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皇孫,開局保下親爹太子之位叫啥名字 第9章_克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如果不是今天的封賞,李承乾可能也注意不到李象的母親。

這傢伙平時在東宮亂搞,女人又多,即便是生下兒子的柳氏,在他眼裡也與其他的玩物無異。

但此刻當真是對柳氏感激不盡,如果要是沒有柳氏生的這個兒子,今天肯定被削去太子之位,然後全家老小發配蜀地,這一路上的意外就多了去了,大有可能到不了地方就奔閻王爺去了。

「本宮以前……你多擔待,把開陽苑收拾出來以後,你就在那裡住吧,離着象兒也近。」

當李承前說出這個話的時候,太子妃臉上的表情已經扭曲了,在這東宮之內有任何一個女人受過李承乾的這個溫柔嗎?

即便自己貴為太子妃,而且又是重臣侯君集之女,太子也不曾說過半分軟話,可今天竟然對這樣一個賤女人?她覺得自己要氣炸了,但當著朝廷宣旨太監的面又不好發作。

「太子爺……」

柳氏趕緊把身體伏了下去,眼睛裏淚水都快出來了,李象也看得出來,這個當爹的雖然胡鬧,但母親對太子是真有感情。

這也難怪了,在現如今這個年代,男人就是自己的天,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太子,即便是犯了錯,那也要從一而終。

「上諭…」

這邊還沒等着太子妃發火呢,外面太監總管王德拿來了一封聖旨,今天對於東宮的人來說,這聖旨太過於頻繁了,莫非又是什麼賞賜嗎?剛才這一堆還沒收拾呢!

不過太子妃的臉上並不好看,莫非是那小畜生又得了什麼賞賜嗎?

李承乾沒看太子妃的臉色,趕緊帶領東宮上下擺開架勢,跪在了東宮的門口。

「東宮太子嫡子李厥……」

洋洋洒洒的一大堆,簡明扼要的說就是太子嫡子被封為廣陵郡王,說到這裡的時候,太子妃臉上別提多高興了,你兒子被封郡王已經十三歲了,我兒子現在才五歲也被封了郡王了,老頭子到底是沒糊塗,知道嫡庶有別。

不過還不到兩個呼吸的功夫,太子妃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原本以為和李象一樣,應該有各種賞賜,誰知道太子妃聽到了「欽此」兩個字!

這代表着什麼?

這代表着聖旨已經念完了。

太子妃臉上的表情也很精彩,聽到親兒子被封郡王的時候,臉上帶着得勝的表情,洋洋得意的看着李象母子,可是當聖旨念完之後,整個人突然垮了下來,一個空名頭郡王?

一眾人的臉上都比較古怪,剛才三十多個太監搬了兩三次,才把我們皇長子的封賞給搬完,現在到了嫡長子了,怎麼一點兒都沒有呢?

「王公公,我們厥兒?」

太子妃實在是忍不住了,這個時候也不管丟人不丟人了,即便是禮儀上不對也得問個清楚才行,這關乎到自己兒子的地位,一個沒有任何封賞的郡王,那不就是個空名頭嗎?

朝廷里的人慣會看人下菜,庶長子被封了郡王,一堆又一堆的賞賜,嫡長子也被封了郡王可除了一封聖旨之外,難道連一貫錢的賞賜都沒有嗎?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嫡長子有什麼用呢?別說是朝廷大臣了,包括東宮裡的這些奴才在內,他們也知道以後東宮誰說了算……

「娘娘,還不快替小王爺謝恩?」

王德有些不悅的說道。

你開口問咱,難道是以為咱不識字嗎?又或者是把東西給遺忘了嗎?

太子妃侯氏吞了一口口水,臉上的表情難以言明,只能是重重的叩頭謝恩,拿着自己的腦袋出氣,撞暈了拉倒。

按照大唐的規矩,封賞某位皇子皇孫的時候,如果要是皇子皇孫未成年,那麼這封聖旨應該由他的母親接着,當太子妃低頭接聖旨的時候,王德就看到了李承乾背後的李象。

「哎吆,老奴給小王爺賀喜。」

王德往前一步,直接推了一下一臉難看的太子妃,要不是下面的奴才扶着太子妃差點沒站穩,王德這表情堪比川劇變臉,剛才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現在面對李象怎麼看怎麼像茶館的大茶壺,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剛才在朝堂上因為李象挨了打,按說應該怨恨李象才對,但這傢伙不是個傻子,冤家宜解不宜結,皇上如此看重小王爺,咱要是還不轉舵,你以為這小王爺是好相與的嗎?

回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太子妃的人馬就被送到大理寺去了,這樣的人才是人中之龍,龍子龍孫那也是分等級的,咱要是不趕緊的靠上去,以後可就沒位置了。

「一份薄禮,請小王爺笑納。」

王德臉上堆滿了笑容,身後六個小太監端着錦盒,光這個盒子已經價值不菲了,就更加不要說裏面的東西了。

王德送禮的時候正好碰上了太子妃的眼神,難怪剛才太子妃不講規矩開口詢問,原來是看到了自己身後的東西,你兒子也配?這些東西可是雜家孝敬李象小王爺的。

「王公公客氣了,收了吧。」

李象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這會兒說話和剛才就不一樣了,剛才說話東宮裡無人敢動,畢竟李承乾才是這裡當之無愧的天,但現在這種情況如果要是你還不動的話,你也想去大理寺嗎?

幾名東宮的太監接過了王德的禮物,王德心裏一塊石頭也落了地,只要小王爺收了禮物,那就代表不想和咱交惡,此人年紀雖小,但能力頗大,皇上已然是動了立儲之心,咱這些當奴才的必須得跟上,雖不一定是新君,可絕不能夠得罪。

東宮眾人感覺腦子有點不夠用的,王公公是皇宮裡的太監總管,平時即便是見了咱們太子爺,那也沒有把腰彎的這麼低,小王爺到底幹了什麼能夠讓王公公如此禮待?

「孤最近新得了個小玩意兒,公公莫要嫌棄。」

李象隨手從口袋裡掏出個小鏡子,這是新手大禮包裏面的,這個年代大部分都是銅鏡,這東西拿出來絕對是稀世珍寶,李象也看了系統商城可以兌換了,一文錢一個。

當然李象已經把小鏡子的塑料皮兒給扒了,而且還用布給包起來了,就是不希望這寶物過早的露出來。

王德雖然是個太監,但卻是皇宮裡頭號得用的人,送個寶貝沒毛病。

「謝小王爺賞。」

王德自然也不敢現場拆開,本以為收了禮也就是最好的結果了,但還有回禮,這可就是意外收穫了,他也知道這些龍子龍孫看着風光,其實背地裡都是拆了東牆補西牆,給自己的小玩意兒當真就是小玩意兒,但當著李象的面,那也得鄭重接過來。

「老奴宮裡還有事情,改日再來給小王爺請安。」

王德一揖到底,李象在旁點了點頭,整個動作無比自然,這才是天家子孫,王德甚至覺得這種感覺猶如面見李世民一般,太奇怪了。

「稟報太子爺,盧國公,魏國公,齊國公,吳國公,魯國公各家公子求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