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余文第二天到公司時,席凜已經開始工作了,跟了這樣一個老闆,余文的壓力真的很大。

他跟了席凜工作了五年,跟他去了國外,又跟着回來,算是席凜的左膀右臂。

前兩年席凜更瘋狂,基本就住在公司,他甚至也想買張床就住在公司。

後來回了國內,他有一次大項目完成,放了幾天假,陰差陽錯的就有了女朋友,平時加班還好,一有大項目就加班加的厲害,好不容易有的女朋友,他感覺都快要跑了。他每天都覺得他的戀愛關係岌岌可危。

其實席凜從沒有說過讓他加班,只是自己不怎麼休息,而且到發工資的時候,會給他發很多的獎金,多到他不加班都不好意思拿。

嗯,今天肯定又要加班,想想給女朋友買個新出的口紅還是包吧,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戀愛關係。

余文一到,席凜就拿出一摞文件交給他,說都需要修改。

余文點頭搬了出去,開始好好搬磚。

心裏想着:「這個項目完成,公司又能進步一大截,老闆什麼時候能也談個女朋友,別這麼努力工作了。」

有人早早已經開始搬磚,有人還在床上沒起。

溫舒一覺睡到八點多才醒,她從小學畫畫,大學時學的是珠寶設計,現在已經畢業,平常自己會畫設計稿,大多時候時間很是自由。

她慢悠悠起床洗漱,做了一整套的護膚,才下樓吃早飯。

此時樓下就只有溫母在,溫爺爺吃了早飯,一早就在書房不知道幹什麼,溫父出了門可能去找老朋友去了,現在公司全部都交給了她大哥溫旭,她爸早就做了甩手掌柜。

溫舒開口打招呼:「媽媽,早。」

溫母看女兒下了樓,開口:「快去吃早飯吧。」

溫舒點點頭,走去餐廳,傭人很快把早飯端了上來,她小口小口喝着牛奶,又吃了個三明治,就飽了。

她吃完快速上樓換了身衣服,也沒化妝,跟溫母說了一聲要出門。

溫母看她手忙腳亂換鞋的樣子,開口:「你慢點,忙着去幹什麼?中午回不回來吃飯啊?」

她開口:「希希昨天約我今天去看婚紗,中午不一定,我到時候跟媽媽你說。」

她最好的姐妹關希,要結婚了,跟一個談了2年的男朋友,她還要當伴娘。

溫母聽了說:「那好,好久沒見希希了,她有空的話可以帶她一起來家裡吃飯。」

溫舒點頭應聲:「好,我看她中午有約沒有。」隨後匆忙出了門。

溫母看她着急忙慌的,無奈搖頭,吃飯的時候不緊不慢,吃完了才開始着急,從小到大都是這個性子。

溫舒被家裡司機直接送去了婚紗店,關希已經在那等了,關希的男朋友徐州卻沒來。

溫舒問了一句,試婚紗她覺得還是挺重要的,男朋友盡量還是到場比較好。

關希只低頭,笑的很甜,說:「他忙工作,沒法過來。」

溫舒欲言又止,但最終沒有多說,只要姐妹覺得幸福就好。

關希選的是一家很出名的品牌,叫BS,寓意幸福。

這家的婚紗很漂亮,最開始只是關希在試,後來溫舒被慫恿也試了兩身,沒有女孩子能抗拒婚紗的誘惑。

關希站在外面看見溫舒試了婚紗出來,眼睛都瞪圓了,要不是穿婚紗沒那麼靈活,她一定要撲上去親一口。

她開口:「舒舒,你也太漂亮了,你身材怎麼這麼好,誰能娶到你也太幸福了。要不我不嫁了,你性別別卡太死,咱倆一起過行嗎?」

溫舒一身白色魚尾婚紗,一字肩的款式,胸前墜滿碎鑽,她本就腰z肢纖細,這身婚紗的尺寸跟她剛剛好,緊緊貼合在溫舒的腰間,更襯得她臀部挺翹,線條優美。

溫舒被她說的有點害羞,嬌嗔的看了關希一眼,開口:「你也很漂亮。」

關希捂住心口:「寶貝,你別這麼看我,我的心都要被你偷走了,這套婚紗我要買了送給你。」

隨後她就開始喊:「老闆,老闆,這套我買了,多少錢?」

溫舒攔都攔不住,婚紗店的老闆一聽有人要買婚紗,走了過來。

老闆過來看到溫舒,女孩子很白,身材確實好,這婚紗就跟量身定做的一樣,她穿上確實漂亮。

這套婚紗是是獨一件限量款,售價800萬,她一聽是一個女孩要送給另一個女孩,想着聽了價格可能會打退堂鼓。

關希看她過來,又開口問了一遍,她就報了價格。

溫舒一聽覺得太貴重了,關希雖是關家的大小姐,也不是缺錢的主,但是這個價格已經不是筆小錢了。

她說:「希希,別買了,我就是試試,你結婚,我又不結婚。」

關希聽了價格確實在低頭思索,但並不是買不買的問題,而是她今天帶的卡應該夠,聽了溫舒的話,她立馬開口:「買,怎麼不買,你不結婚我們就拍姐妹裝。」

溫舒無奈笑了,她沒有再攔着,只拉着關希挑她的婚紗,她也送她一身就好了。

最後關希給她買了一身婚紗,她給關希也買了一身婚紗,

關希是鵝蛋臉,眼睛很大,一頭波浪捲髮,她身材也很好,只是沒有溫舒高,溫舒有170,關希168左右。她挑選的婚紗露背款,下面是大裙擺,裙擺上有很多鑽。

本來這件更貴,但是婚紗店老闆直接定了一人八百萬。

兩人買了婚紗在婚紗店拍了好久的照。

關希還讓溫舒給她拍了幾張全身照發給了徐州,配字:「你的未婚妻漂亮吧。」

徐州等了一會才回:「這是哪個牌子,是不是有點太貴了?」

關希一瞬間有點被潑冷水,但是她知道徐州家裡不富裕,一直靠自己工作賺錢,她不想給他那麼大的壓力,她打字說:「沒事,不用你花錢,我好姐妹送我的。」但沒說自己也送了姐妹一套。

徐州知道她家裡有點錢,但並不知道她是關家大小姐,雖然覺得自尊心受挫,但也聽出關希有點不太高興,他說:「那為了謝謝你姐妹,中午我請兩位吃飯,兩位可否賞光?」

關希立馬開心了,她發:「那行吧,我要吃西餐。」

徐州又一瞬的不爽,她總是不知道為他省錢。但他還是忍着說:「行,我定位子。」

關希立馬開心的去找溫舒,說他男朋友中午請吃飯。

溫舒聽了,沒有再說溫母要兩人回家吃飯的事,點頭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