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三國:開局和曹操決裂 第7章 聰明的郭女王_克冉小說
◈ 第6章 曹操震怒

第7章 聰明的郭女王

「啊,竟敢編造謊話,糊弄於孤,左右將此人拉出去斬了。」曹操大怒。
「丞相,屬下何罪之有啊。」守衛連忙求饒。
「哼,一拳轟飛城門,打斷弔橋?城門何止數千斤,就算是大軍圍城,一時之間也難以攻破,區區一個紈絝子弟,你當孤是傻子嗎?」
曹操出奇的憤怒。
辦事不力就辦事不力,還編造這樣的謊言來欺騙他。
「丞相,屬下句句屬實啊,城門口數百將士,皆可以為屬下作證了,若是丞相不信,移步城門一觀便知。」守衛苦苦哀求。
「主公,此事有些蹊蹺,還請主公派人前去查看,稍後再做決定。」郭嘉也是開口勸道。
「好,那你的頭顱,就暫且寄存在頭上,膽敢騙孤,定斬不饒。」曹操點頭。
郭嘉的面子他還是要給的。
「來人,速去城門………」
曹操剛想派人去調查,就在此時。
「啟稟主公。」
一名將領快步走了進來,正是之前追擊曹宇的那名將軍。
「文謙,可抓住那個逆子。」曹操連忙問道。
「這……」樂進猶豫了一下,低下頭:「主公恕罪,屬下無能,被二公子走脫了。」
「廢物,廢物,整個許縣上萬駐軍,拿不住一個豎子,一群廢物,孤養你們何用。」
曹操氣的一腳踢翻守衛。
自己整個許縣駐軍上萬,竟然被一個紈絝子弟帶着一個女人,從自己眼皮子底下殺出重圍。
這要是傳出去,自己的臉面該往哪裡擱。
「啟稟主公,非是末將無能,實在是二公子太厲害了,單人闖關如入無人之境,一拳轟飛城門,打斷弔橋,非人力所能及啊。」
樂進想起之前城門發生的那一幕,至今後背都是冷汗淋漓。
「此言當真?」
曹操臉色難看,如果一個人說,他還認為那是在欺騙自己,可是樂進那是自己的心腹大將,絕不可能欺騙自己。
「末將願以項上人頭擔保。」
「莫非,我這逆子,當真有這等神魔之力……」得到了樂進的保證,這一下曹操也不得不懷疑了。
心中不由得有些後悔。
若是自己不這麼固執,聽他所言,徹查郭女王一案,那……..
「行了,你下去吧!」曹操無力的擺了擺手。
「丞相,二公子,二公子還說……」
「還說什麼?」
樂進看了曹操一眼,小心翼翼的道:「還說,還說讓末將回來告訴主公,今日之事,他曹宇記下了,待他重回許縣之日,便是還他公道之時,還有讓末將勸告主公,在此之前,不要來招惹他,主公這些年的基業來之不易,勸誡主公莫要自掘墳墓!」
此言一出。
瞬間在場所有人,全都臉色一變。
沒想到曹宇竟然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簡直絲毫沒有將曹操放在眼裡。
至於曹操更是氣的七竅生煙。
之前還有一絲愧疚之心,早已拋到腦後了。
「啊,逆子,逆子,安敢如此欺我。」曹操將旁邊的花瓶,摔了個稀巴爛,額頭青筋暴起。
從起兵到現在,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現在,曹宇卻如此不將他當一回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的權威,怎能不讓他氣炸了。
「樂進,我命你率領abc虎豹騎,沿途設下關卡,給我把那逆子抓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曹操抓住樂進的鎧甲,手指都在劇烈顫抖,一字一頓道。
「是,主公。」
樂進看了暴怒的曹操一眼,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低下了頭,領命退下。
…………
另一邊。
曹丕也是得到了曹宇殺出重圍的消息。
頓時氣的吐血。
原本以為此次計劃天衣無縫。
兵不血刃的解決了一大威脅。
沒想到,現在事情沒有辦成,反而卻把自己的夫人給弄丟了。
這可是他的正妻啊,自己都還沒有上手。
結果卻讓曹宇撿了個便宜,怎能讓他不怒。
這要是傳出去,他曹丕不得丟人丟到家了。
「啊,曹宇,我必殺你。」
曹丕眼睛通紅。
哪怕之前曹宇在曹操府上擄走郭女王的時候,他也沒有這麼生氣過。
因為,在他看來,這許縣可是曹操的地盤,你區區一個人怎麼可能逃得了,到時候還不是會回到自己的懷抱。
你現在擄走郭女王,不過是進一步激怒曹操,死得更慘而已。
結果,你跟我說,整個許縣上萬兵馬,居然被人一人一騎殺了出去。
這讓他怎麼接受?
一時間,曹丕只覺頭上一片青青草原。
雙手捏得咯咯直響,甚至指甲都摳進了肉里,也沒有絲毫察覺。
一個在之前自己一直當做是廢物的人。
現在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他的認知…….!
「啊啊啊,曹宇……」
曹丕發瘋似的狂吼。
隨後,快步朝着丞相府走去。
剛來到丞相府。
也不等守衛通告,曹丕直接就闖了起來。
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大哭:「父親父親,你可要為兒臣做主啊。」
「曹宇,曹宇那個畜牲,他搶了兒臣的媳婦,殺出城去。」
「這要是傳出去,兒臣哪裡還有臉立足於天地。」
原本以為自己這一番哭訴,一定會引起曹操的同情。
結果,只見曹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此事我已經知曉,不必再說。」就沒有下文了。
曹丕心中咯噔一下,連忙還想哭訴:「父親……..」
可是,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被曹操一聲大吼,嚇了一跳:「我說我已經知道了,滾下去。」
曹操心中現在也煩啊。
之前就懷疑是曹丕搞的鬼,讓他父子反目,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沒有找你的麻煩就算了。
結果,你還有臉跑過來哭訴。
這要不是自己的兒子,他都想要一巴掌呼死他了。
「是。」
曹丕委屈的不行,也只能乖乖的退下。
不過,不甘心的他,決定跟上追捕曹宇的人,他要親手抓住這個給他戴上綠帽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