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小說叫什麼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說吧!過來找我還有別的事嗎?」

「仙橋」事件過後,姜禾妍回了房間,而顧塵則帶着顧勇義來了正屋。

顧勇義呵呵一笑,「嘿嘿,沒啥事了,就是過來看看嫂子。九哥,你不會還因為嫂子的事跟我生氣吧!」

「你覺得呢?」顧塵反問道。

顧勇義又笑道:「那肯定是不生氣了。」

看着顧勇義這樣笑臉,顧塵也懶得多說,隨即道:「今日我看到晉王回宮了,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上個月中旬,南疆那邊的事處理完後,他就回來了。」

顧塵陷入了短暫的思索。

相比於自己和太子顧茂,這個晉王顧天明背景並沒有他們深厚。

但對方十六歲開始就一直從軍打仗,到如今已經有五年了。

在軍隊內,有着一定的威望,更是得到了神威大將軍的賞識。

原劇情中,顧天明在處理完南疆戰事之後,回京都待了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也是在這期間結識了女主姜安然。

不過,這次顧塵的重點並不是在男主顧天明和女主姜安然身上,而是太子顧茂這裡。

因為再過半個月,將有一件大事發生在他身上。

相比於男主顧天明,女主姜安然,這兩人在原劇情中也是在中後期才開始跟顧塵敵對,現在的話應該算是似敵似友,無法劃分。

但太子顧茂,卻一定是他現在的對手。

顧塵的娘家是蕭家,也就是刑部。

而太子顧茂的娘家是南宮家,也就是宰相。

早年間,母妃蕭氏的哥哥,也就是顧塵的舅舅曾處死過當朝宰相南宮爵的小兒子(皇后南宮氏的幺弟),兩個月後,他的舅舅遭到刺客暗殺,屍骨無存。

是個人都知道,他的舅舅必然是被宰相大人僱人殺死的,但苦於沒有證據,這起案件也只能草草了事。

兩家的關係堪稱水火不容。

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同樣隱射到了顧塵和顧茂的身上。

這也是為什麼蕭氏要這麼早就開始為他積累人脈,提前打點。

因為,未來的皇位一旦被顧茂坐上,無論是顧塵還是整個蕭家都得陪葬。

這步棋,沒人敢賭。

即便顧塵知道將來顧茂不可能登上皇位,但這個勁敵乃至他背後的南宮家,顧塵也必須剷除。

「九哥,你怎麼突然問晉王這苦瓜臉的事了,這傢伙一直跟太子交好,肯定不會來我們這一派系。」顧勇義疑惑道。

這個六皇兄確實有點能力,但就是背景太薄了。

不過對方既然跟太子站在一個陣營,那以後肯定只會是敵人。

如果九哥是想先對這個晉王下手的話,他倒是可以幫點忙。

「沒什麼,今天進宮的時候撞見了,順便問你一句。」顧塵說道。

顧勇義如今也在軍隊做事,副護軍參領,正四品武職京官。這小子一直都想上戰場,但她母妃沒同意。

「九哥,你跟他苦瓜臉撞見了!那豈不是也撞到太子顧茂了,那肥豬沒刁難你吧!」顧勇義驚訝道。

晉王進宮,除了找太子,不會有其他人了。

九哥竟然能和晉王相遇,想必太子也在旁邊。

「嗯,撞到了,他還當著我的面調戲你嫂子,你說我應該做點什麼才能讓他長教訓。」

「卧槽!這肥豬還敢調戲我嫂子,誰給他的狗膽的。」

顧勇義立馬激動起來,繼續說道:「九哥,那肥豬有事沒事就喜歡外出採風,咱找個機會把他抓起來,先暴揍一頓,再把他扔茅坑裡去,你覺得怎麼樣?!」

顧塵翻了個白眼,「人家出來玩身邊有的是人暗中保護,更何況現在還有個晉王護在身邊,你怎麼抓他?」

在所有皇子中,晉王的武力值是最高的,現在應該達到了六品武者的境界。

哪怕顧塵和顧勇義加起來,也打不過對方。

在這方世界,也有許多的奇人異士,武學高手。

但從整體的劃分看,武道境界大從低到高可分為一品到九品,再往上便是大宗師境界。

達到宗師境界,可劈山填海,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在世間,也是絕頂的存在。

大周王朝的皇子從小習武,都有一定的武學功底。顧塵如今的境界在五品武者,顧勇義則是四品武者。

「也對,我都忘了還有晉王這個苦瓜臉了。要是沒有他,我們說不定還有機會動手。」

聽完顧塵的解釋,顧勇義尷尬的笑了笑。

顧塵極為認真的拍了拍顧勇義的肩膀,「加油吧!等哪天你武道境界超過了晉王,到時候我們就能去抓太子,再把他丟到茅坑裏面。」

「九哥,你又跟我開玩笑。誰不知道晉王那苦瓜臉是個武痴,我可不敢保證以後能超過他。」

….

「小姐,你怎麼看着心事重重的,是姑爺他欺負你了嗎?」

房間內,看着沉默寡言的姜禾妍,春夏滿臉的焦急。

早上伺候完小姐出門,她就留在府上休息。

畢竟,昨晚為了守着小姐,她一宿都沒睡。

今天剛醒來,就正好看到姑爺牽着小姐過「仙橋」,在小姐不小心摔到的時候,姑爺還主動摟住了她。

原本她以為姑爺和小姐已經重歸於好了,結果小姐一回到房間,又開始悶悶不樂了。

姜禾妍將腦袋趴在桌子上,然後側頭看向旁邊的春夏,猶豫一下後,道:「春夏,如果有一天,你喜歡上一個人,但後來家裡卻逼你嫁給了另外一個男人,你會和這個男人好好相處下去嗎?」

「啊!」

春夏震驚了,「小姐,你不喜歡姑爺啊!」

臉上的表情就像是這樣:d(ŐдŐ๑)

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又不是傻子,怎麼會聽不明白這話里的意思。

也就是說,小姐早就有心上人了,並不喜歡現在的姑爺。

這種秘密要是被府上的人聽到,恐怕會捅大簍子。

姜禾妍頓時被嚇了一跳,壓低聲音,「春夏,小聲點,你想害死我啊!」

「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春夏這時也反應過來剛才自己聲音太大了,連忙道歉。

「沒事,我沒跟你生氣,你就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吧!」姜禾妍輕聲問道。

「這個…那個….」

春夏眼神很是猶豫,遲疑許久後,才重新看向姜禾妍,「小姐,你真的不喜歡姑爺嗎?我覺得姑爺挺好的,人也好看….」

「春夏,是我在問你問題?」姜禾妍有些着急道。

「小姐,這個….奴婢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春夏為難道。

「唉,我就知道你是這樣,早知道不告訴你了。」姜禾妍哀聲一嘆,滿臉愁容。

看到姜禾妍又陷入憂慮,春夏忍不住提了一嘴。

「小姐,你的事奴婢沒法判斷,但奴婢這人一向認命。日後小姐或者姑爺若是想把奴婢嫁了,奴婢一定會心誠的接受,因為奴婢相信小姐跟姑爺一定是對的。」

姜禾妍如釋重負的笑了一下,埋怨的看向春夏,「誰要把你嫁了?本小姐才不樂意呢?以後你就得守着我,那裡也不準去。」

「小姐說不嫁,那春夏以後就一直陪着小姐。」

….

半月後。

庄王府上早已從結婚的喜慶中走出來,恢復了往常平靜的日子。

作為庄王,顧塵並沒有想像中的那般悠閑。

每日需上早朝,聽皇帝與朝中大臣談論國情,民生,災害,禮儀,外邦等諸多事情,偶爾也要發表自己的言論和見解。

而姜禾妍,則是安安靜靜的待在庄王府,也不鬧騰。

偶爾還會去永安宮,在母妃蕭氏那裡坐一會。

即便想回娘家看看周氏,也會主動跟顧塵詢問,聽聽他的意見後再做打算。

唯一讓顧塵不解的是,這妮子不知道是抽了什麼風,竟然不再板着張臉對待他了。

有時候還會主動做好飯菜,等顧塵回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