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小說最新章節 第2章_克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夜色如墨。

天空彷彿被一塊黑幕籠罩,變得格外的寧靜和諧。

而此刻,庄王府內卻張燈結綵,屋檐上到處掛滿了紅燈籠,燈籠**都貼着一個大大的「囍」字,極為的喜慶熱鬧。

今日九月初九,乃是九皇子殿下庄王與鎮國公千金姜禾妍喜結連理的日子。

庄王樣貌英俊,氣宇不凡,鎮國公千金容貌傾城,知書達理。

二人能夠走在一起,乃是天作之合,在整個大周王朝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剛過戌時。

大殿內,顧塵身穿紅袍端坐在凳椅之上,安靜的吃着酒。

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甚至有些煩悶。

「王爺,該入洞房了。」

而這時,身旁一位婢女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顧塵看了對婢女一眼,微微點了下頭。

「是。」

婢女也不敢多問,邁步退出了大殿。

見婢女走後,顧塵才放下手裡的酒杯,心中長嘆一聲。

穿越了。

而且還是穿越到一本他剛看過的女頻宮斗小說之中,成為了大周王朝的九皇子殿下。

身份超凡,地位不俗,簡直就是站在金字塔的頂端。

但此刻,顧塵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現在迎娶的老婆是這個小說世界的大反派。

關鍵的是,這個老婆還不對她沒感覺,只是為了家族利益,被迫嫁到庄王府與自己成婚。

一想到這裡,顧塵就覺得有些憋屈。

說說原劇情吧!

不過原劇情有點亂,幾個主要人物的關係比較複雜。

首先是自己身體的原主人,也就是原主。

他確實很喜歡鎮國公的這位千金姜禾妍,這次聯婚也是他向皇帝請命批准的,成婚之後更是把她捧在手心給她想要的一切。

就差當祖宗一樣供着了。

而他現在的老婆,鎮國公千金姜禾妍….

即便原主對她很好,但因為他向皇帝請命成婚的這件事讓她心生怨氣,一直都沒能放下芥蒂接納原主。

而她真正喜歡的人,乃是原主的兄長,六皇子殿下,晉王顧天明,也是本書的男主。

而原主的這位皇兄,晉王顧天明,卻並沒喜歡過姜禾妍,反而對鎮國公府的一個大大咧咧的庶女感興趣。

沒錯,這個庶女正是本書女主,姜安然。

同時,也是和顧塵一樣的穿越者。

至於晉王顧天明和庶女姜安然之間的關係,自然是相互吸引,你情我願。

總的來說,這段感情糾紛很亂,是一段比三角戀還要複雜的四角戀。

而之後,姜禾妍就發現了晉王喜歡上了自己的庶女姐姐,心中很是不滿。

儘管她已經成婚了,可在她看來,一個妾氏所生的女子是根本配不上晉王殿下的。

於是乎,姜禾妍開始了一系列對女主姜安然的針對,勢必要將對方從晉王殿下身邊趕走,一副得不到就毀掉的強硬態度。

但姜安然畢竟有主角光環護體,每當遭遇為難之時,都能恰巧被晉王殿下救下,化險為夷。也正是姜禾妍的這一次次助攻,讓二人的關係發現的更加迅速,情誼更加濃厚。

然後,就是姜禾妍的事情敗露,晉王大怒,與原主劃清界限,徹底敵對。

再然後就是皇帝病危,幾大皇子開始奪權….

雖然,顧塵還沒看到大結局,但結局顯而易見。

註定是原主和姜禾妍奪權失敗,晉王殿下登上皇位。

「唉,差不多能演一場甄嬛傳了。」顧塵不由的搖了搖頭。

相比於皇室之間的各種勾當算計,顧塵更願意當一個逍遙快活的擺爛王爺。

但他也清楚,自己身上披着的這層身份,估計很難讓他擺脫出來。

而且,今天他這不還娶了個專給他找事的好老婆。

「算了,不想了,想多了頭疼。」顧塵無奈道。

既來之則安之。

而且他也不是真的畏懼主角晉王,和女主姜安然。

畢竟,他知曉原劇情,完全可以提前規劃,避免麻煩。

唯一讓他不好抉擇的就是今天娶進門的這個女人。

一個對自己沒有好感的女人,顧塵可沒有閑功夫去舔着她。

但當初這份婚約是原主主動撮合的,現在就算想要退婚,估計也不現實。

鎮國公好歹也是一品官員,而且還是老臣,他的面子皇帝還是得給的,估計不會答應退婚。

「只能先這樣耗着吧。」顧塵淡淡道。

先老老實實待個一兩年,等風頭一過,他再跟姜禾妍和離。

反正對方對他也沒感覺,只要自己提議和離,鎮國公那邊她肯定能做好工作。

想清楚之後,顧塵緩緩起身,準備回房。

不管怎麼說,姜禾妍也是他剛過門的妻子,將她一個人晾在閨房於理不合。

再者,顧塵也想見見這女人到底長啥模樣,竟然能夠讓原主那般掏心掏肺。

很快,顧塵便移步來到了房間門口。

「見過王爺。」

幾個候在門口的婢女齊齊躬身,很是恭敬的說道。

她們都是姜禾妍帶來的人。

「你們都下去吧。」

「是。」

一聲吩咐後,所有婢女全部退後離開。

隨即,顧塵緩緩推開房門,邁步走了進去。

屋內的燈火很是通亮,門口擺着一張小桌,桌上擺放着一個紅色的秤桿,用來掀蓋頭用的。

顧塵並沒有拿起秤桿,而是坐在旁邊的凳子上,抬頭向著床頭看去。

對方坐在床的**,坐的很端正。

紅火色的婚服從上到下包裹着她纖細高挑的身姿,一雙白皙如玉的巧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大腿之上,紅色蓋頭遮掩了她的容貌,也讓她多了一分神秘感。

「咳咳…」

顧塵假裝咳嗽了一聲,引來一些動靜。

兩世為人,但今天確實他第一次結婚。

說實話,他有些茫然,不知道該如何打破這份尷尬。

床頭的姜禾妍依舊靜靜的坐着,並沒有發出任何的動靜。

見對方不為所動,顧塵提醒道:「你可以把蓋頭撤下來,這裡沒有外人。」

他的聲音很輕,語氣較為溫和。

姜禾妍依舊坐着,不過顧塵卻發現對方的手指輕輕動了一下。

儘管動作很輕微,但還是被他察覺了出來。

顧塵有些不解。

他剛才其實已經暗示的很明顯了。

不願意親自掀蓋頭,便說明了他對這份婚事的抗拒。

儘管這婚事他自己主動撮合的。

不過顧塵也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並沒有考慮姜禾妍。

對於姜禾妍來說,她就算對這樁婚事再有不滿,但從她踏入庄王府的那一刻開始,她便是顧塵的人了,未來的庄王妃。

在牽扯到家族利益,和自身從小學會的教養,她不可能自己動手掀蓋頭。

這是對禮數的不尊重,也是對她自己的不尊重。

身為大家閨秀,她不能這麼任性。

當然,她也同樣理解不了顧塵為何不願意主動掀她蓋頭,畢竟當初這起婚事是對方向陛下請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