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甜寵總裁把香軟小嬌妻寵上天24 第5章_克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席凜在宴會中間站着,身邊的人越圍越多,因為眾人發現今天他好像心情比較好,居然有人真的湊上去說了幾句話,就得到了一個合作的機會。

其實這個稍胖的男人剛開始想聊公事的時候席凜並沒有接話,直到他老婆挽着他的胳膊,悄聲說了一句:「溫家大小姐可真是漂亮又乖巧,跟席總還挺搭的。」

男人心思都不在他老婆說了什麼上,而是下意識接話:「是啊。」

兩人以為自己聲音很小,可是席凜聽的清楚,他突然開口對着男人說了一句:「你明天到席氏找項目部趙坤。」

男人愣了一下,才意識到是在說自己,他立馬應到:「好的,席總。」心裏還想:「沒想到今天還有這麼大的驚喜,席氏最近發展勢頭很快,能有個小合作都夠他吃一年了。」

他想跟他老婆分享一下喜悅,但他老婆心思也不在談合作上,還在看溫舒,心裏還在想,為什麼人家的女兒看着就香香軟軟的。

嗯,一定是找的老公不對。

眾人都不知道男人為什麼突然得了合作,也都圍着不停奉承着,而席凜其實自己也愣了一下,這時他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不能再呆了,剛談的大項目需要開會,他不在不行。

於是他走到溫老身邊,找了個時機開口:「溫爺爺,我公司還有點事,需要先走了,等有時間我再去家裡拜訪您。」

溫老爺子一聽點頭:「好,那你快去吧,有時間到家裡玩,陪我老頭子下下棋,我們試試那塊白玉棋盤好不好用。」

席凜笑了一下,點頭應下。隨後又跟旁邊的溫父溫母也一子告別:「溫伯父,溫伯母,我就先走了。」

兩人也點頭,笑着回應:「好,路上開車小心。」

席凜點頭,隨後他又看向溫舒,溫舒剛就一直在看他,此時席凜看向她,她莫名全身繃緊了一下,想着他會說什麼?

但席凜只是對她淺淺點頭,隨後就轉身離開了。

溫舒看着他離去的背影,莫名心裏有些失落。

溫母這時候卻突然感嘆一句:「席家這孩子看着挺不錯的,辦事細心周到,這個年紀就能這麼穩妥,已經很不錯了。」

溫父跟着應和,他也這麼認為,主要是他覺得他這個年紀做出這樣的成就,多少會有點傲氣,但是並沒有,對他們一直很客氣禮貌,說話讓人也很舒服。

兩人都是真心實意的單純在誇,而溫老爺子卻突然看了溫舒一眼,溫舒還在看着門口出神,並沒有發現。

溫老爺子收回視線,若有所思起來。

……

席凜不知道他離開後,溫家人還都在誇他,司機在外面等他,他坐在后座,按平常應該已經在考慮項目的事,今天卻不由自主想起那句:「溫家大小姐可真是漂亮又乖巧,跟席總還挺搭的。」

很搭嗎?他想。

他聽見這句莫名其妙的就開口說了那句話,好似當時心裏就是認同的。

他整個人靠在后座,想起小姑娘嬌軟的聲音喊:「哥哥。」

嗯,好像是挺搭的。

車子一路揚長而去到了公司,席凜下車後,再次恢復成往常的樣子,嚴肅又認真,已經晚上八點多,大廈依舊燈火通明,大部分人都在加班,席氏這兩年發展的好,大家的福利待遇也有所提升,加班有錢,還有獎金,眾人積極性就很強。

席凜乘電梯直接到達26樓,助理余文已經等在那,公司的各個部門負責人也已經在會議室討論着什麼。

他推開會議室門坐上主位,余文跟着進去,會議正式開始。

會議一直持續到晚上快十點才結束,眾人解散,其他人已經陸續離開,席凜回了自己的辦公室,低着頭看文件,直到10:50左右,余文敲門進來,開口:「席總,馬上11點了,您今天在公司睡還是回家。」

席凜這時好像才意識到時間很晚了,他開口,聲音都有點啞:「你回去吧,我今天在公司睡。」

余文點頭,繼續說:「我給您點了外賣,一會會送到,飛機上沒吃什麼東西,您多少吃點,我先走了。」

席凜點頭。

余文推門出去,回家。

席凜這才靠在辦公椅上,揉了揉太陽穴,閉上眼睛休息幾分鐘,此時才感覺胃裡空空的,好像餓過了勁,有點不舒服。

他回家家裡也沒人,父母都在國外,因為京市太熱,席爺爺和席奶奶前些日子就已經去了南城避暑,不如直接在公司方便。

他休息了幾分鐘又低頭繼續看文件,直到外面外賣送到,他才停下,是粥和一些鍋貼。他草草吃了幾口,看時間已經接近凌晨,終於起身去了休息室洗漱休息。

……

有人在加班,有人在拆禮物。

溫老爺子年紀越大,越是孩子心性,眾人參加宴會時,門口有專門收禮物的人和地方,宴會結束人都走了以後,他這個時間平常都該休息了,非讓人把禮物都給他送過來,他要拆禮物,溫父溫母拗不過老爺子,溫大哥大嫂又回了自己的小家,溫舒還是個湊熱鬧的,溫父溫母只能讓人搬過來堆在茶几上。

老爺子興緻勃勃,坐在沙發上,跟溫舒一人一個剪刀拆禮物,有的禮物上包裝太嚴實,沒有剪刀太難拆開了。

溫舒此時已經換了睡裙,淺綠色的棉布睡裙套在身上,長到腳踝,她直接盤腿坐在了地毯上,整個人乖巧極了。

溫母看着女兒,想說這些禮物好多都是有身份的人送的,讓女兒給拆了不好,萬一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呢?

她戳了戳丈夫,溫父看了看她,她又使了個眼色,溫父明白了,開口:「爸,這些東西都是別人送給你的,別讓舒舒拆了,別給拆壞了。」

溫母伸手就擰了溫父一下,就不會換個說法。

果然溫老開口:「你叫我一個人拆,這麼多禮物,你想累死我。」

溫父……

溫老還不完又說:「再說,我寶貝孫女幫我拆點禮物怎麼了,都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哪有我孫女重要。」

溫父……得,他里外不是人。

溫舒這時仰頭,開口對溫父溫母說:「爸,媽,我會小心點的。」

溫母只能無奈點頭,爸實在是太寵她女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