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女主有幾個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10章

第7章

翌日一早,周元就帶着虛弱的葉青櫻,悄然離開了百花館。

不出意料,彩霓並未從中阻攔,就像昨夜的一切並未發生一般。

只是葉青櫻的表情非常憔悴,分別之時,她深深看了周元一眼,那其中包含了萬千的情緒。

但周元可以肯定,這些情緒之中的善意並不太多。

「現在你知道她是什麼人了?花魁?她的劍法足以問鼎江湖!」

葉青櫻一邊說著話,一邊冷笑。

周元擺手道:「青櫻啊,你或許還不明白,我只是一個贅婿,我不在意百花館的背景,也不在意彩霓姑娘的身份,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

「能把你救出來,僥倖成分很大,甚至我也擔了不少風險。」

葉青櫻道:「你放心,欠你的人情,我會還。」

她再不停留,一頭扎進了人群之中,很快便消失了。

周元摸了摸頭,有些無奈地朝家走去。

昨晚的順利超乎想像,以至於在處理葉青櫻的事情上不夠謹慎,此刻想來,心有餘悸,萬一彩霓翻臉不認人,那故事就是另外一種結局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以後需要避免專業的事發生。

但想想回家之後,還要和趙蒹葭鬥嘴,他又不禁頭疼。

畢竟昨晚的詞太好,人也太多,誰也無法控制它的傳播。

也正如周元所料,回到趙府的周元,直接被趙蒹葭單獨攔住了。

這個十九歲的姑娘臉色有些蒼白,眼中似乎有無盡的憤怒和委屈。

她寒聲道:「約法第二章,各自珍惜名節,尊重對方,不可尋花問柳。」

「僅僅一天,你便毀了約。」

「周元,我要向父親說明一切,我要…和你和離!」

說到最後,她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周元理解她,作為雲州第一才女,貌美如花,追求者無數,卻被迫和一個毫無優點的人成親,而且對方做出這種事,是挺慘的。

所以周元也不想跟她吵,而是拿出了錦囊,道:「先別生氣,你看看這是什麼。」

趙蒹葭顯然是愣了一下,打開錦囊一看,疑惑道:「三百兩銀子!哪裡來的?」

聽到這句話,周元表情都扭曲了。

哎呀大意了!老子的中介費忘了拿出來啊!

他強忍着心痛,嘆息道:「昨晚去給你拉的贊助,百花館為雲州詩社的郊遊活動,贊助三百兩紋銀,並獻詞一首。」

趙蒹葭小手一抖,道:「你果然去了青樓!傳言都是真的!」

「是的,我去了。」

周元閉上了眼,沉痛道:「我去了青樓,還用一首詞見到了花魁,並用了一個時辰說服花魁贊助雲州詩社。」

「同時,我想到詩社未必會接受青樓的贊助,所以我還要求他們必須獻上一首詞,來保證這次活動的高雅。」

「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的妻子是真正喜愛詩詞的人,她為這筆錢很是焦心。」

趙蒹葭的臉色漸漸變了,她緊緊握着手中的錦囊,一時間找不到話語。

周元沒有睜眼,而是長長嘆息一聲:「雖然她不願與我同房,雖然她很瞧不起我,但她畢竟是我的妻子,我不能忽視她的痛苦,我必須要為她做點什麼。」

「哪怕明知道她會因為我去青樓而責備我,哪怕她要與我合離,我也認了。」

「只要…這筆錢能真正幫到她。」

知道這裡,周元才終於睜開眼,輕輕道:「我去收拾東西,今天就搬走。」

他沒有給趙蒹葭說話的機會,而是直接離去。

「哎你…」

趙蒹葭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覺得鼻子微微發酸,有想哭的衝動。

手中的銀子沉甸甸的,讓她五味雜陳,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而就在此時,趙誠從內院走了過來,疑惑道:「你不去用餐,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哦,這錢哪裡籌到的?」

「啊?」

趙蒹葭如夢初醒,連忙把錢藏到身後:「我…我…」

趙誠道:「也不用非得解釋來源,不過能在一天之內籌到這麼多錢,蒹葭,你還是有能力的。」

「不是,我…」

趙蒹葭想否認,又實在說不出口,只能強行轉移話題:「不說這個,爹,您找我是有事嗎?」

趙誠點了點頭,道:「是啊,昨日去衙門,同僚說起了咱們家給出的上聯,頗為驚嘆。」

「我得知之後,也嘗試了一下,沒對上來。」

說到這裡,他笑道:「我女蒹葭,才學無雙,既然給出了上聯,應該總有下聯吧?」

「說給爹聽聽,爹和同僚打了賭呢,今日要對上,你不能讓我下不來台吧。」

趙蒹葭的眼睛逐漸睜大了,疑惑道:「爹,煙鎖池塘柳,不是你出的上聯嗎?」

「嗯?」

趙誠道:「不是啊,為父已經很多年不玩對子了,我以為是你嫌那群士子吵鬧,故意給出的上聯呢。」

不是我,也不是爹…那…那會是?

趙蒹葭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很劇烈,她連忙跑出房間,大聲道:「紫鴛!紫鴛!」

「來了小姐!」

侍女紫鴛連忙從廚房跑了過來,擦着小手道:「怎麼了小姐,我還在煲湯呢。」

趙蒹葭道:「昨天的上聯,煙鎖池塘柳,誰寫的?」

紫鴛道:「姑爺啊,昨天上午的時候,那群士子吵鬧得很,姑爺就寫了個對子,讓我拿出去呢。」

果然是他!

趙蒹葭的心突然不跳了,完全停止,幾乎窒息。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錦囊,再想起剛才自己對周元說的話,還有他的話…

趙蒹葭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壞女人!

她跺了跺腳,猛然轉頭朝內院跑去。

速度很快,她提着裙子衝進了房間,正好看到周元在收拾衣服。

她連忙跑了過去,一把按住了周元的手。

周元回頭道:「怎麼了?這些都是我以往的衣物,不是府里的,你放心,成親用的那些值錢的,我不會帶走的。」

「我只拿走原本屬於我的,怎麼來的,就怎麼離開吧。」

「趙姑娘,再見了,希望你以後能找到心儀之人,那一定比我好很多。」

這一聲趙姑娘,幾乎要把趙蒹葭的心都叫碎了。

一瞬間,她眼淚就流了出來。

「周元!」

她吞了吞口水,實在緊張,但還是咬牙道:「別走,我…對不起,之前我對你有偏見,很抱歉。」

「但求你別走,好嗎?趙府這麼大,不會容不下你的。」

周元道:「可是昨晚,我…」

「沒關係的!」

趙蒹葭連忙道:「煙花柳巷,文人士子都去的,你是讀書人,去又有什麼關係呢,這不算毀約。」

聽到這裡,周元心中已經笑出了聲。

哎呀,對付不滿二十的小姑娘,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比起彩霓和葉青櫻來說,我家蒹葭簡直是一朵純潔的白蓮花啊。

他多少還是有點欺騙小姑娘的負罪感,低聲道:「那你還生我氣嗎?畢竟我給你的印象並不好。」

看他「卑微」的模樣,趙蒹葭愈發自責,連忙道:「不會生氣的,周元,一切都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

「是我迫於壓力答應成親,原不該把氣撒在你身上的,對不起,原諒我從前的偏見好嗎?」

周元心中長長舒了口氣,逛青樓的問題解決了,趙蒹葭的情緒問題也解決了,以後還可以光明正大逛青樓。

一石三鳥,從此家宅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