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全文閱讀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最終,燕赤霞殺了黑山老妖,寧采臣找到了聶小倩的遺骨,將其安葬,助其轉世投胎。」

講完故事的周元端起茶一陣猛喝,抬頭一看,只見兩個姑娘靠在一起,淚眼婆娑,表情悲戚。

這種凄美的愛情傳說對情竇初開的少女,殺傷力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當然,這也得益於周元繪聲繪色的講故事水平。

「所以…他們還是沒能在一起。」

「陰陽相隔竟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兩個姑娘顯然是還沒從故事裏走出來,捏着絲巾捂着面,小臉都有些蒼白。

直到看到周元手中的茶杯,其中一個姑娘才驚呼出聲:「啊,周公子,你…你怎能用我的杯子。」

周元放下茶杯,乾笑道:「沒事的,我不介意。」

分明是人家介意好嗎!這人當真有些無禮。

小姑娘嘟着嘴道:「周公子,你是蒹葭姐姐的夫君,以後便不能這般行事了,這會損害蒹葭的名聲的。」

另一個姑娘稍大,也是點頭道:「對喔,女子的名節很是重要,萬一傳出去,蒹葭姐姐可怎麼辦。」

周元點頭道:「我相信兩位妹妹不會說出去的,對嗎?另外,我還有很多故事噢。」

兩個姑娘對視一眼,眼睛裏都裝着好奇。

還有很多故事啊…真想聽一聽…

在這糾結之時,馬車停了下來,算是緩解了尷尬。

周元笑道:「還未請教兩位妹妹芳名呢。」

「不許問,下車去。」

兩個姑娘同時出聲,然後又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於是,剛回到家門口的趙蒹葭,聽到了身後的動靜,回頭看去。

她不可思議地看到,周元從兩個閨蜜的馬車中走了下來,還熱情道別。

「阮芷妹妹再見,凝月妹妹再見。」

周元揮着手,笑道:「下次來府里玩兒啊,我給你們講白蛇傳的故事。」

歡聲笑語中,馬車疾馳而去。

周元目送其離去,才緩緩回頭,與面帶驚愕的趙蒹葭對視。

「嗯?蒹葭,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周元像個沒事兒人一樣,大步走了過去,順便摸了摸肚子,道:「該吃飯了。」

趙蒹葭俏臉滿是好奇:「你…你怎麼從阮芷的車上下來?」

周元道:「你沒等我啊,我只好坐她們的車了。」

這個邏輯相當正常,以至於趙蒹葭都下意識點了點頭,然後又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孤男寡女同處一室,這也太…」

周元微微眯眼道:「吃醋了?」

「才沒有!」

趙蒹葭連忙道:「我怎麼可能吃你的醋,我只是好奇。」

周元道:「想必你也是不會吃醋的,畢竟約法第三章,你提的嘛,可以找心儀之人。」

趙蒹葭莫名鼻頭髮酸,想要反駁,卻又實在找不到理由。

「她們才不會看上你。」

她只能說一句這個解氣,重重哼了一聲,轉頭進府。

周元把她看得透透的,不禁覺得好笑,也搖着頭跟了進去。

飯桌上,岳父大人心情顯然不錯。

「夫人,你是不知道啊,元兒在公堂之上,那是處變不驚,鎮定自若,頗有儒者風範。」

「最後的斷案之策,更是神乎其技啊,助丞那邊已經把此案登記在冊,以鑒後事。」

岳母陳氏還未發話,趙蒹葭就不舒服了起來。

她輕輕哼道:「那有什麼了不起的,最後卻還要問我拿銀子。」

想起這個她就一陣委屈,偏偏還不好說什麼。

陳氏是個賢淑的老好人,聽聞此話,卻是道:「元兒身上如此窘迫?飯後隨我去一趟,我給你拿五十兩銀子。」

「娘!」

趙蒹葭不舒服了,連忙道:「他哪裡需要那麼多銀子,萬一又拿去鬼混怎麼辦!」

陳氏皺眉道:「蒹葭,你這話好無道理,元兒是讀書人,與各大士子相處來往,自有花銷之處。」

「你身為妻子,原當支持他才對,怎可如外人一般說些風涼話。」

趙誠也是皺眉道:「蒹葭,你向來知書達理,文賢靜心,怎麼這段時間如此浮躁?」

聽到這句話,趙蒹葭也是微微一愣。

是啊,我本來挺文靜的,怎麼面對周元,卻總是氣不打一處來呢。

分明是這人太過氣人,讀書這麼多年,身上半點文人儒雅氣質都沒有。

我何苦與這種人計較。

她深深吸了幾口氣,把情緒調整好,然後說起這正事:「父親,雲州詩社在月底要去雲江岸邊郊遊採風,旨在促進社內團結,吸納嶄新社員,創作嶄新詩詞。」

「只是目前還未找到經費,可否資助二百兩銀子?」

這句話讓趙誠頓時皺起了眉頭,沉聲道:「此次沒有士紳商賈捐輸贊助?」

趙蒹葭嘆了口氣:「唉,也不知怎地,以往的士紳商賈都不願見我們了。」

「噗!」

周元忍不住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

趙蒹葭當即忍不住脾氣了。

周元擺手道:「沒什麼,你繼續說。」

其實這種文人士子的活動,商賈往往是願意支持的,畢竟可以通過他們接觸到更高的階層。

但贊助幾次之後,得不到回報,人家當然不會再當冤大頭了。

趙誠道:「這二百兩銀子,你需要自己想辦法。」

「我身為一州通判,出資贊助文人士子郊遊,有培植之嫌,不合適。」

趙蒹葭眨着眼睛道:「那我缺零花錢了,父親可以…」

趙誠直接打斷道:「你可以出資,我不反對你的正常花銷,但月例不會增加,否則就變了性質。」

趙蒹葭張了張嘴,也不敢多說,一時間垂頭喪氣的。

想想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樁樁件件都讓人煩憂。

她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夾了幾口菜,便輕輕道:「父親母親,我吃飽了。」

陳氏微微一笑,道:「心情不好?要不娘給你二百兩?」

趙蒹葭頓時一喜,連忙道:「謝謝娘親,還是您對我好。」

「不許。」

趙誠鄭重道:「你娘給錢,與我並無無別,此事你不要再想了,自己籌錢去吧。」

「另外,你已為人婦,許多類似的活動,也該漸漸不去了。」

趙蒹葭委屈得眼眶都紅了,卻只能低頭道:「是,父親。」

周元看她情緒不高,也是動了惻隱之心,笑道:「蒹葭,我倒是有辦法弄到二百兩銀子,你要不要聽?」

「不聽不聽。」

趙蒹葭像是找到了個情緒發泄口,大聲道:「你連二十兩都要問我拿,還說什麼二百兩,分明是故意氣我。」

說到最後,她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說到底還是個小丫頭,放在後世,也就是個大學生。

周元拉住了她的小手,輕聲道:「行了,為這麼點銀子難過,不值得,這件事交給我,兩天之內給你送過來。」

趙蒹葭有些詫異,但卻還是搖頭道:「不需要。」

這小姑娘,還在氣頭上呢,看來得給她一個台階。

周元低聲道:「就當我還了你下午的人情,畢竟那種時候你幫了我,對么?」

趙蒹葭抬起頭來,俏生生地看向他,道:「真的?」

周元道:「我保證!」

趙蒹葭這才嘴角勾起,點頭道:「那好吧,就給你個報答我的機會。」

說到這裡,她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還被捏着,想要抽開卻沒力氣,偏偏父親母親在身旁,自己又不能直言。

為了二百兩銀子,我趙蒹葭忍你一次。

該死!你怎麼還摸我手背!

趙蒹葭的臉色都慢慢紅了起來。

而周元卻不是故意佔便宜,他心裏都笑開花了,可以藉著籌措銀子的幌子,去青樓逛一逛了。

美其名曰:拉贊助,打廣告。

實際上:來這世界一遭,總要去青樓瞧瞧吧。

秦淮夜色,自古男兒嚮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