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皇孫,開局保下親爹太子之位叫啥名字 第10章_克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承乾的臉上也是無比震驚,要知道這全部都是朝廷重臣,就拿這幾家國公爺來說,幾乎可以說是佔到半壁江山了。

別說是這些國公爺家裡的公子了,即便是他們家裡的大管家,那也是三年沒有來過東宮了。

原因無他,李承乾這傢伙太能作,本來人家就不願意結交皇子,現在你還這麼能惹事兒,除了你老岳父之外,誰願意和你扯上關係?

「啊……請,快請各位公子。」

過了兩個呼吸李承乾才說出這個話,實在是腦子有點宕機,這些人都曾經是自己的幼時玩伴,但後來因為各種原因,大家也都疏遠了。

李承乾很清楚,這全部都是因為兒子的原因。

如果要不是李象在朝堂上表現出色,並且讓各位大人都借上了東風,人家何必要派國公府嫡子來答謝呢?

至於旁邊的太子妃,此刻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剛才還想着如何報復李象母子,但此刻看到接踵而來的貴族公子哥,這位太子妃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報復。

這裏面的人分屬不同陣營,但同時向一方示好,這在十幾年內都沒有發生過了,即便是當年李承乾被封為太子,東宮也沒有如此盛景。

其實想想也正常,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在朝堂上的表現,自然是瞞不過這些老狐狸的,如果不是厚積薄發的話,如何能夠對遠在千里之外的高麗國指點江山呢?

再聯想一下魏王李泰和晉王李治的表現,甚至是廣有才名的吳王李恪,他們都被這個小侄子給比下去了,只要在未來的路上李象不犯大錯,皇太孫的位置還能跑嗎?

面對假龍,各位國公爺可能應付對待。

但面對真龍,誰也不是真的淡泊名利的。

李象並不認識眼前這些國公公子,只能是跟在父親李承乾的後面,然後向各家公子道謝。

大家對李象的印象就是不怯場,十三歲的孩子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確是把自家兒子給比下去了。

再加上來的路上聽說了東宮的事情,大家對這個承平郡王就更加信服了。

出生在官宦之家,天生就是玩弄權術的高手,但如果要是十三歲就有這樣的成就,將來當真是深不可測。

「哥哥……」

太子妃本就一肚子氣,誰知道此刻竟然是看到了娘家哥哥侯君集的大兒子侯奎。

太子妃氣得滿臉通紅,別人來給那個小雜種錦上添花也就罷了,你作為太子妃的娘家人,竟然也帶來了厚禮,而且還是給那個小雜種的,你的親外甥今天也受封郡王……

侯奎帶來了兩份禮物,如果要是以前的時候,東宮庶長子受封郡王,頂多也就是拿上個十幾貫錢,絕不可能和自己的親外甥一個待遇,但形勢比人強,在這種場合之下,人家各家國公都送禮,你要是不送的話,立馬就有人孤立你。

「妹妹……」

候奎也是一臉的苦澀,但這種場合之下無法給妹妹解釋,只能是先硬着頭皮別過,先拜訪過李承乾父子再和妹妹敘家常。

李承乾也是一改往日的陰冷,樂呵呵的招待各家公子,並且讓李象混了個眼熟,至於那個五歲的嫡子見了這個大場面之後,竟然是哇哇大哭起來,李承乾有些不悅的讓奶媽抱下去了。

「啟稟太子殿下,鳳陽候,武平侯,春亭侯……」

這邊國公公子們剛下台,後面數十家侯爺也派兒子來了。

這些人都是大唐帝國的二流貴族,但他們同樣得到了消息,所以也都不甘示弱,紛紛派嫡長子送來了重禮。

如果要是以前的時候,李承乾在這裡忙活了大半個鐘頭了,整個人早就是疲憊不堪,可能早已經厭惡了,但今天渾身上下充滿了力氣,就是不累。

「可還堅持得住?」

雖然對李象喜愛有加,但面對着那麼多的外人,必須要保持父親的尊嚴,李承乾挺直了身子說出這句話。

「父親的身體?」

李象並沒有提自己的事兒,反而是先提到了李承乾的身體,因為李承乾瘸腿站了那麼長的時間,肯定比自己更辛苦。

「多嘴。」

李承乾雖然是厭惡的口氣說出來,但眼角已經有了笑容。

這個兒子不但能耐異常,最主要的就是孝順,時刻關心自己的身體,李承乾又想起了剛才從朝廷大殿回東宮的這段路,李象本可以先走,但還是一步步的攙扶着自己。

「若是父親尚可堅持,兒子求父親與我一同見客……」

李象的眼睛終於露出了一絲畏懼,李承乾也是老懷安慰,你這個小子到底還是有依靠老父親的時候。

「嗯。」

李承乾很高興的應了一句。

兒子依靠父親,這本身就能夠讓父親得到滿足感,更何況還是一個有能耐的兒子。

「太子爺有令,請各位小侯爺。」

太監總管錢平也很有眼色,馬上就開始喊了出去,並且讓人給李承乾抬來一個座位,面對國公府嫡子李承乾需要站着應對,面對這些侯府嫡子,李承乾就可以坦然的做着了,如果要是站着的話,反而會令那些國公府不滿意。

十數位侯府嫡子魚貫而入,好不熱鬧。

即便是以前與李承乾有怨,此刻也是派人來賀,有棗沒棗打一杆子,要是以後李象真的登基稱帝,看在今天這個情分上,多少也能夠手下留情。

至於太子妃早已稱病下去了,她可不想看着庶子猖狂。

面對大唐帝國的諸多貴族,李象應對的可圈可點,小太監早已把這一切都記下來,然後送到了李世民的案前。

李象也明白,從剛才離開朝廷大殿開始,自己就應該進入了一級監控狀態,所以即便是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也絕不能露出狂悖之色,更何況眼前還有那麼多大唐貴族。

從這一刻開始,李象也就算是真正的進入了大唐帝國上層人的眼,正式進入了奪嫡的行列。

「衛國公李靖到…」

眼下都已經到了結尾了,大唐軍神怎麼來了?而且剛才來的大部分都是文官,武將結交皇孫?

這旺的有點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