欽點的新科狀元?」

閻孟德聞言,心頭一震。

看向李逍的眼神,顯得愈發滿意了。

不僅是他,就連其餘的大學士聽到這消息,也是大為震驚。

要知道新科狀元的地位,宛如冉冉升起的新星,無論在朝在野,那可都是香餑餑啊!

而現在眼前的香餑餑又跟蘇念雪和離了,可謂是孑然一身!

此時不搶,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