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女主有幾個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周元懵了,古代女子這麼大膽嗎,才見第一面就要共度良宵,還是頂級花魁。

這讓周元心中有些打鼓,並非他不好色,而是眼前這人顯然是燙手山芋,一旦吃進去,怕是胃都要燒爛啊。

於是他洒然一笑,道:「我若是說出來這裡的真實目的,或許彩霓要叫人趕我走呢。」

彩霓微微一怔,隨即道:「公子請直言,彩霓並非狹隘之人。」

周元當然不能瞎說,來此之前,他也是做了功課的。

於是他緩緩道:「雲州自古繁華,秦樓楚館何止百數,但真正的龍頭,唯仙楚樓與百花館而已。」

「近兩年來,仙楚樓接連推出女子十二樂坊和妙舞六姬,可謂風頭鼎盛。」

「而百花館雖然底蘊深厚,卻青黃不接,全靠彩霓姑娘一人撐着。」

「彩霓姑娘年芳十八,還能為百花館支撐幾年呢?屆時,仙楚樓重壓之下,百花館恐怕要徹底沒落下去了。」

彩霓美目閃爍,頗為訝異地看着周元,輕聲道:「公子雖是士子儒生,卻對花樓經營之道如此擅長,真是令人驚訝。」

「其實這兩年,百花樓也想過其他很多辦法,只是都收效甚微。」

周元笑道:「我想獻策,解百花館經營之危。」

彩霓心中一顫,卻是喃喃道:「公子與妾初識,便要為妾解憂,彩霓何德何能,竟相遇公子。」

這個女人太會給自己加感情戲了啊,我不過是想搞點錢,她就以為我是在為她解憂…莫非是傳說中的戀愛腦?

這種時候周元當然不會否定,只是輕笑道:「彩霓姑娘,你認為青樓之經營,重在何處?」

彩霓沉吟片刻,才道:「低級青樓賣顏色,中等青樓賣服務,最好的青樓是賣文化。」

「說得很好。」

周元道:「百花館和仙楚樓都是頂級的青樓,想要在顏色和服務上分出勝負,是不可能的。」

「仙楚樓近年的音樂歌舞文化做得非常出色,所以一直壓百花館一頭。」

「但我認為,音樂歌舞雖美,對文人士子的影響力卻不夠。」

「只有蜚聲雲州,甚至蜚聲天下的詩詞,才能引動雲州文人傾至百花館。」

「屆時依託詩詞影響,捧出新的花魁,那就不在話下了。」

見周元侃侃而談的模樣,彩霓姑娘眼中閃爍着迷離的光輝。

她挽起衣袖,給周元倒茶,輕聲道:「公子之言,準確精闢,只是詩詞不易得,詩詞文化更不易建立,這…」

周元突然打斷道:「彩霓姑娘難道不認為,在下頗有詩才嗎?」

彩霓愣住了,哪有自己誇自己有詩才的,哪怕確實有,但也未免過於自傲。

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周元笑道:「並非我過分自傲,而是…詩詞之道,周某尤擅。」

「姑娘,可否賜予筆墨?」

彩霓面帶喜色,連忙站了起來,道:「公子稍等,彩霓為你磨墨。」

宣紙鋪在案几上,彩霓有條不紊地將一切準備妥當。

周元提筆便寫:「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闌久,黃蘆苦竹,擬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銀鉤鐵畫,力透紙背,又如龍蛇盤旋,欲欲而飛。

百花仙子彩霓整個人都僵在原地,雙手想要去撫摸紙張,卻又生怕弄灑了墨,碰花了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