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將軍令李逍顧師言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望着蘇念雪陷入沉思,一旁的趙臨安打趣道:「蘇姐姐,想什麼呢?」

「啊!」

回過神來的趙臨安急忙答道:「沒想什麼?」

趙臨安掩嘴一笑:「莫非你是在想……」

話音未落,蘇念雪的臉蛋一紅,低下了頭。

有自己小心思的趙臨安見狀,便不再打趣蘇念雪,畢竟趙雍還在。

拉着趙雍的衣袖,趙臨安撒嬌道:

「父皇,蘇姐姐難得進宮一趟,兒臣想帶她去清河宮敘敘舊,還請父皇恩准!」

蘇念雪不僅是趙臨安的閨中好友,還是幼時的伴讀,兩人的關係情同姐妹,極為親密。

「嗯,朕准了!」

趙雍欣然點頭。

「多謝父皇!」

得到恩准後。

趙臨安喜滋滋的拉着蘇念雪離開了御書房。

南梁的皇宮紅牆黃瓦,金碧輝煌,殿宇林立,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處處彰顯着極盡奢華。

穿過寬敞的廊道,一座構建恢宏的宮殿出現在了蘇念雪眼前,正是趙臨安所居住的清河宮。

趙臨安帶着蘇念雪走進清河宮,來到了一座依湖而建的樓閣之內。

吩咐宮女端上甜品糕點,兩人依次落座。

趙臨安一臉激動道:「蘇姐姐,你主動請旨休夫,簡直是女輩中人的楷模啊,我實在太佩服你的勇氣了!」

蘇念雪搖頭苦笑道:「要不是李逍那個廢物貪生怕死,爛泥扶不上牆,我也沒有休夫的勇氣。」

「有時候我真想不明白,慶國公為何要給你選一個廢物當夫君,難道為了報恩,就可以枉顧女兒的幸福嗎?」

趙臨安拿起一塊糕點放進口中,砸吧着小嘴繼續道:「不過你當著慶國公的面提出休夫,回到家裡他肯定是要懲罰你的!」

蘇念雪雙手一攤,不以為意道:「如今得到了陛下的旨意,休夫已經成了既定的事實,我不怕父親的懲罰!」

「蘇姐姐才貌雙全,在京師久負美名,以前不知有多少高門子弟想上慶國公府提親,最後都被慶國公拒之門外了。」

趙臨安捂嘴輕笑道:「要是你休夫的消息傳了出去,這些高門子弟恐怕又要為你痴狂了,繼而去踏破慶國公府的門檻。」

「那些紈絝子弟除了醉生夢死之外,哪有什麼德行!」蘇念雪一臉傲嬌道:「他們當中,沒有一人是我的良配!」

「對對對,那些人都不配上你!」

趙臨安見狀,點頭笑道:「可是你知道嗎,當初你在雲州招贅婿的消息傳到京師,中書令之子裴潛哭得死去活來,甚至放言,願意為你此生不娶呢!」

蘇念雪哭笑不得:「臨安,你……你竟然取笑我?!」

趙臨安扮了個鬼臉,故作感慨道:「可憐那個裴潛一片痴心,終究是錯付了!」

「你再去取笑我,我可就出宮去了!」

蘇念雪作勢起身要走。

趙臨安急忙伸手將她拉住,笑顏如花道:「嘻嘻,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不過蘇姐姐,你中意的夫君究竟是哪種男子,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蘇念雪湊到近前,壓低聲音道:「告訴你也無妨,我中意的夫君,必須有銀面將軍那種的英雄氣概!」

趙臨安頓時一臉驚詫:「什麼?你竟然喜歡銀面將軍?」

「嗯,我確實喜歡他身上的英雄氣概!」

蘇念雪點點頭,絕美的面容上泛起了一抹紅暈。

趙臨安秀眉一蹙:「可是銀面將軍帶着面具,從未顯露過真容,誰也不知道他是老還是少,是丑還是俊?」

「在我看來,銀面將軍銳氣十足,定是個如朝陽初升的少年!」

說到此處,蘇念雪面露悲憤之色:「要不是那群殘暴的匈奴虎狼忽然南下,他絕對是我大乾最驚才絕艷的少年郎!」

「說起驚才絕艷的少年郎,我這裡剛好有半闕詞!」

趙臨安拿出抄寫的詞,隨手放在了案幾之上。

蘇念雪湊過去細細品讀,不由瞪圓了大眼睛。

作為京師有名的才女,她立馬被半闕詞給吸引住了。

這一刻,她彷彿見到了銀面將軍馳騁疆場、浴血奮戰的場景,眼眶不禁起了淚霧。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蘇念雪喃喃念着詞句,久久不能從震撼中恢復。

她雖出自將門,但自幼飽讀詩書,才名遠揚,平時在京師經常參加各種詩會。

可她並不喜歡那些賣弄文采,堆砌辭藻的詩句。

偏偏對眼前這種氣勢磅礴,豪邁狂放的詩詞情有獨鍾。

所以,她被這短短二十餘字的半闕詞,徹底迷住了!

趙臨安微笑問道:「蘇姐姐素有才名,不知你對此詞有何評價?」

「氣勢磅礴,豪邁狂放,這半闕詞堪稱驚世之作!」

蘇念雪回過神來,又詢問道:「臨安,你手中可有下闕詞?」

「沒有!」趙臨安搖了搖頭:「今日祭奠大典之際,我在武廟外聽到一個少年低吟此詞,頓覺此詞不凡,便讓晴兒順手抄寫下來,那個少年郎也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蘇念雪驚愕道:「京師竟然有如此驚才絕艷的少年郎?」

「京師的才子都是些酒囊飯袋,恐怕給那位少年郎提鞋都不配!」

趙臨安面帶仰慕之色道:「聽那位少年郎的口音,好像是雲州人士。」

「雲州人士?」

蘇念雪聞言,腦海中不由浮起了李逍孱弱的身影。

該不會他吧?

那個廢物不學無術,絕無可能有這等驚世之才。

更何況他貪生怕死,性情怯弱,哪裡能作得出這種沉雄悲壯的詩詞!

一念至此,蘇念雪搖了搖頭,似乎想把李逍的身影從腦海中趕出去。

可是她越想驅趕,李逍的身影反而愈發真切,這讓她很是鬱悶。

趙臨安道:「蘇姐姐不必猜了,三天後就是一年一度的詩會論試了,那位少年郎或許是進京參加論試的學子。」

雖然距離詩會論試還有三天時間。

但各地學子已經開始陸陸續續進京了。

「倘若那個少年是進京參加詩會論試的學子,那他在詩會中必能奪得頭名魁首!」

蘇念雪凝視着半闕詞,語氣篤定道:「無論他是誰,我都要設法將這位才子找出來,請他寫出下闕詞!」

「蘇姐姐無需為此費心。」

趙臨安面帶希冀道:「尋找作詞少年之事,我父皇已經下旨去辦了!」

作為久居深宮的公主,其實她比蘇念雪更希望找出作詞少年。

武廟外的匆匆一瞥,她早已將那位身軀孱弱的少年記在了心中。

要不是有公主身份,那她在當時就會走下車輦,主動去認識那位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