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甜寵總裁把香軟小嬌妻寵上天24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溫老爺子跟女孩一下來,眾人的視線便被吸引了過去,老爺子也沒有上台,只是站在那,聲音還很洪亮:「感謝大家能抽空來參加我溫謀的壽宴,招待不周,多有見諒!」

眾人立刻應聲:「溫老的身子骨可還硬朗啊。」

有個看起來五十多的男人接道:「我怎麼覺得看起來比我精神頭還好。」

眾人都跟着哈哈大笑。

這時人群里有一個老人走了出來,邊走邊開口:「溫老頭,你這旁邊的小丫頭應該就是你的寶貝大孫女吧,長的這麼漂亮,怪不得一直不捨得給人看,怎麼這會捨得帶出來了。」

溫老爺子立馬笑着說:「高老頭,你怎麼才來,你都說了是寶貝孫女,當然要藏起來,省得被人惦記。」然後扭頭對溫舒說:「舒舒,這是你高爺爺,叫人。」

女孩依舊淺笑着,站在一旁,等老人走近了一點,開口,聲音溫軟:「高爺爺好。」

高老爺子一聽,很是高興:「哎,好好,丫頭長的可真是漂亮。叫什麼高爺爺,直接叫爺爺,今天爺爺沒帶見面禮,改明兒爺爺直接給你送到家去。」

溫舒還沒說話,溫老頭不願意了,立馬開口:「你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改不了愛搶人東西的毛病,現在連人都想搶,你想要孫女讓你兒子生去,叫你一個高爺爺就不錯了,還爺爺。」

眾人聽了更是哈哈大笑,平常這兩人他們是很難見到的,此刻能看見兩人當眾鬥嘴,更是覺得難得。

溫舒也被兩人逗笑了,她嘴角上揚,眉眼彎彎,眼裡跟有星星一樣,瀲灧奪目,美如夢幻,眾人一時都看呆了。

人群中議論聲四起,紛紛誇讚起來,這溫家大小姐果然跟傳聞中的一樣,溫柔又漂亮,讓人無法立刻移開眼睛。

在溫母身邊的一個跟溫母年齡相仿的女人突然開口說:「阿晴啊,你家這丫頭還沒定親呢吧,你看我家那小子怎麼樣,雖然不爭氣了點,但是長的還行。」

溫母……

溫母還沒開口,女人接著說:「你怎麼生出這麼稀罕的閨女,看着就讓人喜歡,嬌嬌軟軟的,你不想讓她嫁也行,咱倆換一下怎麼樣?」

溫母……

人群外的席凜,也在遠遠的看着溫舒,在她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他就認出了她。

此時女孩身上已經換成了醬紫色公主禮裙,船領的設計,收腰的設計,襯的腰z肢纖細,下面的裙擺略微蓬起,卻並不顯的誇張。

兩邊的袖子只扣住雪白瑩潤的肩頭,露出的天鵝頸修長漂亮,胸前一條紫鑽項鏈落在鎖骨上方,一頭黑色的長髮自然散落在腦後。

她臉上略施粉黛,此時笑的杏眼彎彎,唇紅齒白。

席凜眼神卻深了深,他想起他剛剛在樓上看到的場景,女孩肌膚雪白似雪,蝴蝶骨猶如真的蝴蝶一樣靈動,腰那麼細,他彷彿一手就能握住……

開口時明明是在凶卻還那麼嬌軟,他聽的立馬渾身酥z麻,還有胸前的弧度……

也許是他的眼神過於深邃炙熱,溫舒莫名也看了過來,兩人遠遠對視,溫舒卻怔了一下,隨即就移開了目光。

席凜看的清清楚楚,他又站了幾秒,隨即穿過人群,向她走去。

眾人看他往前走,因為他身上的氣場,都自覺讓了一條路出來,他一路暢通,很快走到了溫老爺子的身前,嘴角輕勾,開口:「溫爺爺,好久不見了,您身體可好?」

隨後跟旁邊的高爺爺也點頭打了招呼:「高爺爺。」

高老爺子笑着點點頭,想起自家不成器的孫子,頓時有點羨慕席老頭。

溫老爺子看見他,也怔了一下,隨即立馬笑着開口:「小凜怎麼也過來了,確實有好幾年沒見了,之前你走的時候才十幾歲,你今天一個人來的嗎?」

席凜態度依舊謙卑尊敬,開口:「是,我今天一個人來的,我爸媽都在國外,有事耽誤了,來不及回來,他們回來後會再單獨去拜訪您。」

隨後又認真的說:「祝溫爺爺身體健康,松鶴長春,笑口常開。我給您帶了白玉棋盤,已經交給了服務生,您到時看看喜不喜歡。」

溫爺爺一聽笑容滿面,人年紀大了,天天就做一些修身養性的活動,他開口:「那真是太好了,你小子還記得我喜歡下棋呢,一晃這麼多年,都長大嘍。」

隨後扭頭對溫舒說:「舒舒,這是你小凜哥哥,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可天天跟在他後面喊哥哥呢。」

溫舒此時也一直在看男人,從他出聲她就認出來了,他就是在樓上誤開了她房門的男人。

男人此時一身黑色西裝,身姿挺拔的站在那,在溫爺爺跟她介紹他時,就也抬眼看了過來。

兩人再次對視,男人眼中黑眸深邃,只專註的看着她,溫舒也直視着男人,過了三秒,五秒,到嘴邊的哥哥就是喊不出口,最後憋出一句:「你好。」

溫爺爺一下被逗笑了,開口:「怎麼長大了還害羞了。」

溫舒臉一時有點紅,她站在那,眼睛垂了下來,好似有點不好意思。

然後她就聽見男人開口:「沒關係,舒舒想叫我什麼都可以。」

溫舒清楚的感覺心臟處漏了一拍,他叫她舒舒,他聲音確實好聽。

她不得不抬頭,又重新開口,聲音嬌軟甜美:「哥哥。」

席凜……席凜足足過了兩秒,喉嚨處才發出一聲嗯字。

席凜看着女孩又對他淺淺笑了一下,他喉結再次上下滾動,主動移開了視線。

溫爺爺聽了很開心,開口就誇席凜:「你這小子最近幾年做的很是不錯啊,爺爺當初真是沒有看錯你,你們那一圈,也就你做的最好。」隨後伸手拍了拍席凜的肩膀,又開口:「好,好啊。」

席凜站在那,溫爺爺使了不小勁,他動都沒動一下。

隨後兩人又聊了幾句,就有別人來給溫老祝壽,席凜便退到了一旁。

他剛進來時渾身冷肅,氣質比較冷,眾人都不敢靠的太近,這會看他跟溫老爺子說話客氣有禮的樣子,好似忘了他平時生人勿近的性子,有人主動湊了上來跟他說話,他也一改往常的接了幾句,並且破天荒的忙完還沒走。

但期間再沒有往溫舒那看過一眼。

溫舒站在溫老的旁邊,溫老給她介紹人了,她就笑着打招呼,倒是時不時會想看席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