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溫舒從小就被全家人都寵着,所以很是嬌氣,但是太嬌不免會被人欺負,所以溫老爺子狠下心讓溫舒學過一段時間的散打。

學的太多不免渾身摔得青紫,溫老爺子又不捨得,便專挑那種快准狠,還直擊對方要害的招式讓她學,然後找人一遍遍讓她練,所以有些動作她很是熟悉。

溫舒看到司機李叔過來不免鬆了口氣,她只會那麼幾招,溫老爺子的原話是能給她爭取時間讓她逃跑,真打起來她絕對只有挨打的份。

不過這是對男人,對女人就不一樣了,徐州倒在了地上,她就看向了不遠處想逃跑的女人,剛剛徐州動手時,這個女人居然想偷偷動手打關希,但是應該是還沒來得及。

女人被溫舒的動作嚇的站在了原地,後來看形勢不對,一點一點在往遠處移動,以為沒人注意到她。

此刻看溫舒突然看過來,她扭頭就要跑,溫舒三步並兩步追上去,拉住女人的胳膊伸手就是一巴掌,不遠處的李叔都看呆了。

更遠一點的男人又自動退後了兩步,隨即掛了電話,藏在柱子後面,直接拍了起來。

拍了好幾分鐘後他發給了對面的人,趕緊撤退了,還跟了條語音,說道:「凜哥,太可怕了,不是,這女人看起來這麼漂亮,打起架來怎麼這麼狠,我要趕緊跑了,被逮到偷拍我估計也要挨打。」

此時席凜正一個人站在地下停車場里,打開視頻看着,視頻開頭有好幾聲很響亮的巴掌聲,還伴隨着女孩清靈的聲音:「你剛剛是不是想打我姐妹,嗯?……」

他快中午那會剛開完會回來,手機消息提醒振動,他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拿出來一看,是一個群里,消息提醒16條。

高亭皓:「各位,我回來了。」

過了兩分鐘。

高亭皓:「人呢,人呢?」

又過兩分鐘:「怎麼沒人說話,@席凜@季珩,不會是都把群屏蔽了吧。」

季珩:「手機一直響,就知道是你回來了?你回來幹嘛?」

高亭皓:「怎麼說話呢?什麼叫我回來幹嘛?」

季珩:「哦,你回來幹什麼?」

高亭皓:「被我媽連環call回來的,說我爺爺不舒服,讓我趕緊回來。」

季珩:「騙你的?」

高亭皓:「你怎麼知道,我爺爺一點事沒有,打我時還差點能蹦起來,其實是他們又騙我回來相親。」

季珩:「前兩天我還見高爺爺了,看着身子骨還挺硬朗的。」

高亭皓:「天啊,我相親對象來了,也不知道我媽哪裡找的這麼多女人。」

過了幾分鐘:「我的天,這個餐廳里居然有兩個美女。」

「你們看,真的漂亮。圖片jpg。」

又過了一會:「美女果然大概率都有男朋友了。」

季珩不知道又忙什麼去了,後面一直沒回。

席凜坐回辦公椅上,準備點進去設置個免打擾,剛點進去,那張圖片剛好落在他的眼前,他手中動作頓住,多看了幾眼,確認沒有看錯,又翻上去把記錄都看了一下。

發現沒聊什麼,又翻回來,看着照片里的兩人,女孩跟對面的女生不知道聊着什麼,笑的很開心的樣子。

今天的她沒有盛裝打扮,一身無袖小黑裙,更襯得小臉白凈漂亮。

他看着下面那句,「美女果然大概率都有男朋友了,」他心裏莫名有點不舒服,剛想打字問:「誰有男朋友了?」

就看到又一張照片傳來,隨後就是字:「這是小三明目張胆上門挑釁啊。」

席凜立刻又點開圖片,發現兩女生還坐着,旁邊一個男人身上還靠着一個女人。

男人此時正跟溫舒對面的女人說著什麼。

席凜莫名鬆了口氣。

然後又一張圖片傳來,圖片中關希正拉着溫舒走到餐廳門口,後面角落裡男人已經追了上去。

高亭皓「我去,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出軌,怎麼不扇他一巴掌再走。」

季珩這時回來了:「你現場直播呢?你相親對象呢?」

高亭皓一直沒回,因為他突然接到了席凜的電話。

他看着來電顯示,還以為是他太吵了,席凜打電話來罵他,他最開始還不敢接,但是又不敢不接,於是猶豫了幾秒還是按了接通,開口:「凜哥,我……」

他話沒說完,對面已經傳來聲音:「追上去看看。」

高亭皓還沒明白,已經下意識起身追了出去,電話里還在不斷傳出席凜說話的聲音:「這男的可能會動手。」

高亭皓立刻明白了席凜的意思,他沒問為什麼,加快腳步出了餐廳,剛出餐廳沒多遠就看到男人果然在拉扯溫舒想要動手,他一邊更加加快腳步,一邊開口說了一句:「凜哥,你神了。」

席凜已經坐不住了,他起身拿了鑰匙就出了辦公室門,跟進門得余文擦肩而過。

余文是打算敲門問問老闆中午想吃什麼,誰知道還沒敲門,老闆自己匆匆忙忙很是着急的出了門。

席凜一邊說著話:「報你的位置,上去幫忙。」

一邊按了直達地下停車場的電梯,他第一次覺得電梯運行的這麼慢,電梯還沒停下,電話里已經又傳來高亭皓的聲音:「我x,一種植物。」

席凜有點焦躁:「說清楚。」

高亭皓立馬開口:「不用來了凜哥,這女孩一腳踢了這男的的小兄弟,我看着都疼。」

席凜不知道這女孩是哪個女孩,但下意識鬆了口氣。

此時電梯已經到達地下停車場,電梯門一開,他下意識走了出去,對面的電話里,高亭皓還在感嘆:「我的媽呀,沒想到看着柔實則這麼剛。」

席凜看不到,聽他說話,莫名很煩躁,對面好似知道他的情緒,留下一句:「凜哥,你等一下,我給你拍一段。」說罷就掛了電話。

男人就這樣站在地下停車場等了好幾分鐘,周圍陸續有幾個吃完飯回來的員工,不知道老闆在幹嘛,一個人站在地下停車場空地,拿着手機專註的看着什麼。

一段視頻很快傳來,他點開,就聽見一個響亮的巴掌聲,畫面中溫舒拽住女孩的肩膀,上來就是一個巴掌,伴隨着女孩熟悉的聲音傳來:「你剛剛是不是想打我姐妹,嗯?」

女人突然被打,尖叫一聲,一邊臉直接被打偏了過去。

溫舒又換了一邊手,「啪,」又是一聲,「你是小三你明白嗎?」

女人有點掙扎,甚至還想還手,溫舒直接拽住女人的頭髮,對女人一個絆腿,直接把女人摁在了地上,溫舒按着女人的側臉直接貼在地面,隨後蹲下身,腿跪在女人身上,摁住女人的身體,一手壓住女人的頭髮,一手拍着女人的臉,開口繼續說:「你當小三還是當婊子都是你的事,你居然犯到我姐妹頭上。」

隨後又貼近了一點女人的耳朵,聲音一如往常:「你管二十幾世紀了,不讓親怎麼了,你一個知三當三的人怎麼有臉說出這種話,是覺得法律制裁不了你這種道德有問題的人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