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在哪裡看 第9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庄王府。

大門口,一條條紅長凳整齊的擺列在正**,凳與凳之間不由任何的空隙,一直從門外的梯階一直延伸到了屋內,看上去就像是一條紅色的大道。

門口兩側,還聚集了不少府上的奴僕和婢女。

「老十二這傢伙在搞什麼東西!」

看着門口的場景,顧塵不用猜就知道是顧勇義這傢伙搞的鬼。

「九哥,你可算回來了。哈哈,怎麼樣,我這仙橋擺的滿不滿意,今天可折騰了我好久。」顧勇義笑着走了出來,向顧塵邀功道。

「你擺這玩意幹嘛!」顧塵忍不住吐槽道。

「架仙橋啊!九哥,你不會這個都不知道吧!沒事,你不知道也沒關係,我告訴你就行了。等會你讓嫂子下轎站在第一塊紅長凳上,然後你就牽着她的手往裡走一直走到盡頭就行了。」顧勇義解釋道。

顧塵忍不住摸了下腦袋。

這傢伙,不是給自己找事幹嗎?

而這時,馬轎里的姜禾妍也是一臉好奇的探出了腦袋,然後就看到面前的紅「仙橋」。

「哈哈。嫂子,快下馬,讓九哥扶你過仙橋。」見到姜禾妍露頭,顧勇義興高采烈的催促道。

「這個…」

姜禾妍略帶猶豫,然後下意識看向顧塵。

踏「仙橋」,她是知道的,意在情投意合,比翼雙飛。

但問題是,她跟顧塵沒有感情。

「哎呀,磨嘰啥啊!洞房都入了,有啥不願意的。」顧勇義忍不住催促道。

但心裏:九哥,嫂子,你們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勞動成果!

「咳咳….」

顧塵先是咳嗽了一聲,然後看向姜禾妍,詢問道:「你想不想玩玩看?」

姜禾妍柳眉動了動,假裝很自然的說道:「我都行。」

「那就試試,嫂子!」

顧勇義眼睛一亮,擠了擠自己高挺的眉毛。

「那…要不試試?」

說話的同時,姜禾妍轉頭看向顧塵。

「我無所謂。」顧塵聳了聳肩,很隨意的說道。

見顧塵願意,姜禾妍便準備從馬轎內下車。

就在這時,顧勇義「嗖」的一下出現在馬轎面前,阻攔道:「嫂子,你不能下馬,踏仙橋是不能觸地的,會有霉運的。」

說完,他就看向顧塵,「九哥,你抱嫂子下來,然後在登仙橋!」

顧塵瞪了顧勇義一眼,忍不住喊道:「你屁事真多!」

早知道這麼多規矩,他剛才就不該答應。

「九哥,這是規矩,又不是我一個人定的。你趕緊的,別墨跡。」顧勇義吐槽道。

顧塵稍加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走到了馬轎面前,不情願的張開了雙手看向姜禾妍,「過來,我抱你下來。」

「哦~」

這次姜禾妍反倒矜持了很多。

小心翼翼的彎下身,雙手輕輕的摟着顧塵的脖子,然後向下猛的一墜。同時,顧塵雙手着力,將對方穩穩噹噹的摟在懷裡。

這時顧塵才發現,這妮子竟然特別輕,抱起來壓根不費任何勁。

隨後,顧塵便抱着對方往「仙橋」方向走,姜禾妍靠在他懷裡,抬頭看去,正好可以看到他的側容。

「好了,九哥,你牽着嫂子的手,嫂子,你慢慢走,走穩當一點。」

直到顧塵把姜禾妍送上「仙橋」,顧勇義這個二貨才繼續開口提醒。

按照顧勇義的指令,顧塵主動牽住了姜禾妍的玉手,隨對方往屋內行走。姜禾妍走的很慢,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

就這樣,二人一路沿着「仙橋」往裡走,一直進入府內。

顧塵走在左下,姜禾妍則是右上,彼此手心輕握,一路同行。

在顧勇義和府上奴僕的見證下,顧塵二人穿過了大院,直至正屋。而前方不遠處,也不再鋪紅長凳。

「哈哈,王爺跟庄王妃快走完仙橋了。」

「王爺跟庄王妃感情真好,從頭到尾王爺都沒有鬆開過庄王妃的手。」

「王爺與庄王妃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庄王妃真厲害,走這麼遠的仙橋,也絲毫不怯場的。」

聚集在周圍的奴僕小聲的議論起來,對顧塵二人的舉動充滿了祝福和嚮往。

「我們快到了!」

而站在「仙橋」上的姜禾妍,臉上也同樣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剛開始走的時候,她還挺忐忑的,害怕沒走穩摔跟頭。可現在看到自己即將走到終點,心裏頓時升起一股勝利的喜悅。

「啊!」

正當姜禾妍踩住下一條長凳時,長凳直接向下顛簸,姜禾妍臉色頓變,身體瞬間失去平衡,失重般的向下摔倒。

「小心!」

顧塵猛的一驚,迅速向對方跑去,在姜禾妍摔下來時,及時將對方接住。

感受到一雙強壯有力的大手護住自己,姜禾妍也從原本的驚慌中緩和過來,重新睜眼時,剛好看到顧塵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眼神很乾凈。

「怎麼樣?剛才有沒有嚇到?」顧塵詢問道。

「沒….沒有。」

看着顧塵那雙認真的黑眸,姜禾妍有些木訥的搖了搖頭。

「嫂子,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顧勇義急匆匆的跑來,眼神很擔憂。

姜禾妍連忙回道:「沒事,就是剛才嚇了一下,現在好多了。」

這時,顧塵把姜禾妍放了下來,然後又看向顧勇義,「還不是你出的餿主意,要不是我反應快,今天非得臭扁你一頓。」

顧勇義委屈道:「九哥,我也是為了給你跟嫂子圖個吉利啊!我真不知道那長凳沒放好。」

「顧,顧塵,不能怪十二皇子,剛才….其實是我自己沒踩好。」姜禾妍連忙出面打圓場。

長凳確實沒放好,但她不想因為自己,讓顧塵跟十二皇子鬧不愉快。

「這次你嫂子幫你說話,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下次你要是再自作主張瞞着我,我真會翻臉的。」

姜禾妍開口勸說,顧塵也不好繼續發作。

顧勇義是他的人,他是信得過的,自然不會真的去怪他。

只不過他這人性格比較直率,沒什麼心機,容易被人當槍使。

雖然他今天過來是好意,但自作主張瞞着自己就是不對,他必須跟對方提個醒。

「嫂子,還是你對我好。」

顧勇義簡直哭死,那長凳真不是他的問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