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不是狠戾野犬怎麼一摸頭就撒嬌 第7章_克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掛了電話,葉林言也沒心情再去處理工作。

想到葉晉的話,還有程家,特別是隔三差五就給自己使陰招,下腳拌的葉鎮,心裏就煩的厲害!

長出一口氣,壓下心底的煩躁感,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

再睜開眼,一陣沐浴液的清淡香味傳進鼻腔。

「忙完了?」

許諾頭上還滴着水,穿着黑色睡袍,坐到椅子的扶手上。

「嗯。」

許諾看見葉林言書桌上的手機屏幕還亮着,頁面還停留在他們兩個的聊天微信上,以為他剛剛在看自己發給他的小視頻。

雙眼一眯,笑的見牙不見眼!

「哥,你剛剛在看我給你發的小視頻了?」

葉林言看了眼手機,抬眼看了一眼笑的一臉燦爛的許諾,伸手攬過他的腰,把他直接帶進自己的懷裡。

「沒事總給我發這些視頻,什麼意思?嗯?」

許諾從椅子的扶手上直接跌落進葉林言的懷裡,重心不穩,只能用雙手攬上他的脖頸。

「讓你多學習學習唄!」

許諾想直接說嫌他技術太爛了,不過又怕挨收拾,話到嘴邊又改了說法。

「學習?這是點我呢!覺得我沒伺候好你?」

「不是!哪有!剛說錯了!」

許諾看葉林言變了臉色,雖然語氣還算正常,但他太了解葉林言了,這麼說下去,自己肯定沒好果子吃!

「是欣賞!發給你欣賞的!」

「欣賞是嗎?欣賞別人有什麼意思?看得見又摸不着!」

說著,葉林言挑開許諾的睡袍。

「哥,你要是想『欣賞』我的,哪天我給你拍一個!」

許諾用手去攬散開的睡袍,被葉林言擋住。

「我沒有出鏡的愛好!」

葉林言見許諾總是左遮右擋,乾脆把睡袍的帶子一扯,扔出去老遠。

「那我和別人拍!然後發給你『欣賞』!」

許諾的小虎牙在葉林言眼下晃了又晃。

葉林言一把抓住許諾腿根上的軟肉,用力一擰。

「嘶~~~~疼死了!快鬆手!」

許諾去拉葉林言的手,一邊拉一邊求饒道:「錯了!我說錯了!」

葉林言的手被許諾拉了下來,一低頭,一口便咬在許諾的肩頭。

「疼!疼!鬆口!」

葉林言抬起頭,盯着許諾的眼睛,問道:

「在外面有看上的人了?」

看着葉林言如寒星般的眼眸,許諾雙眼又是一彎:

「暫時還沒有!」

葉林言眸色深邃,如深潭一般不見底,盯了許諾幾秒後,手撫上腰側,雙手一用力,直接把許諾翻了個個。

趴在葉林言的腿上,許諾感覺後背一涼,睡袍落地,輕笑幾聲:

「哥,我要是真在外面有看上的人了,怎麼辦?」

在背上遊走的手指一頓,片刻,暗啞的嗓音才響起:

「你想離開了?」

「如果.. ..是呢.. ..」

許諾猶豫了半天,才開口問道,問完,整顆心就提了起來,強迫自己別過頭,不去看葉林言的臉。

他怕他回答,也怕他沉默,更怕的是,在他的眼睛裏,看到答案!

過了許久,就在許諾以為葉林言不會回答的時候,他聽見一聲極輕的聲音:

「嗯。」

?????

.. .. .. ..

這是什麼意思?這算什麼回答?

許諾正琢磨着這一個『嗯』字,書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打破了這怪異的氣氛。

「嗯。」

葉林言一隻手按着許諾,一隻手接電話。

那邊說了半晌,葉林言只是回復了一個『嗯』字。

放下電話,對着許諾的腰下拍了一巴掌:「我臨時要開個視頻會議,下來!」

許諾從葉林言身上翻身下來,走到剛剛被丟開的睡袍旁,撿起來,披回身上。

剛才,葉林言的話,讓許諾心裏發酸,同時又感覺心口憋了一口氣。

他們兩個在一張床上睡了五年,卻從來沒有確定過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從沒和許諾說過喜歡兩字,許諾也沒和他說過!

許諾一直再想,如果哪天,葉林言突然有了別人,或是要娶老婆了,自己是不是連個想多問一句的身份都沒有!

許諾不敢問葉林言他們是什麼關係,他怕聽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畢竟,當初是許諾死纏爛打非要和他睡在一起的!

讓許諾唯一感到開心的是,葉林言一直沒有其它人,就算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地位也高了,主動往他床上爬的人那麼多,他也都沒有碰過!

五年了,他的床上只有許諾!

對於偶而那些自薦枕席的,許諾都會用自己的方式把他們趕走,而對於這些事,葉林言從未阻止過他。

許諾有時在想,葉林言是喜歡自己的。不是有句話,叫做日久生情嗎!

想到這,不禁一笑,再抬眼,葉林言已經開了電腦,進入了視頻會議。

午後的陽光從窗戶散落進來,正映在葉林言的側臉上,讓他本來有些凌厲的眉眼變得溫和了許多。

在旁人或是公司員工嘴裏,許諾時常能聽到對葉林言的評價,多數都人都認為他性格不溫不火,性子和善,至少,從不和公司的員工發脾氣。

可許諾知道,那只是一張面具,就像現在看到的樣子,這溫和的神情不過只是表面,撕開這個面具,下面那張臉才是葉林言真實的模樣。

他的脾氣一點都不好,可以說是一點就炸!

性子也是又急又暴躁!

剛開始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許諾常常懷疑葉林言是不是有燥狂症,一發起脾氣來,話就會變得格外多,而且還特別愛摔東西。

也就是近二,三年來,越來越好,越來越穩定,參加的商務酒會也多了起來,他也學會了偽裝自己。

想到這,許諾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偽裝的再好,骨子裡也改不了,特別是一到床上,急躁霸道的樣子,顯露無疑!

看着葉林言被陽光晃的看上去溫和的側臉,許諾露出小虎牙,俯下身子,躲過電腦上的攝像頭,貓着腰,爬進書桌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