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小說免費閱讀 第3章_克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見對方磨磨唧唧不願動手,顧塵也懶得想這麼多,拿起桌前的秤桿走了過去,很自然的掀起對方的紅蓋頭。

下一秒,一張精緻俏麗的臉頰赫然呈現在她眼前。鮮艷欲滴的紅唇,微微翹立的瑤鼻,特別是那雙藏着意外的雙眸,如泉水般清澈透明,純真乾淨。整張臉頰明艷照人,美不勝收。

看着這個近在咫尺的女子,顧塵短暫愣了一下,眼裡失神數秒。

他承認,對方的顏值很出眾,幾乎達到了頂尖水平,比他前世見到的那些網紅明星都要絕艷很多。

「看夠了?」

姜禾妍低聲道,聲音透露着一股冰冷。

同時也是對顧塵剛才不願意主動掀蓋頭表達一種不滿。

顧塵收回了目光,沒再過多留戀。

他承認剛才確實是自己定力不足,沒見過什麼大世面。

所以,面對對方的提問,他也懶得反駁。

因為對方的容貌,剛才確實驚艷到他了,這一點顧塵沒必要去否認。

接着,他便轉身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下,手裡的秤桿也放回了原位,再次抬頭看向姜禾妍,「我現在也算是你名義上的夫君,你似乎不應該對我這副態度?」

「我性格一向如此。」姜禾妍懶得過多解釋。

顧塵笑了,然後問道:「所以,你以後都打算用這副面孔待我?」

他從來就不信有人天生就是冷冰冰的。

之所以冰冷,不過是對你無感罷了。

姜禾妍看了顧塵一眼,沒有回答。

但意思卻很明顯。

想要讓她做出改變,很難!

看着對方一臉任性的樣子,顧塵緩緩起身,懶得再聊。

沒有誰要刻意慣着誰。

以姜禾妍現在的態度,顧塵很難繼續和她聊下去,因為他們都是不服輸的性格。

搞不好,到時候還會起了爭執。

何必呢?

看到顧塵起身離開,姜禾妍柳眉一皺,不解的問道:「你幹什麼去?」

顧塵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出去,換個地方睡覺。」

「你什麼意思?」

姜禾妍輕咬薄唇,略帶生氣的質問道。

儘管,她是被迫嫁到庄王府,但此事已成定局,沒法改變。

可現在大婚當晚,自己的夫君卻要出去,不願跟她同床共枕。

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絕對算是羞辱。

姜禾妍現在的心裏五味雜陳,不知是該欣喜還是該生氣。

顧塵沒有回答。

姜禾妍的心不在庄王府,說再多也是空白的。

再者,顧塵也沒法跟他解釋,自己為什麼不願意跟他同床。

總不能告訴她,自己是穿越者,知道她喜歡的並非自己而是晉王。

而且就算說了,又能怎樣?

他們還是要繼續住在一起生活。

這樣只會讓雙方的相處變得更加尷尬,誰也不待見誰。

所以,他覺得現在彼此都應該冷靜冷靜。

至少等情緒穩定後,再來聊之後的事。

咚!

不等姜禾妍追問下去,顧塵直接踏出房間,合上房門,沒有一絲的留戀。

房間內,姜禾妍依舊安靜的坐在喜慶的大床上,眼睛卻一直看着門口的方向,臉色很是氣憤。

「混蛋!」

「如若對我無感,當初為何要娶我!」

她完全不理解顧塵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當初要娶自己的是他,現在不願意碰她的也是他。

難道就因為自己態度冰冷,就成了他拒絕同房的理由?

她承認自己確實不喜歡顧塵,但進入庄王府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接受了現實,做出了妥協。

努力去做好一個庄王妃的樣子,避免招惹閑話,落人口舌。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個八抬大轎將她迎娶過門的男人,現在竟然主動逃避她。

甚至在大婚當晚提出跟她分房睡。

這要是被別人知曉,必然會惹來很多煩人的流言蜚語。

看着喜慶卻又安靜的婚房,姜禾妍莫名覺得太多寂靜,雙手下意識的攥了一下。

在顧塵沒進來之前,她其實有過很多的擔憂,甚至考慮過二人見面時應該會是一副怎麼樣的場景。

在她原本的考慮中,顧塵應該對她相敬如賓,溫潤大度。

自己也會客套的去回上幾句,不去破壞今日的喜慶。

直到夜過半巡,二人喝過合歡酒,熄滅燭燈,同床共枕。她再將自己最為珍貴的東西毫無保留的拿給對方,初次品嘗這世間的禁果。

儘管,一番親密接觸姜禾妍不會帶任何的情感,但她也絕對不會拒絕。

因為,她對顧塵本就沒有喜歡,有的只是無奈和妥協。

但任她怎麼也沒想到的是,顧塵並沒有她想像中的哪怕溫潤大度,體貼含蓄,性格方面更是極為強勢,不做一絲的妥協。

寧願大婚當晚,讓她獨守空房,也不願碰她一下。

莫名的,姜禾妍有些心累,有種說不出來的無助感。

她現在已經是庄王府的人了,而且還是最為耀眼的庄王妃。

可這個關係明明應該跟自己最近的男人,現在卻不願意碰她。

這樣的話,她跟皇宮那些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又有何區別。

關鍵,她這份心事還沒法跟人細說。

又過兩個時辰,深夜亥時。

顧塵依舊還沒回來,姜禾妍有些疲憊的靠坐在婚床上,身上的婚服並沒有脫下,整個人維持着半睡半醒的狀態。

從中午接親上轎,再到回庄王府拜堂成親,最後到晚上的洞房花燭,她都沒有吃任何的東西,身體早就忍耐到了極限。

若不是強撐着睡意想等顧塵回來,現在她恐怕早就已經睡著了。

「小姐,要不您先睡下吧!姑爺他…..應該不會回來了。」

看着姜禾妍一臉疲憊的樣子,旁邊的侍女極為心疼的說道。

婢女名叫春夏,是姜禾妍在鎮國公府時的貼身婢女,從小一塊長大。

今晚在顧塵離開婚房之後,她便立刻返回房間,照顧自家小姐。

姜禾妍看了春夏一眼,無力的笑了一聲,「是嗎?」

這笑中帶着幾分譏諷,彷彿是在嘲笑自己的無能。

大婚當晚,新郎分房。

這放在整個京都都是極為罕見之事,沒想到此刻卻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自認自己還算優秀。

身份尊貴,容貌出塵,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在京都也是數一數二的世家千金。

但她的這位夫君,卻對她不屑一顧,鐵血無情。

關鍵,自己還是他主動迎娶上門的。

你說可笑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