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霍凌琛緊緊攥着同心結,沙啞道。
「我與沈蘇然從來沒有任何關係。」
「是嗎?」謝冰瓷語氣淡淡。
「我發誓!若我與沈蘇然有一分越界,天打雷劈!五雷轟頂!」
霍凌琛信誓旦旦,一雙眼極為認真。
可謝冰瓷是不信的。
她想要去的地方,霍凌琛陪着沈蘇然去過。
她親手送的東西,霍凌琛可以隨意交給沈蘇然。
她被沈蘇然折辱,霍凌琛第一時間便要斥責她不尊不敬。
她有了孩子,霍凌琛連聽都不想聽,卻要對沈蘇然的孩子百般愛護。
說霍凌琛與沈蘇然清清白白,謝冰瓷怎麼都不信。
曾經信過的,後來被現實狠狠打敗。
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可笑。
謝冰瓷涼薄一笑:「沒這個必要,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愛你。」
霍凌琛神情僵住,悔意如潮水湧上心頭,令每一寸肌肉都麻痹。
謝冰瓷又說:「這就是你百般糾纏,想要的答案嗎?滿意了嗎?」
「霍凌琛,從前的謝冰瓷已經死了,你還不明白嗎?」
霍凌琛的眼眸一點點黯淡,卻忽然又變得堅決。
「不,我絕不會放棄,來日方長,我會向你證明一切。」
「我只有一個請求,冰瓷,你不要刻意疏離我。」
「就當做我們重新認識,好嗎?」
謝冰瓷移開視線,漠然道:「霍凌琛,別把愧疚當**意。」
在謝冰瓷眼中,她早就意識到,霍凌琛並不愛她。
活着的時候,冷漠、踐踏她的愛意。
直到她死了,霍凌琛卻拚命地找她,說要補償她,重新開始,不可笑嗎?
謝冰瓷不知道自己以後還會不會愛上別人,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她要的是一份純粹的愛意,不摻雜任何雜質。
霍凌琛愣了一下,更要開口,街道上卻忽然傳來一陣騷亂,打斷了他的話。
謝冰瓷當即下轎查看。
就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抬腿去踹一名抱着琵琶的女子。
「你這死丫頭沒長眼睛啊!」
女子模樣瘦弱,年齡看起來與小幺相仿。
旁邊另一名女子想上前勸阻,卻被男人的幾名家丁攔住。
這男人每一腳都下了狠勁,又專門朝着一些刁鑽部位踢。
謝冰瓷看不下去,上前阻止。
「住手!」
男人看她一眼,不屑道:「你算什麼東西!敢管本大爺的閑事!」
謝冰瓷冷冷道:「天子腳下,皆一視同仁!你是要謀逆不成!」
「凡事都有因果,發生了什麼?」
男人這才不情不願地扭頭,用眯成一條縫地眼睛看了一眼身邊的家丁,那狗腿子立馬理會到,開口道。
「她有眼無珠!打碎了我家老爺的寶貝花瓶,她又沒錢賠,那就以身抵債咯!我家老爺踹她幾腳又如何!」
謝冰瓷看了一眼周圍的看客,眾人紛紛點頭稱是。
她緩緩道:「多少錢?我替她還。」
男人眼睛一亮,抬手伸出五個手指,示意一個數。
謝冰瓷挑眉:「五兩銀子?」
卻見男人搖了搖頭,坐地起價。
「不不不!這可是我祖傳寶物!是五千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