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將軍令李逍顧師言 第9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皇宮,御書房。

「老臣(草民)參見陛下!」

李逍隨着傅太清來到御前,躬身行禮。

「都起來吧!」

趙雍看向李逍,目光幽幽道:「你就是李逍?」

「草民正是!」

李逍雖是第一次面聖,但心中毫無波瀾,更沒有任何局促不安。

趙雍忽然一拍御案,厲聲斥道:「大膽李逍,你在詩會論試中膽敢交白卷,可知罪否?」

李逍淡然回道:「考題太過簡單,不值得草民動筆!」

聞聽此言,趙雍嘴角一抽。

考題太過簡單,不值得你動筆?

如此狂妄的少年郎,當真是世所罕見!

朕倒要看看,你小子究竟有沒有狂妄的資格?

打定主意,趙雍瞥向傅太清,略有深意道:「傅院長,這小子說你出的考題太過簡單,你難道不想挽回點面子?!」

「回陛下,老臣想請李公子當殿重做考題!」

傅太清瞧了眼李逍,拱手回道。

李逍公然質疑他出的考題,這簡直是在打他的臉。

作為翰林院院長,他滿腹經綸,德高望重,自入仕以來,還從沒被人這麼挑釁過。

所以,他決定刁難一下李逍,挫一挫李逍的銳氣。

「李逍,既然你說考卷的考題太過簡單,那就當殿重做考題吧。」

說到此處,趙雍語鋒一變:「若是你做不出考卷的考題,朕定要治你一個欺君之罪,依律當斬!」

儘管這番話說得無比森嚴,但他心裏早就在讚賞李逍了。

畢竟面對君王威嚴,一般人只會被嚇得驚慌失措,心神失守。

而李逍卻是穩如老狗,神情從容,全然不受君王威嚴的影響。

這份定力,讓趙雍都不禁為之讚歎。

「抬上試席!」

在趙雍的吩咐之下。

很快內侍們抬着桌案以及座椅,放至御書房**,又將筆墨備齊。

「李公子,這是你交上來的白卷。」

傅太子將白卷遞給李逍,撫須笑道:「老夫可以給你兩個時辰當殿做題。」

「無需兩個時辰,我只需一刻鐘即可!」

李逍接過白卷,大步走到試席前安然坐下。

他之所以說考題太過簡單,是因為白卷上的題目都是寫詩作詞。

比如前面四題,便是以春夏秋冬為引,寫四首春夏秋冬應景之詩。

其後還有以梅蘭秋菊為引,以節慶為引的考題!

作為一名穿越者,李逍要做出這些考題,簡直易如反掌。

畢竟在前世浩如煙海的歷史中,這類詩詞多不勝數,他只是不想做文抄公罷了。

不過趙雍和傅太清非要逼着他做文抄公。

那沒辦法了,只能祭出前世那些大神的驚世之作,來亮瞎這兩個老油條的眼睛。

想到這裡,李逍提筆蘸墨,便在白卷上龍飛鳳舞起來。

這份做題的速度,直把趙雍和傅太清看得瞠目結舌。

「嘶……這小子不假思索,並未構思,該不會胡亂做題吧!」

「陛下已經下了告誡,想必李公子應當不會拿身家性命開玩笑。」

「可是朕從沒見過這麼快做題的速度,就好像這小子不是在做題,而是在抄寫,速度實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陛下無需着急,或許是李公子才思敏捷,所以才會下筆如有神助。」

望着埋頭做題的李逍,君臣二人震驚萬分,不由竊竊私語起來。

儘管傅太清嘴上在為李逍辯解,可心裏卻湧起了驚濤駭浪。

因為他深知臨場寫詩作詞的難度。

要知道創作詩詞並不是堆徹辭藻,既要保持平仄格律及韻腳,還要考慮意境的唯美。

所以真正的傳世之作,往往可遇不可求!!

而此刻,李逍下筆的速度,儼然超出了傅太清對創作詩詞的認知。

傅太清甚至產生了跟趙雍同樣的看法:這小子在胡亂做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逍卻把筆一扔,拿着考捲走了過來。

「陛下,草民做題完畢!」

「這麼快就做完了?這還沒到一刻鐘吧?」

趙雍一臉狐疑,抬眼看向傅太清道:「傅院長,由你來批閱考卷吧,朕倒要看看這小子能做對幾題?!」

「老臣遵旨!」

傅太清接過考卷,隨即認真端詳起來。

可這一看,差點把老傅驚得背過氣去。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嘶……這四首季節詩,都可以成為傳世之作啊!」

傅太清身軀微微顫抖,看着考卷上的四首詩如獲至寶。

他努力平復着心中的激動,繼續審閱下一張考卷。

沒有任何意外,他再次被四首『梅蘭秋菊』詩所震撼了。

詩句依舊是無比絕美,意境同樣讓人如痴如醉,回味無窮。

傅太清本以為這應該就是李逍全部的實力了。

可萬萬沒想到,當他翻開第三頁的節慶詞,頓時激動的老淚縱橫。

因為李逍寫(抄)了三首詞。

《青玉案·元夕》《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鵲橋仙·纖雲弄巧》。

這三首詞堪比文字炸彈,直接在傅太清腦心中狂轟亂炸,使得這位翰林院院長久久無法回神。

端坐在龍椅上的趙雍見狀,出聲詢問道「傅院長,李逍的考卷如何?考題是否全都做對了?」

傅太清這才回過神來,他將考卷呈到御案上,繼而躬身一拜:「老臣恭賀陛下,我大乾出了李逍這位驚世奇才,他所寫的八首詩,三首詞,全都堪稱傳世之作,即便傳至百世,也能彪炳史冊!」

「李逍竟有如此大才?!」

趙雍眉頭一皺,還以為傅太清在誇大其詞。

畢竟之前李逍做題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半刻鐘不到就寫出了八首詩,三首詞,質量應該不會高到哪去,更別說什麼傳世之作了。

然而趙雍拿起考卷一看,頓時整個人都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