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三國:開局和曹操決裂 第3章 殺出許縣_克冉小說
◈ 第2章 怒噴曹操

第3章 殺出許縣

「狡辯?我需要狡辯什麼?」曹宇不屑一笑:「當然,如果非要狡辯的話,那麼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孤有何錯。」曹操怒極反笑。
心中更是失望透頂。
如果曹宇認個錯,看在丁夫人的面子上,他還會從輕發落,只是將他發配到偏遠的地方。
沒想到,這逆子不思悔改。
不但當眾,直接向自己要弟弟的媳婦。
更是將這一切的過錯都推到自己的頭上。
如何讓他不怒。
聞言,曹宇當下也不慣着,冷哼一聲道:「哼,如果不是你在宛城一炮三響,害死了我大哥。你下面的兒子又豈會對你屁股下的那個位置有想法,我母親又豈會離你而去,留下我孤零零一個人待在這許縣。」
「若不是你害死了我大哥,你那些兒子們又豈會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
「若是我母親沒走,他們又怎敢算計我這個嫡長子,陷害於我。」
「你說這是不是你的錯。」
「現在你又偏聽偏信,就因為曹丕說我玷污了他的女人,你就信了,將我拿下大牢。」
「既然如此,那我要他女人,又如何?」
曹宇冷冷的道。
………
全場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曹宇的話像一道驚雷,在眾人頭頂炸開,一顆腦袋嗡嗡作響。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曹宇說了什麼?
這一切都是曹操的錯?
這…….
雖然這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但誰又敢拿到當面來說。
畢竟,這無異於是在打曹操的臉。
可是現在曹宇卻直接將這些搬到了檯面之上。
這如何不讓他們震驚。
「父親,二哥,二哥,他誣陷我啊,我從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分明是二哥,玷污女王不成,栽贓陷害呀……..」
曹丕更是被嚇傻了,直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瘋狂的磕頭。
「你說什麼?!」
曹操像是一隻被激怒的獅子,瞳孔之中無盡的冷意瘋狂的凝聚。
在所有人注視的目光下。
曹宇一臉平靜,緩緩開口道:「我說,其實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如果要罰的話,最先罰的應該是你。」
……!
轟!
曹宇的這句話就像是一顆巨石,落在了原本平靜的湖面之上,掀起了滔天波瀾。
在面對曹操暴怒的情況之下,曹宇竟然還敢如此。
簡直是不知死活。
就連站在一旁的郭女王,美眉之中也閃現出無盡的錯愕。
至於曹丕心中差點沒笑出花,對他來說曹宇得罪曹操越狠越好。
這樣,他就能夠掃清前面的障礙,再無顧忌。
不過,表面上依然是一副惶恐,不敢置信的表情。
「啊,玷污弟妹,還敢狡辯,將這一切的過錯都怪在孤的頭上,目無法紀,有悖常綱!!」
「逆子啊逆子,氣死孤了!」
「來人!給孤拖下去斬了!!
曹操暴怒,目光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且慢。」
關鍵時候,荀彧連忙站出來阻攔。
「啟稟丞相,二公子所言,雖然是胡言亂語,但罪不至死,何況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如果今日丞相斬殺了二公子,以後天下人如何看待丞相?」
「不錯,二公子雖然有玷污弟妹之嫌,但罪不至死啊。」
「還請丞相網開一面,勞去二公子死罪。」
「請丞相……..」
眾文武紛紛求情。
誰都知道,曹操因為宛城之事,一直愧對丁夫人。
而曹宇又是曹操跟丁夫人的唯一兒子。
剛才所說的都是氣話。
怎麼可能真的斬殺曹宇。
「父親,求你饒過二哥吧,二哥也是無心之言啊。」
「何況,曹宇雖然意圖侵犯女王,但畢竟沒有成為現實,若是以斬首論處,未免過重了一些。」
曹丕也站出來求情。
這麼好刷賢德仁慈的機會,他又怎麼可能放過。
「丞相,小女子知道曹宇不是故意的,還請丞相手下留情。」
郭女王同樣出聲求情。
大殿之中,一片求情之聲。
高台上,曹操也陷入了沉默。
事實上,剛才他說要殺掉曹宇,也確實是氣話。
畢竟,曹宇再怎麼不學無術,那也是他曹操的兒子。
所謂虎毒不食子,又怎麼可能真的殺他。
何況,這是他跟丁夫人唯一的兒子啊!
如果,這次殺了曹宇,那麼丁夫人就真的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只是曹宇說的話,實在是太氣人了。
一來就討要自己的弟妹。
雖然自己也喜歡女人,但再怎麼也不會染指自己弟妹啊!
你可倒好。
意圖玷污過女王沒成功,還當眾討要。
跟我針鋒相對。
這也就算了。
最關鍵的是,你自己犯了錯,不但不承認,還把所有的錯推到老子頭上來。
這像話嗎?
不過,既然全都求情了,曹操也正好找一個台階下。
審視了曹宇一眼,開口道。
「好,既然主事方,都為你求情,那麼今日就饒你一命。」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從今日起,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離開府邸半步。」
「另外,給你三弟和郭女王道歉。」
曹操目光冷冷的看向曹宇。
「我再說一遍,我沒錯,並且……。」曹宇走到郭女王面前,一把抓起她絕美的臉蛋:「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曹操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臉,瞬間又變成了黑炭,甚至整個人都在輕微的顫抖。
雖然之前他就覺得曹宇不學無術,但從來沒有想過他會這麼無法無天。
意圖玷污過女王不成,現在竟然還敢強搶,還是當著他的面。
若是今天真的讓他成功,那自己這張臉還往哪裡擱。
「啊,反了,反了。」曹操一腳將案板踹翻。
這已經不是郭女王的事了,而是在當眾挑釁他的權威。
可惜,曹宇根本沒有理會他,而是對着一旁滿臉不敢置信的曹丕冷冷得道:
「你不是用郭女王設計我嗎?那麼我笑納了,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我的女人。」
「你…….你…….」曹丕氣的整個人都在顫抖,臉色漲紅,隨後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你幹什麼?你放開我,你放開我。」郭女王也反應過來,瘋狂的掙扎。
他沒有想到曹宇會這麼瘋狂,竟然當著曹操的面都敢強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