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婢子絕色原著免費閱讀全文 第6章_克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濕潤的睫毛猛然一顫,林霜兒頭垂得更低了。

「抬起頭!」耳邊,男人的聲音逐漸不耐。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林霜兒膽怯地抬起頭,卻是不敢正視他。

夜北承盯着眼前的人兒,一雙劍眉瞬間蹙起。

一身粗布衣裳,應當是府里最下等的小廝。偏這小廝生得白嫩,那巴掌大的小臉白皙如剝了殼的雞蛋,又長又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花瓣似的唇含嬌帶怯。

這世上,怎會有男子生得這般好看?

繞是見慣了美人的夜北承,此時竟有些愣愣失神。

半晌後,他語氣略微鬆了些,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嘴唇一張一合,林霜兒聲音極小:「小的……叫林雙。」

可夜北承還是聽清了。

「林雙?」他呢喃着這個名字,覺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裡聽過。

「抬起頭,正視本王!」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強烈的壓迫感迎面襲來。

林霜兒咽了咽口水,緩緩抬眸,濕潤的眼眶中帶着顯而易見的膽怯。

夜北承深邃的眉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眼神似淬了冰刃似的寒冷。

現實與夢境相重合,這雙眼睛與那晚的眼眸一樣,一樣的乾淨,一樣的膽怯,夜北承幾乎是一瞬間就認出了這雙眼睛。

可面前的人分明是個男子……

夜北承眉頭緊蹙,神色愈發冰冷。

四目相對,林霜兒有種錯覺,他好似能看透她的一切。

巨大的恐懼感將林霜兒吞沒,她終是強忍不住,蒼白瘦小的臉蛋愈發白皙,一滴淚珠悄然滑落。

腦海中,無數凄慘的結局一閃而過。

她此番無比後悔,木匣子中的錢她一筆一筆攢了很久,可她一直沒捨得花。

倘若還有機會,她定要將那筆錢妥善分配。

趙嬤嬤待她極好,她應當孝敬她一份的。

冬梅待她也好,她也應當答謝她的。

還有……還有齊銘,她哥哥的安葬費是他替她還的,她還沒機會還給他……

越想越覺得難過,林霜兒竟忍不住抽噎了兩聲,眼淚吧嗒吧嗒的落。

乾淨純潔的眸子盈滿了淚水,眼前的人兒哭得梨花帶雨。

他還沒把她怎樣,她竟先開始哭了……

說不清是種什麼感覺,夜北承內心莫名開始煩躁,最後,他移開目光,轉身離開。

看着夜北承漸漸行遠的身影,林霜兒有些不可置信。

他就這樣放過她了?

莫非,他那日根本沒看清她的樣子?

攤開掌心,林霜兒發現自己手心全是汗。

方才,夜北承的眼神分明就是想把她碾碎,可為何,他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林霜兒想不通,內心愈發覺得不安。

……

回了東廂院,夜北承站在雲軒房內,目光忽然被門扉上幾道抓痕吸引。

夜北承神色一滯,腦海中浮現出那個瘦弱顫抖的身影,不由自主地聯想到那日的情景。

滾了滾喉結,夜北承竟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他想,許是那媚葯留下的後遺症,畢竟,那樣大的劑量,他能強忍一日便是極限,哪怕解了毒,體內定然也會有殘留。

思及此,他好像有了正當的理由,目光再次看向那幾道抓痕。

敲門聲響起,夜北承瞬間回過神來。

「進。」

玄武推門而入。

夜北承問道:「讓你查的事怎麼樣了?」

玄武道:「都查清楚了。」

夜北承轉身走向書桌,掀了衣袍落座,聲音不冷不淡:「說。」

玄武道:「王爺那日遇見的小廝,確實是咱們侯府里的下人,名字也不假,就叫林雙。平日里主要負責洒掃府中的院子,十三歲時賣身入府,一直安分守己,未有任何劣跡。」

骨節分明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着桌面,夜北承不假思索地問道:「進府時可有驗身?」

玄武道:「秦管家親自驗過的,錯不了。」

夜北承眉目微微凝滯,難道是他看錯了?

旋即,他又將這個想法否決。

不可能,那雙眼睛,還有她身上的味道,他絕不可能記錯。

他又問:「家世可調查清楚了?」

玄武回道:「父母早逝,家中原有個孿生妹妹,叫林霜兒。聽說兩年前不幸被山洪捲入其中,也去世了,家中就僅剩下他一人。」

敲擊桌面的動作猛然一頓,夜北承薄唇勾了勾。

「那便對了!」

玄武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夜北承何時對一個下人如此上心了?

半晌後,玄武問道:「王爺,林雙如何處置?」

夜北承不可能平白無故讓他去調查一個微不足道的下人。

要麼,這個人是敵方派來的細作,要麼,便是這個人與眾不同,勾起了夜北承的興趣。

玄武不可能想到後者,以他對王爺的了解,他連女人都不感興趣,更何況對一個下人。

於是乎,他自作主張地道:「要不,直接……」隨即,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夜北承瞥了他一眼,腦海中猛然浮現出那張梨花帶雨的臉。

心中一抹異樣的情愫一閃而過,夜北承又開始走神。

見夜北承遲遲不說話,玄武一瞬間明了,一般這個時候,王爺不說話,便是默許了。

「王爺放心,屬下這就去將他解決了。」說罷,玄武正準備離開。

「等等。」夜北承忽然將玄武叫住。

玄武疑惑地看着他。

半晌後,夜北承淡道:「先留着。」

見玄武一臉疑惑,夜北承又說道:「身世不假,只是身份調換了。三年前入府的林雙也許真的死了,如今在府中的恐怕是林霜兒。」

玄武大驚,細細一想又覺得合情合理。

難怪他總覺得林雙這個人生得比女子還美麗。

玄武道:「此人隱瞞身份入府恐怕居心叵測,莫非,她是三皇子派來的細作?」

太子之爭,朝中勢力兩對,三皇子為了拉攏夜北承,不是往他床上塞女人,就是在他身邊安插眼線。

那日他中媚毒,便是拜三皇子所賜。

玄武氣憤道:「走了一個雪鳶,又來一個林霜兒!三皇子沒完沒了是吧!」

女扮男裝入府,費盡心機爬上他的床,夜北承心想,這個女人的心機手段可比雪鳶高多了!

玄武道:「王爺,此女心機深沉,留不得。」

夜北承自然知道留不得,可怎麼解決她,夜北承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