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塵姜禾妍免費閱讀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翌日。

溫暖的晨曦透過窗戶折射進婚房,正好打在姜禾妍那張俏麗的臉蛋上。

她長長的眼睫毛閉緊,粉腮微微泛紅,細薄的香唇嘟起,如花般的臉蛋上晶瑩如玉,溫婉清秀。

咔!

顧塵推門直接走了進來。

「姑…姑爺!」

一直候在身旁的春夏看到顧塵進門,立馬小聲的低下頭。

顧塵看了床上的姜禾妍一眼,「她還沒醒?」

春夏連忙解釋道:「小姐昨夜一直都在等姑爺回來,一直到半夜才躺下休息,所以….」

顧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看向春夏說道:「那你等會叫你家小姐起來,我在正堂等她。」

顧塵倒不是不讓對方睡覺,而且今天要去母妃那裡請安敬茶,不能去的太晚。

「是。」

春夏也知道規矩,急忙點頭應下。

就在顧塵剛走後一會,床上的姜禾妍緩緩的睜開了雙眸。

「小姐,你醒了。」

春夏一驚,連忙起身走了過去。

「嗯。」

其實,姜禾妍剛才睡得很淺。

在顧塵進來的那一刻她就驚醒了過來,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才繼續裝睡。

「小姐,那春夏為你寬衣收拾,姑爺他已經在正堂等你了。」春夏提醒道。

姜禾妍點了點頭,「好。」

規矩不能壞。

儘管昨晚她與顧塵之間鬧了些許的不愉快,但不能讓長輩和外人看了笑話。

該有的規矩她還是得遵循。

一番收拾打扮後,在春夏的陪同下,姜禾妍來到了正堂。隨後他便看到顧塵坐在一張桌前,而桌上擺放着許多的糕點和食物。

顧塵抬頭看向對方,說道:「先吃點東西,等會陪我一同進宮見我母妃。」

姜禾妍猶豫了幾秒,然後點了點頭,老實的走到餐桌一側坐下。

她確實餓了。

從昨天中午開始,她一直都沒有吃東西。

如果現在還不吃的話,她至少要等到午時回娘家才有飯吃。

於是,在顧塵的注視下,姜禾妍拿起了桌上的一些糕點,小口的吃了起來。

不知道是和顧塵不熟悉的緣故,還是昨晚對方強勢的態度讓她有些畏懼。

她吃糕點的時候,都是細嚼慢咽,顯得有些矜持。

「你先吃,我去備馬。」

顧塵看出了對方的不自在,主動離開餐桌。

顧塵剛走不久,春夏立馬湊到了姜禾妍的跟前,看了看餐桌上的糕點,忍不住說道:「小姐,姑爺他怎麼知道你喜歡吃糕點?還準備了你最喜歡的雪花糕!」

姜禾妍眼睛微微一動,但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也許,對方只是恰好準備了這些糕點做早餐也說不定。

不然,他昨天不會那般對待自己。

….

而庄王府門口。

顧塵正吩咐侍衛準備馬匹,花轎,就在這時,一個穿着黃色華服的男子騎馬走了過來,臉上笑呵呵的,身後還跟着幾個侍衛。

「九哥!」

「你小子怎麼來了。」

顧塵聞聲看去,略帶意外的說道。

在皇室所有子嗣中,能稱顧塵為九哥的,也就是只有十二皇子,顧勇義。

兩人關係不錯,這傢伙從小就粘在顧塵的後面,讓他往東絕不往西。

「這不是來看看你跟嫂子?嘿嘿,昨晚酒都不陪我喝就匆匆回房,肯定沒少操勞吧!」顧勇義一臉壞笑的說道。

顧塵白了對方一眼,「沒事別瞎打聽,小心讓你屁股開花。」

「切,不說就不說唄,還跟我來這套。」

顧勇義砸吧了嘴巴,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隨即換了個話題問道:「九哥,你這是打算帶嫂子去皇宮請安嗎?」

顧塵又白了她一眼,「不然呢?」

「那你帶嫂子去皇后那邊嗎?」

「你覺得呢?」

就在二人聊天之際,姜禾妍已經來到了門口。

同時,候在馬車周圍的侍衛見到姜禾妍出來後,也是齊齊躬下身子,尊敬的說道:「見過庄王妃。」

「嫂子好。」

顧勇義同樣看到了姜禾妍,立刻笑呵呵的問候道。

「見過十二皇子。」姜禾妍連忙回應。

顧塵忍不住插嘴道。「你給他行什麼禮,你是她嫂子,叫他勇義,或者小義就好了。」

這妮子估計身份還沒適應過來,或者還沒睡醒。

「哦~」

姜禾妍很小心的應了一句,也不去反駁。

「九哥說的對,嫂子你想怎麼喊我都行。」顧勇義呵呵一笑,完全沒有在意。

「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得帶你嫂子回宮給母妃請安了。」顧塵看向顧勇義說道。

「行,那我在庄王府等你回來。」

隨後,顧塵看向姜禾妍提醒道:「上車吧!」

姜禾妍點點頭,在一位婢女的攙扶下坐進了馬車。顧塵闊步跳上一匹黑馬,帶隊向著皇宮方向走去。

顧塵的生母乃是當朝貴妃,蕭氏。

但按尊卑禮儀,主次身份來排,他只能稱呼蕭氏為母妃,皇后南宮氏才是母后。

不過從小到大,他都是在蕭氏身邊長大,並沒有受皇后南宮氏照顧。

原因無他,他生母蕭氏與皇后南宮氏關係不合,或者說是蕭家和南宮家雙方派系敵對。

而這一點,自己那個皇帝老爹也是清楚的,只是不好插手。

所以,今日前往皇宮,顧塵帶姜禾妍要見的不是皇后南宮氏,而是她的生母蕭氏。

得到了蕭氏的認可,也就是得到了背後蕭家人的認可,同時也是在坐實她庄王妃的身份。

….

庄王府離皇宮不遠,一炷香左右的時間顧塵等人便來到了外宮。正當他們向著蕭氏所在的永安宮趕路上,一路人馬從另一個方向走出,正好擋在他們的前方。

緊接着,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從對面傳來,「太子殿下與晉王出宮,還請爾等避讓!」

顧塵笑了,駕馬緩緩向前,絲毫不理會對方的提醒。

太子身居東宮,母妃蕭氏則在西宮,這都能夠撞上,未免也太意外了。

「晉王殿下!!」

馬車之內。

在聽到晉王這個名字的時候,姜禾妍微微一顫,雙手下意識握緊。

她有一個藏在心底的秘密,從未告知過任何人。

在她八歲那年,隨玩伴外出遊湖,不小心失足落水。

當時所有人都慌張不已,失了分寸。

只有年長她四歲的六皇子殿下義無反顧的跳下湖泊,救她上岸。

從那一刻開始,她便對這位沉默寡言的皇子升起了愛慕之心,但因為家庭教養的關係一直不敢表明愛意。

每次對方出現的時候,她都只敢站在遠處靜靜的觀望。

但哪怕只是看一眼,她的心情都能無比的高興開心。

而那次落水,也讓她對游湖有了陰影,之後再也不敢碰水。

只可惜,她如今嫁為人妻,這份原本的美好也不敢再去奢侈。

「哈哈,原來是九弟啊!」

見到顧塵走來,對面一個身穿黃色華服,體態圓潤的男人大笑起來。

而他身旁還跟着一個穿着黑色華服的男人,對方正是六皇子殿下,晉王顧天明。

對面的顧塵同樣端詳了二人一眼。

這時,太子顧茂又說道:「昨日九弟大婚,娶得還是鎮國公府那位難得的美人,想必昨晚一定玩的很盡興吧,為兄還真是羨慕啊!」

這話看似是在誇讚顧塵,但是卻帶着一股虛偽和居高臨下的輕視。儘管他與姜禾妍確實有些矛盾,但對方是他八抬大轎,明媒正娶的正妻,別非那些所謂的妾氏。對方用這種開玩笑的口吻討論他的正妻,不僅是在踩低姜禾妍的身份,也是在打他庄王的臉。

顧塵冷淡一笑,回道:「我家妍兒金枝玉葉,知書達理,自然不是皇兄身邊那些只能幫忙解乏的俗物可以比擬的。」

馬車內,姜禾妍微微一愣,眼神迷離。

雖然他知道顧塵和太子不合,但她也沒想到對方會在外面這麼袒護自己。

畢竟,昨天洞房的時候他還跟對方甩了臉色,和他口中所說的「金枝玉葉,知書達理」完全是兩個極端。

「老九,你這話什麼意思?在罵本宮不知廉恥嗎?」

顧茂臉上的笑容頓時冷了下來,略帶生氣的質問道。

他確實喜歡收宮女回房解乏,但都從沒有人那道明面上來談。

對方這話,完全就是嘲笑他。

顧塵呵呵一笑,道:「皇兄,凡是要懂得節制,氣大傷身。沒別的事,臣弟便先告辭了。」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顧塵直接駕着馬車向著永安宮的方向而行。

看着顧塵的人馬頭也不回的離開,顧茂極為生氣的罵咧道:「該死,這老九越來越沒規矩了。仗着身後有貴妃和蕭家人,竟然連我這個太子都敢這般不尊敬,真當我不敢對他動手嗎?」

隨後,他便將目光看向旁邊黑衣男子,問道:「老六,你說說,我該怎麼給老九一點教訓,讓他知道我才是這大周的儲君。」

顧天明劍眉微擰,但很快又掩飾了過去,隨後搖晃了幾下腦袋,輕聲道:「不知道。」

顧茂很是無語的看了顧天明一眼,嘆息道:「唉!你就是塊木頭,也就只能帶兵打打戰,要真摻和到朝堂這些事來,估計你都沒法應對。算了,老九的事,我會自己想辦法。」

對於顧茂的這番說教,顧天明也懶得去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