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將軍令李逍顧師言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慶國公府。

一間雅緻的別院內。

李逍愜意的躺在一張竹椅上。

青桐則是在身後乖巧的幫他按肩。

「姑爺,那首詞的下闕想好了沒?」

「在武廟外,我只不過是隨便吟了幾句詞,沒有下闕了!」

「你撒謊,姑爺的那半闕詞無論是辭藻,還是氣勢,都是絕世之作,在大乾恐怕無人能比!」

「青桐啊,你這是在給姑爺拉仇恨啊!」

李逍滿臉無奈的解釋道:「況且那半闕詞,根本不是我作的!」

在武廟外,他只不過是借用了辛棄疾的詞,抒發一下感慨而已。

可現在居然被青桐認為半闕詞自己所作,這簡直是硬把他往文抄公的路上帶啊!

嘎吱——

就在這時,別院外的木門被人推開,蘇護走了進來。

李逍起身行禮:「見過岳父大人!」

「逍兒不必多禮!」

蘇護有些不自然看向李逍:「為父這次過來,是為了你和念雪之間的事!」

「自從為父招你入贅到蘇家,已經一年多了,但是為父知道,念雪一直不喜歡你,以至於你們到現在還沒有同過房,這是為父考慮不周啊,要是為父提前設法讓你們同房,也就沒有今日之事了。」

「岳父大人,你這話怎麼讓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李逍嘴角一抽。

老蘇這是什麼意思?

竟然幫女婿想辦法,禍害他女兒?

如此用心良苦,簡直史上第一好岳父啊!

「唉,逍兒有所不知!」

蘇護長嘆一聲,滿是無奈道:「今日念雪進宮面見陛下,竟然要請旨休夫,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陛下竟然還同意了念雪的請求!」

「原來如此!」

李逍點點頭,神情鄭重道:「岳父大人不必為難,既然念雪執意要休夫,我又豈能耽誤她的終生幸福!」

蘇念雪不愧是才貌雙全的女子!

為了擺脫老爹安排的入贅夫君,居然跑到皇帝老兒那裡去請旨休夫!

虎妞畢竟是虎妞,性格果然虎得一批!

雖然老蘇待我比親兒子還親,但強扭的瓜終究不甜,不如直接成全蘇念雪。

反正大乾這麼大,去哪裡都可以當鹹魚。

「逍兒,你可千萬不要氣餒啊!」

蘇護見狀,急忙寬慰道:「念雪固然想休夫,也得到了陛下的諭旨,但事情還有挽救餘地,只要你能在詩會論試中榜上有名,陛下就不會幹預你們的姻緣!」

說完,他從袖袋中拿出一卷聖旨遞給李逍。

李逍接過聖旨緩緩打開。

裏面的內容大致是:蘇家贅婿李逍腹有韜略,竟能提前預知匈奴大軍南下入侵,朕深愛其才,故而特許李逍參加詩會論試,若能榜上有名,則可證實其才……

看完聖旨。

李逍心中一片哀嚎!

皇帝老兒是不是閑得蛋疼?

日理萬機不夠忙嗎?日理萬姬不夠耗費精力嗎?

你特么竟然還有空摻和我與念雪的婚姻,還下旨讓我參加詩會?

我只是想當一條低調的鹹魚,又有什麼錯?

想到這裡,李逍故作為難之色。

「岳父大人,詩會論試只剩三天時間了,我才疏學淺,胸無點墨,只怕無法榜上有名啊!」

「逍兒不必擔心,這三天就在家好好溫習,為父相信你一定能在詩會上大放異彩。」

蘇護拍了拍李逍的肩膀。

說完這番激勵的話之後,便揚長而去。

聖命難違,老蘇又助紂為虐,這讓李逍鬱悶到了極點。

既然這些老油條逼着我參加詩會論試,那我就去論試場上摸魚吧!

反正聖旨上又沒說榜上無名會有什麼懲罰,到時正好可以成全蘇念雪休夫的心愿。

打定主意,李逍的心情瞬間愉快起來,隨即躺回到躺椅上,吩咐青桐繼續按肩。

可是他還沒享受多久。

神情清冷的蘇念雪又來到了別院之中。

「李逍,我已經向陛下請到旨意了,這次誰也無法阻攔我休了你!」

「嗯,我知道!」

李逍一臉淡然的點點頭。

蘇念雪見狀,不由有些惱怒。

「倘若你在詩會論試中榜上無名,我蘇念雪就和你徹底沒關係了。」

「嗯,我清楚!」

李逍依舊是一副渾不在意的模樣。

這讓蘇念雪無比抓狂,美眸中滿是慍怒之色。

「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你為何還要自暴自棄?難道你就不想證明一下自己?」

「沒興趣!」

李逍搖了搖頭,隨後竟然當著蘇念雪的面哼起了小曲,彷彿要把擺爛進行到底。

蘇念雪氣得咬牙切齒,偏偏又無可奈何。

這一刻,她心裏矛盾至極。

既惱怒於李逍的渾不在意,又慶幸於請到了休夫聖旨。

再熬三天吧!

三天之後,我就自由了,再也不用面對這個廢物了。

蘇念雪長舒一口氣,面帶決然的轉身離開了別院。

「小姐……」

青桐心中不忍,剛想喚回蘇念雪,卻被李逍制止了。

「姑爺,你明明有一身驚世之才,為何不告知小姐真相?」

「強扭的瓜不甜,再說我哪有什麼驚世之才?!」

李逍換了一個舒服的躺姿,一臉洒脫道:「今日有福今日享,不管明日多蹉跎,你別停下來啊,繼續按!」

「好吧!」

青桐小嘴一嘟,只好依言繼續按肩。

……

當鹹魚的日子飛快而過,轉眼三天過去了。

這日一早,李逍在蘇護的催促下,前往了貢院參加詩會論試。

當他們一行人來到貢院,學子們已經排起了數條長龍。

經過官差的驗證考帖、以及嚴格的搜身,學子們才能有條不紊的進入貢院。

李逍哈欠連連,精神萎靡不振,完全是一副沒睡醒的模樣。

等了半個時辰過後,他總算進了貢院,依照官差給的牌子找到了自己的試席。

試席上,擺放幾張考卷,以及文房四寶。

可李逍端坐下來,直接把考卷和文房四寶往推開,竟然趴在試席上睡起了回籠覺。

這並不能怪他。

在前世他就極為討厭這種枯燥的考試,再加上一大早被老蘇從被窩裡拉起來,他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

作為一條合格的鹹魚。

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要精通補覺的技巧,哪怕是在眾目睽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