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免費閱讀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沒了剛才的鬧劇,整個宴會相處的還算和諧。

姜禾妍也主動拿起了筷子,小口吃着飯菜。

「安然吃飽了,先退下了。爺爺,祖母,父親,母親,妹妹,你們慢用。」

一會兒,對面的姜安然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起身向眾人一一行禮,然後告辭。

「嗯。」

鎮國公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酒過三巡,菜入五味,這場回門宴才算結束。

中間雖有一些波瀾,但總的來說,還算可以。

正當顧塵準備告知姜禾妍準備回庄王府時,對方卻主動走到他跟前,小聲向他問道:「我想陪我母親說說話,能不能晚些再回去?」

聲音不大,只有顧塵一個人能聽見。

顧塵點點頭,「嗯,等會好了叫我,我隨國公在府上逛逛。」

姜禾妍眼睛一顫,輕抿紅唇,心中莫名一暖,「謝謝。」

她剛才開口其實並沒有抱太多的信心,但沒想到顧塵會答應的這麼快。

….

後院。

「夫人瞧不上我,國公不待見我,憑什麼!我哪裡做錯了。還有那個賤丫頭,仗着嫁入了庄王府,就在鎮國公府高人一等了嗎?」

房間內傳來尖銳的罵咧聲,只見閔氏抓起屋內的東西使勁的摔在地上,臉上早已沒有了之前的謙卑。

而這時,姜安然正好走進房間,看着怨天尤人的母親無奈的揉了揉腦袋,很是頭疼。

「娘,你這是幹嘛!」

看到女兒進屋,閔氏的情緒立刻穩定了一些,眼眶紅潤的看向姜安然,哭訴道:「女兒,你說說,我好歹也給國公府生了一個千金小姐,他們憑什麼這麼對我,現在就連小的都能騎到我頭上。」

姜安然很是為難的嘆了口氣,「唉,今天庄王跟妹妹還沒過來的時候我就提醒過,這場回門宴不要去,免得惹來麻煩,你偏不信。」

「我也沒說要去,還不是你父親讓我去的,結果到頭來還把我趕出來。」閔氏哭訴道。

姜安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中默默吐槽。

尼瑪!

她這個親娘是真的沒啥了。

若放在前世,絕對是妥妥的綠茶啊!

明明是自己先提了一嘴,想要見見這個庄王殿下,父親才帶她去參加的宴會,結果現在反而把責任全推父親身上了。

這你還能說啥。

姜禾妍對她娘倆本來就一直都抱有敵意,她還使勁湊過去,人家能不生氣嗎?!

唉。

攤上這麼個娘親,真的是造孽啊!

咱消停點不行嗎?

這時,閔氏又喊道:「安然啊!為娘以後就指望你了,你可要給為娘爭口氣啊!論樣貌,你不比姜禾妍那丫頭差,論才學,你也在她之上。她能嫁進庄王府,那你就能嫁進雲王府,齊王府,晉王府,甚至東宮太子府。只有你嫁好了,為娘日後才能在鎮國公府抬起頭。」

姜安然不去爭執,點頭回道:「好好好,娘,我以後一定努力嫁個好人家。咱現在能不能先洗把臉,把屋裡的東西收拾一下。」

看到姜安然把自己的話聽了進去,閔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懂事就好,娘聽你的。」

姜安然無語了。

她感覺在這樣下去,遲早要被這個娘親給PUA。

老天啊!

這就是她半夜偷喝肥宅快樂水的懲罰嗎?!

真的太難了….

….

內院,主屋。

「娘,你身子又瘦了。」

房間內,姜禾妍滿臉心疼的看着自己母親,嘴角哽咽。

只有她才知道,母親這些年經歷了多少的委屈。

明明是正妻,待遇卻不如妾氏。

她恨閔氏母女,更恨那個不人道的父親。

周氏將姜禾妍垂落下的碎發輕輕的搭回她的耳後,臉上露出寬厚的笑容,「傻丫頭,娘親沒事。倒是你,跟庄王殿下相處的怎麼樣,他對你好嗎?有沒有為難你?」

姜禾妍眼角閃過一絲憂鬱,但很快又掩飾了過去,搖搖頭說道:「沒有,他對我很好,很關心我,母親不必為我擔心。」

「那就好。其實從你能來這裡,母親就看得出庄王殿下對你是尊重的,娘親當年就是看不透這一點,才會嫁到鎮國公府。不過,我的女兒能遇到一個真心待她的人,為娘心裏也高興了。日後你要跟庄王殿下好好相處,不要毀壞了這份難得的緣分。」周氏靜靜的說道。

聲音很輕柔,語氣極為平緩。

「嗯,女兒知道了。」

姜禾妍糯糯的點點頭,不敢跟周氏說出實話。

她寧願自己默默消化,也不想加重母親的心理負擔。

「好了,跟庄王殿下回去吧!今日是你一次回來,不要在這邊太耽擱了。」周氏摸了摸姜禾妍的額頭,提醒說道。

「娘,那我先走了,以後再來看你。」

姜禾妍雖有不舍,但還是選擇遵從母親的意見。

「嗯,好。」周氏溫和一笑,說道。

很快,姜禾妍便在竹亭找到了顧塵,對方正在跟爺爺喝茶,而且聊的還不錯。

看到姜禾妍到來,鎮國公自然也清楚二人是打算回去,也不再過多閑聊。

一番客套後,顧塵帶着姜禾妍離開了鎮國公府。

剛出府門,顧塵就注意到姜禾妍的眼眶有些泛紅,忍不住問道:「不會又要哭了吧!剛才可是你來叫我的!捨不得走你多待一會就是了,我也沒催促你走。」

姜禾妍眼眶又紅了一些,嘴巴一撅,傲嬌的說道:「要你管!」

要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這個她從小長大的鎮國公府就徹底算是她的娘家了,而她以後也不能守在母親身邊了。

這讓她頓時就變得有些傷感。

結果這些東西落在顧塵的嘴裏,卻說的格外的輕巧,彷彿隨時都可以拋下一樣。

「得得得,我的錯,我就不該說。」

顧塵算是看明白。

除了自己,誰跟姜禾妍都好說話。

雖然他也知道是這樁婚事讓她對自己升了怨念,但會不會太針對了吧!

唉。

還是早點和離吧!

這種怨婦他惹不起。

「哼!」

姜禾妍輕哼一聲。

不知為何,看到顧塵道歉,雖然沒什麼誠意,但她的心情卻好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