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皇孫,開局保下親爹太子之位叫啥名字 第8章_克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李承乾平時做事就是獨斷專行,所以也不需要給任何人解釋什麼,東宮侍衛們也明白這一點,別管侯二前一刻多麼風光,可如果要是違逆了李承乾的意思,隨時都有可能身首異處。

「去通報大理寺,就說此人在東宮內私設靈堂,造謠是非,着大理寺查清審理,與其有關人員可不稟報隨時帶走。」

看到李承乾沒有下文了,李象不得不站出來,本不想這麼早的和太子妃作對,但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遲早變成別人攻擊東宮的漏洞。

李象這麼做當真心狠的很,不僅僅侯二完了,東宮裡其他的侯系人馬都和此人來往密切,按照李象的這個話,其他人也別想有活路。

李象這麼做也是有原因的,新王府建造完畢,按照這個年代的速度,至少還得一到兩年的時間,這一段時間還得在東宮住着,如果處處都是侯家的人,誰能住的習慣?正好藉此機會把他們一網打盡。

「放肆,誰給你的權利處置我的娘家人?去了一趟朝廷大殿,你就能在東宮發號施令了嗎?你算個什麼東西,卑賤的玩意。」

面對李承乾的時候,太子妃也不敢亂來,但看到平時唯唯諾諾的庶子竟然蠻橫起來了,她如何能忍得了?更何況還要把她的人馬一網打盡。

李象的記憶里忽然出現了太子妃的身影,不過都沒什麼好事兒。

比方說小時候生病了,太子妃延遲請太醫,如果要不是自己命大,恐怕那個時候就到閻王爺那裡去報到了。

還有自己身邊的宮女,全部都是狐媚子,妄想着十三歲就把咱給廢了,幸虧這身體以前的主人定力不弱,要不然以後有沒有子嗣都是兩回事兒。

「父王?」

李象也看出來了,不管是東宮裡的雜役還是侍衛,自己現如今指揮不動任何一個人,如果想做什麼事情的話,還得指望旁邊的李承乾,至於旁邊一臉猙獰的太子妃,李象看都沒看。

李象也感覺到了危機感,必須得抓緊安排自己的人才行,幸虧系統獎勵了不少的人,把這些人給開出去,也能讓自己的人有位置。

李承乾生在皇家,雖然最近一段時間有些胡鬧,但這個腦子是沒問題的,尤其是今天差點被廢,整個人也算是想通了,東宮裡有這麼一處靈堂,必須得有人頂罪才行,這不僅僅是為兒子開路,也是為了自己的腦袋。

以前如果要是把一個總管給推出去,未必也能夠頂了這個罪責,李泰那些人還會督促官員繼續調查,但兒子現如今如日中天,即便有些人想落井下石,那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這可以說是最好的一個機會,過了這個村兒沒這個店兒,趁着現在把這件事情畫上個句號,對整個東宮來說都大有益處。

「太子爺,這都是跟了臣妾多年的人,這些年在東宮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若是把他們都給發配了的話,這以後還有人給我們賣力嗎?」

看到太子猶豫的眼神,太子妃大吃一驚,不知道今天早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以前不管李象說什麼,太子連聽都不聽,今天竟然是慎重考慮了,莫非外面變天了嗎?

「按象兒說的做,把所有與其有關的人都看押起來,等侯大理寺的文書。」

權衡利弊過後,李承乾說出了這個話,侍衛們立刻開始行動,在整個東宮範圍內大肆抓人,一時間各處雞飛狗跳,所有侯系人馬都沒放過,太子妃差點昏死過去。

「父親,小不忍則亂大謀。」

本以為這件事已經結束了,誰知道李象往前一步,指着屋子裡的靈堂說道。

這下所有的人都傻眼了,本以為大少爺和太子妃對着干,這還能說得過去,可沒想到連太子都不放過,誰不知道東宮之內私設靈堂是大罪,但東宮的天就是太子,他想做誰能攔得住,你現在竟然讓太子撤掉靈堂,這可是太子最寵愛的稱心,被皇上賜死了,太子都不忘。

「拆。」

看得出來,李承乾對此人頗為用心,說這個字兒的時候兩隻眼睛閉着,兩個手攥緊拳頭,好像在割他的肉一樣。

東宮眾人都吞了一口口水,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兒,以前即便是侯君集親自來勸,太子也沒有聽,現如今大少爺這句話這麼管用嗎?

瘋了,這一定是瘋了!

昏迷當中的太子妃聽到這句話,只能是以這個字來給太子定性,要不然哪有老子對兒子言聽計從的呢?

「聖旨到,承平郡王接旨……」

第一封聖旨到了東宮,除了朝堂上那些事情又念一遍之外,各種各樣的賞賜也被人抬進來,三十多個太監足足走了兩趟,才算是把所有的東西給抬進來,東宮前廳都已經是被存滿了,從東宮創建到現在,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盛況。

承平郡王?

我們皇長孫?

被封為郡王沒什麼奇怪的,畢竟是皇帝的親孫子,可給了這麼多的賞賜,這可是連聽都沒聽說過,東宮裡的有些老人最為清楚,當年李承乾被封為太子的時候,東宮也沒有被賜下那麼多的東西。

「聖旨到,奉儀柳氏,儀態端莊,修德自持,和睦宮闈,教子有方,特加封五品良媛,賞……」

人群中一個衣着簡樸的婦人顫顫悠悠的上來接旨,在李象的記憶當中,此人就是自己的母親,雖在歷史上默默無聞,但對自己頗為疼愛。

五品良媛?

聽着這個話,太子妃牙根都要咬出血了,皇上這是老糊塗了嗎?一下子就晉陞了四個等級,而且被封為五品之後,就有資格跟着自己進宮了,能夠出面招待東宮屬官,這簡直就是第二個女主人了,可是以她的出身,她配么?

不是當著眾人的面兒,太子妃氣的都要上去抓破柳氏的臉了。

教子有方?

嗯?

又跟這個小畜生有關係?今天他到底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