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婢子絕色原著免費閱讀全文 第4章_克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夜北承醒來時,床帳內一片狼藉,昨夜與他承歡的女人早已不見蹤影。

他扶額起身,微蹙的眉眼中,那團炙熱的火焰早已燃燒殆盡,剩下的唯有冰冷和惱怒。

昨晚的一幕幕如零星的碎片不斷閃現,卻怎麼也拼湊不出完整的畫面。

唯一記得的,便是那雙格外清澈乾淨的眼眸,泫然若泣地看着他。

那樣的眼神,讓夜北承心中產生一種異樣的情愫,他覺得無比煩躁。

「玄武!」

門外等候的玄武,一聽見傳喚,立刻推門而入。

掃視了一眼凌亂的床榻,玄武不笨,只一眼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是屬下失職,還請王爺責罰。」

玄武有些迷惑,他明明遣退了東廂院所有的女婢,怎麼會……

夜北承背光而坐,面上的神色藏於陰影,手裡正把玩着一支木簪。

而這支木簪,無疑是昨夜那個女人留下的。

他細細打量着,指腹在簪子上反覆摩挲。

這是支很普通的木簪,連木材都是用的最廉價的,看刀工也是極其的粗糙,上面甚至還有細小的倒刺。

他蹙眉沉思。

饒是府中最低等的婢女,也不至於用這麼廉價的木簪。

夜北承面若冰霜,手中的木簪應聲裂成兩段。

「找出那個女人,處理乾淨。」

……

冬梅來敲門時,林霜兒正躺在床上無法動彈。

她渾身酸痛,尤其是腰部那裡,整個人似散了架一般。

昨夜的噩夢一直持續到了天亮,她咬着牙強撐起身子逃回了自己房裡。

一回到房間,她就昏死了過去,冬梅在外面敲了好一陣的門,她才迷迷糊糊睜開眼。

「這都晌午了,林雙,你怎還在賴床?」

林霜兒從來沒有賴床的經歷,這還是頭一遭,冬梅不免有些擔憂。

「趙嬤嬤把所有丫鬟都集中在東廂院了,王爺今日定是要親自挑選貼身侍女,大家都去看熱鬧了,你不去嗎?」

冬梅的聲音有些激動,為了今日的選拔,她特意換了身新衣裳,還專門借了彩月的胭脂精心打扮了一番,頗費了些心思。

聽見這個消息,昨晚的畫面又無比清晰地浮現在林霜兒腦海。

如一場噩夢,揮之不去。

林霜兒扯起被子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哪裡還敢去看熱鬧。

「冬梅,替我向趙嬤嬤說一聲,今日我身體不適,想休息一日。」林霜兒的聲音又沙又啞,還帶着一絲顫抖。

冬梅被這聲音嚇了一跳。

看來是真病了,還病得不輕。

「要不要給你請個大夫?」

林霜兒慌忙回道:「不,不用請大夫。」

她的女兒身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一旦請了大夫,那就全完了。

所以,這兩年來,無論她生了什麼病,都是她硬生生挺過來的。

這次也不例外。

林霜兒道:「我休息兩日便好,辛苦你給趙嬤嬤說一聲。」

意料之中,冬梅忍不住嘆了口氣。

林雙這個人,在她眼裡一直是個愚鈍的,他沉默寡言,老實憨厚,永遠像一隻騾子一樣,沒完沒了的幹活。每月的月錢更是一分也捨不得花,就連生病也捨不得給自己請大夫。

哪有人對自己這麼苛刻,就是只驢也有偷奸耍滑的時候。

可是林雙卻不會。

冬梅覺得這個人無趣極了,偏他模樣又生得十分討喜,讓人光看着就生出保護欲,冬梅總也忍不住關心他。

見他病得嚴重,冬梅也不勉強,反正趙嬤嬤只是讓侯府的婢女去前院集合,這又不關林雙什麼事。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事叫我一聲。」

冬梅不放心的關心了兩句,就一路小跑往前院去了。

彼時,東廂院的前院烏泱泱跪了一地的婢女丫鬟。

站在她們面前的男人,身着紫金玄衣,束着金冠,與生俱來的貴氣,讓他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威壓。

丫鬟們大氣都不敢喘,更不敢抬眼看他。

「抬起頭來。」夜北承抬腳上了台階,走動時帶動一陣清風,聲音卻是極冷。

丫鬟們這才敢抬頭。

目光從她們臉上一一掃過,夜北承眉目漸漸變冷。

出乎意料,那個女人竟然不在裏面。

他記得那雙眼睛,比這裡的任何一雙都要乾淨。

夜北承蹙眉極深。

費盡心思爬上他的床,卻故意躲着他,那個女人的心思,或許要比他想像中深沉。

見夜北承神色不悅,玄武將趙嬤嬤喚來身前問話。

「侯府所有的女婢都在這了嗎?」

趙嬤嬤答道:「所有的女婢都在這了,一個不少。」

沒找到那個女人,夜北承心中愈發煩躁,臉色也隨即陰沉了下來,他冷着聲又問了一遍。

「昨日留守在東廂院的婢女還有誰?」

趙嬤嬤認真想了想,實在想不出還有誰。

夜北承不喜人打擾,整個東廂院就只有雪鳶一個婢女貼身伺候。

雪鳶一走,偌大的東廂院就只剩下一個洒掃院子的下人。

趙嬤嬤斷然不會想到林霜兒身上去,他不過一個洒掃院子的小廝,能翻出什麼天來?

「回王爺,府中所有的婢女都在這了,另外一個婢女今年剛滿二十六,一個月前替自己贖了身,出府之後便嫁了人。」

夜北承蹙眉沉思,眼前不知為何閃現出昨晚的畫面。

昏暗的燈光下,少女如夢似幻的身影,泫然若泣的眼神,還有那雙無比純凈的眼睛。

昨晚他雖神志不清,可身體卻無比誠實。

如此稚嫩的身子,絕不會是個二十六歲的女人,興許,才剛剛及笄。