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將軍令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不多時。

蘇念雪來到了御前,傾身施禮。

「臣女拜見陛下!」

「蘇侄女平身,不必多禮!」

趙雍看着蘇念雪,饒有趣味的問道:「蘇侄女,你今日進宮見朕,可有什麼要事啊?」

「回陛下,臣女進宮求見陛下,只為請一道御旨,臣女想要休夫!」

蘇念雪這番話一說完。

包括趙雍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禁愣住了。

要知道,自古以來只有賜婚御旨,可從沒休夫御旨。

趙臨安望着昔日的閨中好友,美眸中既有震驚,也有佩服。

蘇家贅婿的名聲,她早有耳聞,那就是個不學無術,混吃敗家的廢物。

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蘇念雪竟然向父皇請旨休夫,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放肆,為父尚在此處,你竟敢向陛下請旨休夫?」

蘇護狠狠的瞪了蘇念雪一眼,繼而向趙雍躬身一拜:「請陛下恕罪,老臣教出如此不忠不孝的逆女……」

趙雍揮了揮手:「慶國公何出此言,蘇侄女既然想請旨休夫,想必定有她的緣故!」

「陛下有所不知,念雪自幼被老臣指腹為婚,許配給了一位故舊之子。」

蘇護解釋道:「一年前,老臣在雲州將故舊之子招為贅婿,可念雪一直嫌棄夫君李逍太過怯弱。」

「李逍?這個名字朕似乎在哪見過?」

「年初的時候,李逍曾預測過匈奴會大舉南侵,勸諫蘇家南遷。

蘇護回道:「為此老臣專門還給陛下上了一道摺子,但經過朝臣商議,都認為這是無稽之談,所以中書省並未正視此事。」

「朕有印象了!」趙雍目光炯炯道:「此子倒是有先見之明啊,竟能提前預測匈奴的戰略,看來也是個身懷韜略的少年郎!」

「陛下錯看他了,李逍在雲州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廢物,膽小怯懦不說,偏偏放縱無度,不知節制,僅用兩年時間就把偌大的李家敗得一乾二淨。」

蘇念雪滿是不忿道:「入贅我蘇家之後,他更是揮霍無度,短短兩個月,就敗掉了我蘇家五年的積蓄;這也就罷了,匈奴大軍圍攻雲州之際,他竟然丟下我蘇家族人,獨自逃生而去……如此貪生怕死,臣女不恥與他共度一生。」

「嗯?還有這樣的事?」

趙雍看向蘇護,目光一凝。

蘇護暗嘆一聲,辯解道:「老臣聽聞過此事,那是李逍遭遇匈奴虎狼,被擄去了北境,並非他貪生怕死!」

儘管李逍在他心中算不上乘龍佳婿,但遠沒有女兒說得那麼不堪。

所以在蘇家,也就他這個老丈人偏向李逍。

「慶國公,兒女嫁娶本屬你的家事,朕不應當干涉!」

趙雍瞥向蘇護:「可你將大乾朝才貌雙全的才女許配給一個貪生怕死之輩,朕可要為蘇侄女打抱不平了。」

蘇護回道:「陛下,李逍絕非貪生怕死之輩,因為他父親曾是勇冠三軍的猛將,老臣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榮華富貴,皆是他父親捨命換來的,試問如此忠義勇猛之人,怎麼可能會有貪生怕死的後代。」

趙雍有些意外:「李逍竟是功臣的後人?那他為何會變成了敗家子?」

蘇護道:「或許父母早逝,無人管教的緣故吧,不過此子雖然沒有好名聲,但他能提前預知匈奴的戰略,可見他確實有過人之處,假使加以錘鍊,日後定能在軍中大放異彩。」

蘇念雪頓時急了:「父親,您怎麼不為女兒想想……」

提前預測匈奴南下,就證明李逍有過人之處?

誰知道他是不是瞎貓撞上死耗子——運氣好?

畢竟那個廢物孱弱不堪,別說去軍中歷練了,恐怕連武器都拿不起來吧!

蘇護恨恨的瞪了眼女兒,咬牙切齒的訓斥道:「你這個忤逆之女,在陛下面前,還敢胡亂毀謗你的夫君,還不速速跪下請罪!」

面對父親的莫名訓斥,蘇念雪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她不明白父親為何要維護李逍那個廢物,卻要自己吞下所有委屈。

看着蘇念雪泫然欲哭的模樣。

趙臨安心中不忍,於是撲到趙雍身旁撒嬌道:「父皇,蘇姐姐未遇良人,滿腹委屈,要不您就幫幫她吧!」

「慶國公,你身為人父,為了報恩而枉顧女兒的幸福,終是有失妥當之處。」

趙雍沉思良久,才緩緩開口道:「正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你看這樣如何,倘若李逍如你所言,果真身懷奇才,朕就不再過問這樁姻緣了;但是李逍沒有才華的話,那你可要遂了蘇侄女的心愿,讓她光明正大的休夫!」

「臣女多謝陛下!」

蘇念雪大喜過望,急忙傾身行禮,繼而問道:「敢問陛下,該如何測試李逍的才華?」

「慶國公,李逍是你的乘龍佳婿,你覺得如何測試他的才華,才算公平公正?」

趙雍微微一笑,將這個問題丟給了蘇護。

事已至此,蘇護卻如同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只好拱手回道:「老臣請陛下作主!」

「為了彰顯公平公正,朕打算讓李逍參加詩會論試,如若李逍果真身懷奇才,必定能榜上題名!」

「可是陛下,詩會論試只剩三天了,老臣擔心李逍……」

「那朕可管不着!」

趙雍露出一抹狐狸般的笑容。

「陛下英明!」

蘇念雪生怕事情再起變化,急忙附和道:「詩會論試,公平公正!」

蘇護聞言,氣得咬牙切齒。

這個忤逆之女,竟然聯合陛下來懟老夫。

看來不好好收拾一頓,她都忘了什麼是孝道。

竟敢當著陛下的面駁斥自己,看來自己也該整治一下家風了,否則日後家族說不定會出什麼亂子。

家風正,方能家和萬事興。

打定主意,他只好向趙雍告辭,氣呼呼的走出了御書房。

見到老爹吃癟,蘇念雪頓感身心愉悅。

只要能順利休掉李逍,她即使受了蘇家家法,也心甘情願,她可不想和「廢物」過一輩子。

在她看來,李逍那個廢物根本不可能在詩會論試中榜上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